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7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足足用了二十分钟,王永新才发表完长篇大论,在人们的热烈掌声中,带着志得意满的神情,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下主席台。
  接下来的议程,便是签字环节。在彭少根主持下,市长、副市长纷纷上台,站到背景布前面。
  楚天齐和张燕则坐到签字桌前,有工作人员专门拿着签字夹候在旁边,签字夹里是待签的协议文本。原文本由张燕提供,经过成康市政府法律顾问常胜审核,并出具审核意见后,由政府办打印了相应的份数。
  自从那天上门道歉后,常胜对楚天齐特别尊敬,楚天齐也暂时没揭常胜的短。楚天齐知道,常胜给自己摞挑子、玩失踪,肯定有猫腻,后来对自己卑恭有余也肯定有原因。但楚天齐现在不点破,而是让对方心里一直不踏实,做为嵌制对方的一个把柄。
  现在不找常胜算帐,并不代表就相信常胜,常胜可是耍滑头在先,现在也不敢保证就靠的住。虽然常胜已经审核过,并出具了法律文书,但楚天齐依旧亲自在自己办公室核对了相关内容,并没发现异常,李子藤审核的那几份也没有问题。这并不是楚天齐心胸狭隘,而是他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市政府负责,协议甲方可是要签上“楚天齐”三个字的。

  在众人见证下,楚天齐、张燕分别在几份协议上签字,一共签了五份协议,一总四分。然后由工作人员盖章,并交换了协议文本。
  放下签字笔,楚、张二人起身握手。
  张燕面带笑容:“谢谢,谢谢楚市长的关照!”这话看似客气,但语气远不是那么回事,短短的几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楚天齐理解对方的心情,知道对方对自己恨之入骨,这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并不觉得惊讶。反正现在自己已经达成目的,比较圆满的完成了市委赋予的第一阶段任务。而且自己又是一个大男人,岂能与女人一般见识?于是他也笑着说:“谢谢张总的理解和配合。”
  他的笑容要真诚的多,但看在她的眼里,却是“笑里藏刀”,她觉得对面大个子就是“笑面虎”。
  现场掌声非常热烈,音乐也适时响起烘托气氛,人们并未完全听清两人的对话,更感受不到具体的语境。他们只隐约听到两人互相致谢,看到两人真诚的笑容,还有那异于平常的握手时间。
  虽然握手时间超长,但人们却未对楚天齐有任何负面评价,因为他们发现,是女方一直攥着男方不撒手,男方都尴尬了。有人甚至在羡慕楚天齐的同时,不禁暗暗感叹:还是年轻人有吸引力,不但收拾了对方,对方看样子还恋恋不舍呢。当然,也不乏有人想法更龌龊。
  如果人们知道男方尴尬不是因为被握的时间长,而是让对方用指甲偷袭了两次,但却不能当众反击,不知会做何感想,不知会不会羡慕台上那个大个子?
  热情的握手结束,本次签约也圆满结束。
  张燕拿好己方五份协议,冲着楚天齐礼貌的笑笑,说了声“后会有期”,在王永新陪同下,走出了会议室。
  楚天齐则苦笑了一下,接连甩着灼烧感很强的右手。自己的动作引来别人侧目,他便停了下来,对着李子藤说了句:“拿好协议。”
  副市长办公室。
  曹金海、赵顺坐在同一组沙发上,但没有任何交流,而是眼睛盯着那个套间的屋门。
  终于在二人殷切关注下,楚天齐从里屋走了出来。

  曹、赵不禁心中暗道:一进去就十多分钟,肯定不是小解,分明是解大手了。
  其实他俩哪知道?楚天齐去卫生间不假,但并不是小解,更不是大解,而是去处理右手上的指甲印了。
  刚才一直觉着手指很疼,等到走进卧室,翻过掌心一看,才发现中指和无名指竟然有血渗出。暗骂了声“九阴白骨爪,疯女人”,楚天齐拿来棉签,擦掉伤口的血迹和残留的指甲油,然后又在伤口洒了一点自制的药面儿,才若无其事的出了屋子。这么一耽搁,十多分钟便过去了。
  其实在张燕下黑手的时候,楚天齐也想过要反击,但他注意到对方笑容里的得意,便没敢轻举妄动,担心着了对方的道。如果对方喊出某些不雅的词,那样自己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这才忍受了对方的报复。现在想来,对方做出那样的笑容,很可能就是猜准了自己的心理,而故意让自己吃的哑巴亏。
  坐在沙发上的二人面带笑容,目光随着楚天齐移动,见对方坐到椅子上,都抢着奉承:“市长,佩服,实在佩服。”
  见曹金海比自己说的快,赵顺赶忙又加了一句:“佩服的五体投地。”
  “哎,谁难受谁知道。”楚天齐说的是心理话,不止这几十天心里有压力,现在他还受着罪呢。
  “确实不容易,也就是市长您,要是换个人,绝对弄不了这么漂亮。”曹金海继续奉承着。
  赵顺抢过话头:“市长,这就是个不*,全成康市有一个人算一个,除了您,没有人能这么安全的拆除了。”
  “*暂时是安全拆除了,但这事还没完,只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楚天齐一笑,“虽然签了协议,但更重要的是执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们二位都要负起各自的责任,要严格监督和跟进执行过程。来,你俩往前,咱们再具体说说注意事项。”

  “好的。”曹、赵二人起身,都争着去拿绿植后面的另外一把椅子。
  在当初极其不利的情况下,被迫接过*包,经过一番努力与斗争,终于在二月八日签订了解决协议。能在毫发无损情况下,攻下飞天和四海两个烂尾堡垒,出色完成市委赋予的任务,这是非常不易的。不但如此,在二毛厂和无限电地块上,也为成康市政府争回了应有的权益,更是可喜可贺。
  可楚天齐并没有沾沾自喜,他清醒的认识到,虽然现在暂时安全的拆除了*,但后面的任务同样艰巨,时间也更紧迫。
  这些协议的签订,使鹏燕和鹏程公司吐出了几千万的直接利益,也间接对张氏家族企业布局产生了一定影响,更对张氏企业及其当家人威信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楚天齐明白,出现当下这种局面,虽说是由于张氏企业有错在先,但显然张鹏飞、张燕不会这么认为,张天凯也未必会这么看,他们会把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身上。尤其张鹏飞更会认为,旧恨未除,又添新仇,会对自己恨之入骨。
  张家人仇恨自己,楚天齐并不害怕,反正以前也有隔阂,自己也一直想报夺“妻”之恨,当然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虽然抢了自己的女朋友,但张鹏飞同样也恨自己,现在只不过加了个“更”字而已。但他却不能掉以轻心,他要提防着对方的报复,也要提防着对方说了不算。白纸黑字,对于普通人来说,约束力非常强,一般人都反抗不了,甚至连反抗的想法也不敢有。但同样的文书,对于一些有权或有钱的人来说,却很可能不被重视,很可能会由于情势不同而发生变化。

  日期:2017-08-30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