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50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这个问题,夏文博也是一时没有想出好点的解决方案来,从双方的立场来看,他们的考虑都是有理由的,不过他也实在不想谈下去了,今天他一早起来,忙到现在,晚饭也没有吃,这会肚子饿的呱呱叫。
  夏文博又坚持了半个多小时,实在是忍不住,就给张总和卢书记提议,今天暂时谈到这里,明天一早大家接着谈......。
  会议结束,卢书记带着汪翠兰几人,亲自把张总安排妥当,夏文博问大家谁去吃饭,这些人都不去,夏文博自己到了街上,这时候都九点多快十点了,哪里还有什么吃的,连一些商店都关门了。

  越是没吃的,夏文博肚子就越饿,这可能和心理因素也有关,他继续往前走。
  咦!夕月酒楼的门还开着,还能听到楼上的包间有猜拳声。
  夏文博也顾不得什么了,走进了酒楼。
  一楼散座没有客人,只有几个厨师和服务员在一楼打牌,好像在赌钱,每人的面前都着一元,两元,五元的钱。
  他们看到了夏文博进来,都赶忙停下,各自把面前的零钱用手遮住,一起招呼夏文博。
  这些人对夏文博的印象挺好的,毕竟上次是夏文博帮他们酒店对付了卫生监督所的人,所以大家都格外的客气。

  “夏乡长是来找我们老板吗!”大厨子牛蛋笑嘻嘻的问。
  夏文博忙摇头说:“不找你们老板,就找点吃的,下午没吃饭,忒饿!”
  牛蛋说:“夏乡长你可是找对地方了,这时间,街上其他饭店都关门了,只有我们开着。”
  “是啊,是啊,到处都是漆黑的。你们平常好像也关的早,今天咋了!”
  “楼上有桌客人,做生意的,哎,从下午点喝到现在,他们不走,我们也只能耗着!”

  夏文博也很是庆幸,要不是这一桌客人,今天可不得饿肚子吗!
  大厨问夏文博想吃点什么,他立马动手。
  夏文博说就来一碗面吧,这个时候了,填饱肚子也就不错了。
  大厨牛蛋头一摆,让手下一个二厨去弄,他很有派头的说:这特简单了,不用自己动手。
  二厨一走,大家都干等着,夏文博一笑说:“你们继续玩吧,没事的!”
  “这......当着领导的面,我们心虚!”一个服务员说。
  “切,你们又不是多大的赌注,不过是熬时间而已,没事的,你们继续。”

  牛蛋胆子大,就试探着问夏文博会玩扎金花吗?夏文博说还成吧。
  上学的时候他们在宿舍老玩这个,那时候不赌钱,就赌打扫寝室的卫生,有时候夏文博运气好,一两个月都不用打扫卫生,更有甚者,连洗袜子,洗裤头都能让赌输的人洗。
  现在大家都招呼,夏文博坐下来,一面等饭,一面玩起来,
  这个扎金花很简单,每人一元的锅钱,有多少人锅钱就有多少,五个人五元,八个人那就是八元,每人发三张牌,然后各自看看自己牌,继续押钱,最后谁心虚,就可以用双倍的价钱开对方的牌,谁牌大,谁赢钱。
  这里面除了手气之外,更强调的是一个心理素质,有时候你牌很小,但同样能把对方吓跑。
  夏文博也从兜里摸出了十来元零钱,取出一元放到桌子的中间,这就是填锅。

  大家玩了起来,你别说,挺惬意的事情,如此的放松方式可将工作中积累的疲惫全部一扫而除。
  一会,二橱子的牛肉面做好了,夏文博这会手气不错,一边吃着,一边继续玩。
  ‘我十元开你的牌,比一下,我是尖金!’夏文博亮开了自己手中一张牌,随后得意的问一直紧跟不退的牛蛋说道:“你什么?”
  “我也尖金!”牛蛋翻开了一张牌。
  大家一阵嚎叫,“下一张,下一张是什么?”
  “J!”夏文博翻出了第二张拍,往桌子上一拍!
  “靠!我他妈是10!又被你强尖了!”牛蛋的眼里显眼充满了各种仇恨,但嘴又笑着和夏文博喊道。

  “哈哈.......我都提醒过你要小心了,没牌我不会轻易出手的!”夏文博很得意的说,就这一把牌,他赢了五十多。
  “通底!通底!”夏文博一边揽钱一边洗牌说道。
  正说着,楼上的客人下来买单了,一个收银的服务员跑过去收钱。
  牛蛋看看时间,说:“夏乡长,这把你必须包锅!我好几十元都输了,哎呀.......十一点多了,咱们在干几把就撤吧!”
  夏文博也答应了:“好!最后三把!”
  还有最后三把,夏文博大概数了下手中的币子,不算本钱差不多赢了一百块钱,呵!心中暗喜了一下,收了本钱,反正最后仨把,老子更要稳扎稳打,做到只赚不赔一直是夏文博在扎金花时候的座右铭。果然不出夏文博所料,最后三把基本没什么好牌,到手就仍。
  不过夏文博最后走的时候,也没有把钱带走,他用手一推,说:“牛肉面我就不给钱了,这一百来元你们谁输了谁自己拿。”

  五六支手几乎同时抓向了夏文博面前的钱,有的抓的多,哈哈大笑,有的抓的少,撅着个嘴。
  夏文博也是跟着大伙笑着,看了看手表,十一点十二分,今天玩的有些过了,明天一早还要起来谈判呢。
  他和大伙告别之后,往乡政府走去。
  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农村夜生活不多,早睡早起也是前年流传的习惯,昏黄的路灯下,偶然有一条野狗闪过。
  乡政府也漆黑一片,所有的窗户都没有了灯光,偌大的院子里为了省电,也就几盏小瓦数的节能灯亮着,夏文博点着脚尖,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把脚崴了。
  到楼下一个树荫下,去看到了张总的奔驰停在那里,刚好,夏文博这时候尿也憋住了,突然之间,丹田一绷,一股热流涌了上来,需尽快排出,不然可导致内伤是也。夏文博回头看了看,见四周无人,便站在车边拿出了家伙,对着奔驰的轮胎,‘哗啦啦’的一声,那轮胎被夏文博刷洗了一翻,他心里也是很畅快的,奶奶的,没钱买奔驰,老子用尿浇你。
  猛然间,夏文博听见一句女人的声音:“好像有人?”
  夏文博赶忙提起裤子,回头看了看,见四周依然无人,那刚才......难道是幻觉?
  应该不会啊,那声音还挺熟悉的,让我想想,好像是汪翠兰的声音啊。
  夏文博四下有喵了几眼,还是没看到人,一低头,我勒个去啊,他发现奔驰车的后座有两个人影在晃动,夏文博低下头,把脸贴在玻璃上,因为晚上太黑,不凑到了车窗前看不清楚,这一看,我靠!夏文博赶忙把头缩了回来,这不张总吗,他也正伸着脑袋向窗外看,一时间夏文博他俩的脸对上了,模糊间还看到他右面有个女人,光着上身,胸口掉了那么大的两坨,身材极像汪翠兰。
  夏文博连忙向下卷起了身子。此刻间,他朦胧的脑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跑!赶紧跑!夏文博撒腿就跑向了黑暗中。
  他可不敢往楼上跑,楼道下面有灯光,他一口气冲向了乡政府大门外面。
  他不能确定张总是不是认出了他,倒不是害怕张总,主要是夏文博担心汪翠兰知道了是自己,以后两人真还不好见面了。
  先躲了会再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