《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5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没想到,这个黄支书一点不急,从容淡定的用钝刀子对付自己,这样的人最可怕,不管你使用什么手段,他们都会固执己见,慢慢的周旋。
  可是,夏文博的时间并不多,说归说,他并不可能真的长期住在这里。

  他只好静下心来,从宏观到微观,从利益到发展,从过去到未来,慢慢的给黄支书说这流转合并经营的好处和前景,但任他说破天,黄支书依然咬定青松不放口,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农民没有了土地,就像战士没有了枪支,那绝对是悲剧。
  期间,黄支书的老婆也出来打了个招呼,一听夏文博是副乡长,有些激动,说给夏文博杀一支鸡。
  夏文博苦笑着说:“大娘啊,你现在就是给我杀只凤凰,我都无心吃!”
  黄支书却还能幽默的说:“凤凰那是保护动物,不能杀!”
  夏文博真的有些说不动黄支书了,想想自己凭借着这张好嘴,纵横天下二十多年,未有败绩,咋今天就遇上个这样的老头,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啊。
  没奈何,夏文博只好说:“支书,要不明天我们召开一个村民大会,听听大家的意见!”
  夏文博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希望早点和村民见面,做通大家的思想。
  “成!我这就去通知,晚上你就住在我这里,我让老婆子给你弄点饭!老婆子,鸡做好了吗!”
  “好了,好了!”大妈在里面答应着。
  黄支书站起来,说现在去通知,实际上他也是被夏文博给说烦了,要不是看在夏文博大小是个领导的份上,他早都扬长而去了。
  夏文博也无可奈何,只好慢慢的想办法。
  在吃饭的时候,夏文博又和大妈说起了这件事情,大妈毕竟是女人,被夏文博的花言巧语打动了心,认为真要按照夏文博说的那样,其实对整个柳家哑是个好事,不过想到老头子的倔脾气,大妈也估计这事很悬。
  “夏乡长,我听着这主意不错,不过我家老头子思想陈旧,很难接受!”
  “是啊大妈,这也是我对头疼的,你说村民能接受这个想法吗!”

  “大妈给你说啊,村民能不能接受我不知道,但既然我家老头子不接受,你很难说动村民!”
  “啊,为什么!”
  “你毕竟是个外乡人,你和我家老头子谁更能获得村民的支持?这不用想都知道结果,除非......”
  夏文博忙问:“除非什么?”
  “除非你找到跑了的村长王长顺,他要是能帮你,还有点希望!”
  “王长顺?听说他跑了好几个月了,他在村里的威望怎么样!”
  “当然比不上我家老头子,不过村里的很多年轻人还是很认他!”

  “这样啊!”夏文博沉思起来,一自己目前的状况来说,恐怕也只有这个王长顺能成为自己的突破口了,虽然他比不上黄支书的威望,但有人响应总比大伙都不愿意要好。
  “大妈,这王长顺在县城什么地方!”
  大妈摇摇头,说她也不知道,听说王长顺跑了之后,这几个月都没回来,王长顺有意和乡里顶牛,故意谁都不告诉,让乡政府找不到他。
  夏文博也觉得这事情有点麻烦,虽然清流县不是很大,但假如人家刻意的躲避你,和你藏猫猫,你到哪找啊。
  夏文博和大妈边吃边聊,一会也就吃完了饭。
  天色也晚了,大妈帮夏文博收拾好了床铺,夏文博却怎么也睡不着,想找黄支书再谈谈,黄支书不知道躲什么地方去了,打他电话也关机了,他一个人无聊的很,在院子里坐着喝茶。
  大妈对夏文博还是很同情的,要说起来,夏文博能住在她家,她也感到无比的光荣,一面哎心中骂着自家的老头子,一面更怕冷落了夏文博,就说:“对了,夏乡长,上水村今天晚上放电影,要不你去看看,听说是个大片,叫什么画画!”
  “是画皮吧!”
  “对对,像这个名字!”
  夏文博想想,说:“上水村离着不远!”
  “不远,走近路半个小时就到了!”
  夏文博很早就听说农村放电影很热闹,附近村庄的村民都会赶去看,倒不是说电影谁没看过,主要农村的娱乐少,大伙是借着这个机会,吆三喝四的追过去,图个欢喜,平常见不到面的人也能见到,在自家村里,是提前知道的,不但全家都会看,还会把姥娘、闺女、外甥的接来看。
  他还听说,在外村,上了年纪的人就不大看了,年轻人说什么也是要看的,十里八里都不会在乎远的。半大孩子如此,大闺女也一样。不过,通常都会拉帮结伙的去。自然,半大孩子跟半大孩子一路,大闺女跟大闺女一路,要是半大孩子找了大闺女,或者大闺女找了半大孩子那就不对劲了,不单是暧昧,简直不要脸,是要被人戳脊梁的。
  很多农村的大姑娘,大伙子也都是在这样的场合谈下了恋爱,找到了朋友。

  夏文博一直也想体会一下,今天一听说,就蠢蠢欲动,问清了最近的小路,也赶过去了。
  上水村和柳家哑村要是走大路,那得绕好远,不过夏文博听从了大妈的建议,从小路走去,近了许多,他用了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就赶到了上水村的村委会大院,这里早都密密麻麻的的围满了人,不仅柳家哑村有人赶来,连其他几个村的人也有赶来的,电影还没有开始,这里已经很热闹了。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的有凳子,有的随便搬块砖头或者石头,要么把鞋脱下来垫在屁股下坐了,男人们从口袋里拿出装了揉碎了的烟叶的小布袋来,打开来,捏出一撮烟叶来,放在事先裁好的细长的纸条子里,窸窸窣窣地搓,搓得一头细细的,一头大大的,再把大的那头拧一下,把留在中间的纸角舔了唾沫粘了,再把细的那头噙在嘴里,慢悠悠地摸出洋火来,点了大头,嗞啦嗞啦有滋有味地吸起来。

  日期:2017-04-25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