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3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冷冷的声音,张清扬的心都要碎了,他说:“楚涵,是我啊,你今天怎么了,不高兴吗?”
  “没什么,我身体不舒服。”听得出来贺楚涵语气紧张,她缓和了一下接着说:“不劳主任费心,谢谢了。”
  张清扬听到这么无情的话,不知道再说什么,也有些气闷地说了声:“那好吧,你注意身体,早些休息,再见!”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不满地想这几天真是“荤事一堆”,真不知道以后如何处理与那位少丨妇丨的关系。

  贺楚涵本来还抱着些撒娇的心思,却没想到张清扬说挂就挂了,气得她把手机摔到了床上,愤愤不平地哭着说:“张清扬,你混蛋,你背着我干出这么无耻的事情,我一辈子也不理你了!”她一个人坐在床上哭,由于怕声音被家里人听到,又缩在了被子里。
  话虽是这么说的,可是哭了一会儿没有接到张清扬的电话,她就有些害怕了,真担心他真的生了气,以后真不理自己。她无助地从床头坐起来,又把手机拿到手里,自言自语地说:“你混蛋,知道人家不舒服还不安慰我,我恨你!”
  已经回到家里的张清扬打了个喷嚏,可是当他望见穿着件迷你睡衣,以誘人的姿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梅子婷时,暂时就把贺楚涵忘记了。
  由于国内特殊的经济政策,为了增加各风景区以及大城市的旅游收入,近些年来我国的长假越来越长,并且在休假政策上比较宽松,一般都有所延长。五一假期,对一些政府单位以及国企的员工来说是最为幸福不过了,不但有假期,还有各种补贴以及慰问品发放。
  张清扬之前对于假期有过计划,先去延春看望刘梦婷,再回京城住两天,看望爷爷以及父母,也许还会碰到陈雅。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正牌女友,五一长假,不去看看她有些说不过去。算起来,和陈雅已经有好几个月不见了,连一个电话也没有。只知道她在西部职行特别任务,其余一概不知。假期剩下的日子他自然在江平陪陪梅子婷,如果张素玉和贺楚涵有空,没准还要陪她们。
  本来盘算得很美好,虽然时间排得有些满,不过想想也挺幸福的。他有时候偷偷地想,如果把这些女人安排在一起,那翻情景实在誘人得很。不过计划没有变化得快,休假第一天的早上,当张清扬还躺在被窝里没起床的时候,就接到了刘梦婷的电话,原来她已经连夜从延春赶来江平市,现正在路上,马上就要到江平了,让他去接站。
  听到这个消息后,张清扬睡意全无,除了感动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刘梦婷,就为了多陪陪自己,一定是昨天半夜就坐上了开往江平的客车。而她也一定是同家里说了慌。想到这些,他马上从床上跳下来,穿戴整齐地跑下楼。在小区停车场不巧碰到了对门的少丨妇丨。看样子少丨妇丨是刚刚回家,昨天夜里一定又出去疯玩了。
  少丨妇丨第一眼就瞧见了张清扬,见他身边没有女人,就停下脚步玩味地笑道:“喂,你今天怎么一个人了?”她见过张清扬带过两个漂亮的女人回过家,就把他当成是同一类人了。又见张清扬谈吐不凡,看样子也是位有钱的主,所以就动了歪心思,心说如果能和这样的男人发生点关系,然后再凭自己的手段勾上他,没准今后会对自己有用的。

  第255章 荤事连连
  张清扬不知道她的底细,不想得罪她,只是点头道:“你回来了。”说完就要上车。
  少丨妇丨咯咯地笑起来,扬起一条雪白的手臂说“大兄弟,我家随时欢迎你!”
  张清扬拉开车门跳上去,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少丨妇丨站在原地美美地笑着,然后又是飞吻又是摆手的。张清扬一脚踩下油门,绝尘而去。
  到了江平车站,远远就望到了更为美丽的刘梦婷。她打扮得非常靓丽。

  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见到刘梦婷,张清扬就会想起多年前纯真的日子,与刘梦婷在小山上的那晚,成了他这辈子都无法挥之而去的印象。张清扬把车直接停在刘梦婷的身边,在刘梦婷的惊讶之中拉开车门,兴奋地说:“宝贝,上车!”
  刘梦婷在众人的羡慕中钻进了张清扬的小车,刚才在等车过程当中,还有不少男士靠过来,这次见到人家名花有主了,不由得有些失望。远离了车站,刘梦婷滑膩的身体就靠了过来,脸侧过来像小猫一样在张胸飞的胸前拱来拱去,鼻子也是嗅来嗅去的。
  望着她那可爱而俊俏的小模样,张清扬急不可待地把车停在路边,然后低头就在她白里透红的脸上吻了一口。
  望着她那迷人的醉眼以及那红润的俏脸,张清扬伸手帮她拉了拉,说:“我的老婆,不能让别人看到!”
  不料刘梦婷却是悻悻然地皱起了眉头,眼神迷離地说:“你有几个老婆啊!”

  张清扬吃了一惊,心说难道被她看出了什么吗?他低下头检查了一下自身,没发现异常后,才笑呵呵地说:“老婆,你故意逗我是不是?那个……除了你知道的那个,就……就你一个啊……”
  刘梦婷却不依不饶地说:“别撒慌了,你……身上有了其它女人的气味……”一边说着,她一边就低下了头。
  张清扬突然间醒悟了,昨天夜里梅子婷才离开,最近两人夜夜纏绵在一起,自己身上一定是占染了她特别的香气。要不是赶上五一,梅子婷也不会离开的,她公司有些事情需要她自己处理。看来刚才刘梦婷在自己的身上闻来闻去,想来就是在寻找线索。他不敢再狡辩,大脑中寻思着如何解释,没想到刘梦婷却拉着他的手臂说:“哼,早就知道你是花花肠子,还敢骗我。快说,你……你是不是已经把涵涵她……”

  “不是她……”张清扬只是下意识地回答。
  “啊……你……你现在有几个了?”刘梦婷一阵紧张,大气都不敢喘了。
  张清扬回味过来,讪讪地说:“婷婷,不管有几个,你……你都排在第一,我……你知道的,我最早认识你的!”
  刘梦婷点点头,虽然早知道张清扬有些風流,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男人分给了其它人,又有哪个女人会好受些。其实她与梅子婷都一样,虽说嘴上不在乎,可这种不在乎也是一种无奈,熟知官场的她们自然明白,张清扬已经很好了。张清扬对女人天生就有一种魔力,处处留情,又有些优柔寡断,总是徘徊在感情与道德之间,要不是现代社会,没准他现在有几个女人了。今后,想来随着他在仕途上的升迁,还会遇到形形色色的女人,也许这辈子将要注定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完全拥有他。正是因为想通了这层原因,所以她身边的女人才无奈地接受了现实。特别是刘梦婷,她名义上结过婚,这件事是她心中永远的压力,也让她对自己没了自信。

  见她不说话,张清扬一边开车,另一支手就摸着她的脸,自责地说:“婷婷,我……我有时候真的无奈,我……是真的喜欢……那个,你如果伤心,就……就哭出来吧,我……我答应你,这几天好好陪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