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3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你放屁,老娘我有钱,才看不上你的小白脸呢!”少丨妇丨听出了梅子婷的讥讽,赶紧回应着。
  “哼,我知道你有钱,全是男人给的吧?整天千人进万人出的,一看姐姐就是经验丰富,我们小两口可比不了你有能耐!”狠毒的话从梅子婷的口中听出来,别有一翻嗞味。
  张清扬惊讶地盯着梅子婷,万万没想到梅子婷的嘴巴也这么厉害,有时候听她说话傻里傻气的,真没想到遇到别人骂自己,她竟也敢挺身而出,还真像个愣头青!即尔他又想到了那晚的张素玉,不禁笑了笑,看来这少丨妇丨也挺倒霉的,总是挨骂。
  张清扬不想把事情惹大,拉着梅子婷快走,只听身后少丨妇丨气得直跺脚,可人已经离得远了,她也不好在小区内放肆大喊大叫的。回到房内,张清扬担心梅子婷问自己和少丨妇丨的关系,所以先发制人地说:“你行啊,几天不见都学会骂人了!”
  “老公,人家错了嘛,这还不是为了你,谁让那个女人说话难听了,我……对了,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梅子婷撒着娇,身体盘上了张清扬的腰。

  张清扬深感头疼,阴暗地想,真不知道当自己身边的红颜们全部聚在一起时会是什么样。他搂着梅子婷坐在自己腿上,然后把与少丨妇丨相识的经过又讲了一遍,梅子婷听得大笑,接着问道:“你真没碰她?”
  “臭丫头,别乱想了!”张清扬捏着她的脸蛋。
  第254章 街头一吻
  不料梅子婷却又推开他问道:“那你上次带回来的女人是谁?”
  张清扬吃了一惊,到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只好细心解释道:“你不是知道嘛,我有位干姐姐,她……一直都挺照顾我的,我……不是那种关系……”
  望着张清扬脸红心跳的模样,梅子婷嘴角溢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见梅子婷没有说什么,张清扬就心虚起来,突然又想到了隔壁卧室中张素玉的衣物,灵机一动地解释道:“这个房子就是小玉姐的,她现在搬走了,所以借我住。”
  “哦……”梅子婷总算答应了一声,小手撫摸着张清扬的胸膛。

  上班的时候,张清扬就忘记了江平市第一建筑公司的案宗,都说贵人多忘事,看来是有些道理的。毕竟他每天都要看各种新闻报纸以及各类案宗,大脑有时候过于集中,如果不急时处理就容易忘记。再说他的办公桌上每天都有下级或者上级新传进来的案宗吸引他的目光。
  一边看着案宗,张清扬的思绪一边飞到了贺楚涵的身上。早上碰到她时,张清扬对她微笑打招呼,可她的脸色很难看,连回应一下的动作也没有,直接把张清扬无视掉了,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不高兴。想到贺楚涵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他心里就十分的不舒服。现在是工作时间,又不方便去找她问个清楚,张清扬就想等五一休息的时候,再去找她谈谈。定了定心思,这才认真地看起了材料。
  赶在五一长假之前,派出去的各监察小组都回来了,各组的组长都来忙着汇报工作,张清扬就更想不起来第一建筑公司的案宗了。这次监察工作很成功,发现了大小经济案件四起,已经分别把材料交给检察机关进行下一步的调查工作了。由陈喜带队的去珲水县监察的人马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张清扬也就放心了。当初安排陈喜去珲水,其实他就是有私心的,只是没有人细细品味罢了。
  下午,正忙着批视各监察组送上来的文件时,张清扬再次接到了郝楠楠的电话。因为没在珲水查出什么问题,张清扬就笑呵呵地大力表扬了几句,可却没想到郝楠楠兴致低落地说:“领导,对不起,由于我工作上疏忽,差点丢了您的脸!”
  张清扬的心咯噔一下,忙问是怎么回事。原来听到省委监察组到珲水监督绿色食品的工作,珲水林业公司的一位副总经理就害了怕,他平时贪污了点钱,担心被查出来,所以就动了歪心思。当监察组的人一到,他就自作聪明地偷偷与陈喜会面,并且要送给陈喜五万块钱。陈喜在机关里混了这么多年,自然不敢接这陌生人的钱,再说珲水是张清扬的老班底,陈喜可不敢打什么算盘。所以陈喜马上通知了郝楠楠,由珲水县政府出面处理了那位副总经理,陈喜也没有声张,只当是什么也没发生。郝楠楠当然明白这一切都要感谢张清扬,所以才打来了这个电话。

  张清扬也没想到陈喜如此懂事,看来他深深地理解了自己让他带队去珲水的目的,他深感欣慰。陈喜为自己做了事情又没有来主动邀功,说明他值得信任,也说明他够聪明。因为他一定猜出来珲水方面会把这事告诉自己的。这种事只适合暗中说,放在桌面上自然令张清扬难堪,张清扬越发喜欢上陈喜了。
  反正没出什么大事,张清扬就安慰地说:“楠姐,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也不怪你,要怪只能怪个副总经理……太蠢了!”
  他已经离开了珲水,所以在对郝楠楠的称呼上也有了变化,无非就是想听起来亲切一些,别无他意。
  郝楠楠的声音有些委屈,“多亏是陈副主任,要不然这次就……”
  “没事,没事……”张清扬很是放心地说。
  “还有件事要向您汇报一下,我觉得让赵金阳在县政府办主任这个位置上干下去有些委屈人才,所以就想调他去财政局任个副局长,不知道您的意思?”

  张清扬明白,珲水的干部都清楚赵金阳是自己的亲信,而现在自己离开了,郝楠楠就要适当地提拔赵金阳,以示跟随自己的意思。从这件事上不难看出,郝楠楠很会办事。他满意地笑道:“我说楠姐啊,你现在是珲水的县长,这种事不用找我汇报吧?”
  郝楠楠见张清扬没有反对,就咯咯地笑道:“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县长呢,既然你不反对,那我就先这么安排了,感谢你支持我的工作!”
  张清扬很有深意地说:“楠姐,我永远都相信你!”
  郝楠楠握着电话,目光迷離起来当天晚上,张清扬以个人的名义邀请监察室内的头头脑脑们吃饭,一是为大家的归来接风,靠劳近期的工作;二来也是提前祝大家劳动节快乐。酒桌上的气氛很温欣,随着时间的推移,下属们也更加了解张清扬了,大家都发现张主任除了对待工作是一丝不苟外,平时与大家谈天说地打成一片。在酒桌上,张清扬带头活跃气氛,与那几位漂亮的女科员开着玩笑,所以大家也就全放开了。女科员们在心里对张清扬自然都有些想法的,张主任不但年轻有为,而且还一表人才,听说是省委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不动心才是怪事。

  借着酒意,又当着大家的面,张清扬便也总和贺楚涵开着玩笑,到不用避什么嫌。可是贺楚涵的态度仍然冷冷的,席间借口说家里有事,早早退了席。张清扬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心知肯定又是因为自己了。可是他在酒桌上并没有显山露水的,仍然与下属们举杯言欢。
  散席后,张清扬坐在车里终究是有些不放心,就给贺楚涵去了一个电话。
  “喂,哪位?”贺楚涵明知是他,可还这么问,足以看出她对他有多么的不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