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2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上班,于宏基果然给张清扬打来了电话,嘻嘻哈哈地说兄弟你昨天晚上怎么先走了,老哥我给你准备了三个人呢,说起话来更肆无忌惮了。张清扬明白,如果昨晚自己不让小姐那么说,他今天对自己的态度将是又一种样子了。临挂上电话前,于宏基又说他已经在着手操作了,尽快会有形动的!张清扬嘴上吱唔着答应,心想难怪于宏基总被人抓住把柄了,他这人有些浮燥,心眼又实,太容易轻信于人了。被下属摆了一道还浑然不知,足可见此人糊涂到了什么程度。

  几天以后,一封检举双林省监察厅执法监察室副主任高杰假公济私的信摆到了监察厅厅长焦铁军的案头,看完材料后他十分愤怒,毕竟监察室出现了这种事,他厅长的脸上也无光。他马上把张清扬叫了过来,语气重重地说:“清扬啊,你先看看材料吧,如果情况属实,我真替你们监察室感到丢脸!”身为主任,张清扬自然也难逃其咎。虽说他才来任职不久,但也负有领导责任。
  张清扬心里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表面上仍然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很是担惊受怕地接过材料,认真看起来。等他看完材料后,完全不敢相信地说:“怎么会有这种事,这个高主任……也太糊涂了!”
  “哎,真没想到一直都是我们查别人,这次反而内部出了漏洞,这事如果传出去,对我们监察厅的影响实在是太坏了。你先回去吧,好好调查一下,我真希望这是假的!”
  张清扬知道该自己说话了,所以斟酌着字词说:“焦厅长,我觉得这事不像假的,于宏基案件的处理意见是我下的,当时高主任所表现出的情绪就有些反常,事后又说袁副厅长对我的处理意见很不满意,他还想更改呢,前几天我见到袁副厅长时,他对我也……挺不满的……”

  焦铁军心上恍然,目光如炬,进一步问道:“清扬,你是说在于宏基的案件上,袁副厅长也……也插手了?”
  张清扬当然明白焦铁军想上纲上线的意思,他想把袁副厅长拉下马。可张清扬可不想那么做,就说:“我觉得吧袁副厅长也是被高副主任所……所蒙蔽了。”
  焦铁军失望地点点头,本以为借这些机会让袁副厅长难勘,看来是不可以了。他安排张清扬尽快查清此案,把结果上报。并且叮嘱他先要保密不要声张。张清扬从焦铁军的办公室里出来,看着四下无人,偷偷溜进了袁副厅长的办公室,虽然焦铁军让他保密,不过张清扬现在还不想渗合进高层的斗争中,他要通过此事在不得罪焦厅长的前提下,缓和与袁副厅长的关系,这样一来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张清扬的运作下就越来越复杂了。在他看来此事就怕简单,越复杂才越好,因为简单的事情大家一看就明了,他就没法见空插针了,这自然是小人做法。

  袁副厅长见是张清扬进来了,连头也没抬一下,张清扬便装作很不懂事似地,大惊小怪地说:“袁厅长,出大事了!”
  “张主任,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一点也不稳重!”袁厅长本就对他不满,正好借坡下驴批评了两句。
  张清扬一脸的紧张,惊慌地说:“袁副厅长,我们被人利用了,那个于宏基把我们告了,而且有凭有据!”
  张清扬的话让袁副厅长更为不满了,心想你是监察室的主任,是处级干部,怎么能像个小孩儿似的说话呢,官场中最忌讳说话直白,这话听起来太幼稚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慌里慌张的!”袁副厅长面沉似水地说。
  袁副厅长的反应正是张清扬想要的,他就是要给他一种自己是官场小白的感觉。他把材料送上去说:“袁厅长,您先看看吧,这是绝密材料,我……原来是应该保密的。”
  袁副厅长虽然不满,可还是好奇地接了过来,当他看了之后,心头也是一惊,万万没想到自己差点就被高杰利用上了,如果材料是真的,如果当时张清扬严办了于宏基,那这件事一但公开,他这个副厅长就别想再坐下去了。现在,他也知道害怕了,心里恨死了高杰。当初高杰来找他谈于宏基的事情时,他还以为正好可以用高杰之手让于宏基倒霉呢,却没想到反被高杰利用上了。
  “清扬,这事你做得很对,先别声张,我们想想处理办法!”袁副厅长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如果张清扬不提前通知他,那么结果是很可怕的。
  张清扬点点头,有些小孩子气地说:“这个高主任,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差点害了袁厅长,我听说于宏基还想告您呢!”
  袁副厅长的脸都白了,缓和语气道:“清扬啊,不急,我们不急,这事一定要从长计议,你看应该怎么办?”
  张清扬说:“我看现在只有先查明真相了,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只有严办高主任,才能让于宏基不告我们,否则会牵扯我们很多人!”
  “对对,你这个意见很好,那个……先保密吧,此事到我这止住,你安排人偷偷调查,最好找人联系下于宏基,劝劝他……”袁副厅长自以为很聪明地说。
  “那就……好吧……”张清扬很是不情愿地说:“那我就主动联系下姓于的,让他不要牵怒于我们监察室,这毕竟全是高杰一人所为,您看呢?”

  “嗯,我认为这件事情这么处理是合适的!”袁副厅长很有原责性地说:“清扬同志,我相信你会处理好此事的,我代表监察厅谢谢你了!”
  “哎,这个高主任,真是……”张清扬继续演着戏,在袁副厅长面前像个小孩儿,“袁厅长,我先回去了,有事我给您打电话,我……不方便总过来。”
  “我理解,我理解,清扬啊……你很不错啊!”张清扬临走时,袁副厅长紧紧握着他的手,很是器重地说。
  “还有就是……”张清扬神秘地说:“袁厅长,按照焦厅长的意思,这件事是不能通知您的……”
  “你放心,我明白。”袁副厅长握着他的手更用力了,又是拍肩,又是摇手的。
  从袁副厅长办公室走出来,张清扬一阵快意,心说高杰,你别怪我不够意思,要不是你步步紧逼,我张清扬才不会干出这种小人的事情来!
  四月温暖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射进来,把人照得全身发痒。张清扬正襟危坐,认真地听着执法监察室调查二科的科长陈喜汇报工作。阳光令陈喜的目光不真实起来,他看着张清扬,就感觉像是瞧着大雾中的仙人一般,氤氲笼罩。
  两年后,当陈喜以下属的姿态坐到张清扬办公室里的时候,心情的复杂也就可想而知了。不远处高高在上的年轻人曾经还是自己的下属,可是两年来他以火箭般的窜升速度令陈喜望尘莫及。风水轮流转,他现在看张清扬都不敢抬起头来,背似乎也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