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4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书记觉得有道理,快到街上的时候,邀请黄县长下车看看,黄县长也欣然同意。
  夏文博心中窃喜了三分钟,就笑不出来了,他没想到啊,今天街面上那是井然有序,还指望会有平常的那种偷盗,打架什么的,做梦吧,连卖肉的屠夫,都在脸上挂着亲切的笑容,中间还有一条车的通道空了出来,很多乡政府的小喽啰,都在下面的街道执勤,夏文博只好心里叹口气,奶奶的,真厉害。
  黄县长一行人摇摇晃晃的就到了街道,黄县长也很亲切的和摆摊卖货的人们交谈几句,问一问价格,销路,货源什么的,前面是卢书记和高乡长陪着黄县长说话,一路的讲解和介绍着,夏文博和秘书小李唧唧咕咕的说着话,两人过去在县政府也比较熟悉,又都是年轻人,聊的也还不错。
  一会那小李就有点尿涨,夏文博就带他到了街边一个茅房,接过他手里的包,让他进去尿。
  夏文博在外面等他,看看手里提着的包,那里面都是些文件,资料什么的,夏文博就瞄了一眼,取出几份来,一看都是黄县长的讲话稿,也没怎么太重要的,就微微一笑,把这文件稿随手扔到了厕所旁边的草丛中。
  那小李放完水,出来手都没洗,接过包,一路赶上了前面检查的部队。
  这一趟看完,大家众星捧月搬的把黄县长拥进了乡政府的会议室,会议室里已经是坐满了东岭乡所有的人员,包括住乡的县直部门所长,也都老老实实的等在了这里,因为每一次的领导视察,最后的总结报告是很重要的,平常的会议可以迟到,这个会议不用提醒,谁也不敢来迟,都想在黄县长面前留个好影响。

  可惜的是,还没开会,就出了问题,黄县长找不到了自己的讲话稿,就连其他几个讲话稿子都不翼而飞了,这还得了,小李是急得满头大汗。
  夏文博就一下子想起来了,忙对小李说:“真不好意思啊,这里的治安很差,小偷很多,我自己上次都碰到过......。”
  小李听了夏文博一席话,赶忙过去附在黄县长耳边说了几句话。
  黄县长顿时脸色就差了,他吊着脸色,简简单单的讲了几句:“当前,在确保秋粮收购的同时,要以农业项目为抓手,夯实农业发展基础,推进现代农业发展,促进农民收入持续增长,有关部门要准......确保全县秋粮收购的有序推进。”
  会议室里大家都装模作样的记录着,眼睛睁的大大的倾听着,似乎这不是讲的废话一样。
  黄县长自己也觉得今天的讲话很不成功,特没水平了,这对自己的形象是个极大的损害,所以连饭都没吃,吊着脸子,很不高兴的离开了东岭乡。

  乡里的所有领导都傻眼了,这是乍回事啊,刚才还好好的,有说有笑,和风细雨的,怎么一会的翻脸了,这领导的心思可真是难猜啊。
  这会眼看着县长气冲冲的走了,大家望着黄县长小车的背影,心里都七上八下的。
  小车里,秘书小李心中也很紧张,这样的事情对一个秘书而言是相当严重的政治事件,他必须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他小心翼翼的扭过头来:“县长,对不起啊,没想到东岭乡的治安这么差!我听说啊,这里的派出所所长和小偷都快成一家了,我以后一定严格要......”
  黄县长在后面摆摆手:“算了,算了,不怪你,是我们职能部门没有尽到责任,你给我拨通公丨安丨局长的电话,我问问他,这里有没有派出所,派出所的所长是谁,这些小偷是不是和他狼狈为奸、鼠蛇一窝。”
  “好,好的。”
  秘书小李眼中闪过一丝窃喜,总算有人替自己背黑锅了......。
  这通电话的结果就是,县公丨安丨局在第二天就停止了王所长的工作,就地免职,一撸到底,换到另一个乡村派出所去当普通警员了,给一个新来的所长腾出了位置,据说啊,要不是公丨安丨局的局长对他网开一面,这次搞不好还要对他展开彻底的调查呢。

  不过就算是如此,一个所长变成了警员,也够他伤心好多年了。
  新所长是个其他所副所长提起来了,上任伊始,烧起了三把火,用铁腕手段,对东岭乡展开了彻底大扫除,一时间,东岭乡的混混,小偷,骗子东奔西跑,四处流窜,跑得快的躲过一劫,跑的慢的全部被抓,整个东岭街上再也看不到坑蒙拐骗,欺行霸市的事情,老百姓对派出所也是赞不绝口。
  有的商户还放起了鞭炮,有的给派出所送去了锦旗,这所长的到了大家的拥护,更是精神百倍,
  每天带着七八个警员,四处巡逻,一时间,东岭乡的治安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老百姓是高兴了,他们奔走相告,说来天开眼,总算来了一个好所长。
  但东岭乡政府人员,包括那些县直机关的所长们,心中却根本都没有认为这是老天的眷顾,他们在每次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脑海中都会出现一个年轻人冷厉的面容,这就是夏文博!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王所长很嚣张的和夏文博有过一次冲突,而夏文博也直言不讳的说过,这个王所长不会干的太久?当时人们可以把这句话当成是一个笑话,但现在,没有人在那样想了,因为他的话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就验证。
  虽然他们不知道夏文博用了什么手段,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一种巧合,或许王所长的倒霉和夏文博屁关系都没有,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人们对他的敬畏,因为,没有人敢于用自己的前途来赌夏文博的能量,他就像一潭深的已经发黑的水,没人看得透,没人探到底。
  也不要说他们这些看热闹的人了,连对此事最为关注的万子昌都紧缩了眉头。
  从夏文博那天在酒楼对柳儿说王所长干不长的时候,万子昌是第一个相信夏文博能够做到这点,嗯,也许是第二个吧,还有一个周若菊。
  为此,万子昌在这段时间里,一直都耐心的等待,仔细的观察着这件事情的进展,遗憾的是,直到王所长被一棒子打翻,万子昌还是没有看出夏文博使用了什么手段,他最初也估计,夏文博会不会利用袁青玉副县长的帮助,后来却听到一个公丨安丨局的朋友说,这件事情是黄县长直接出面的。

  万子昌又联想到了上次黄县长那天莫名其妙的生气。
  可是,他怎么想也还是想不透,黄县长的生气和夏文博有什么关系?而且,当天万子昌一直都没有离开黄县长半步,夏文博根本都没有机会和黄县长说上话,更重要的是,夏文博和黄县长应该是水火难容的两个人,这点从黄县长一来东岭乡,连手都不和夏文博握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万子昌的眉头皱的更紧。
  坐在他对面的高乡长闷声说:“老万,想啥呢,好半天没说话了!”
  “我在想派出所的王所长和夏文博!”
  “奥,这事啊,他娘的真邪乎,王所长真还翻了,你觉得这个和夏文博有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