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7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部长,急什么眼嘛!我只是觉着对方的转换太快,在提醒经办人员要谨慎从事而已。你这也太的反应过敏了,好像比楚市长都着急似的。”尤成功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话题一转,“当然,要是连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一并收回的话,那就更完美了。”他的潜台词就是:这事还有瑕疵。
  江霞瞪着对方:“尤主任,你在用实际行动诠释一个成语,你知道吗?”
  知道对方没什么好词,但尤成功还是硬着头皮说:“愿闻其详。”
  “这个成语就是‘吹毛求疵’。”江霞面上带着一丝冷笑,“本来只是让楚市长处理飞天和四海烂尾工程,现在楚市长不太成功让对方解除合同,而且还让鹏程公司在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做出让步。这已经是意外之喜,值得庆贺,而你却在这鸡蛋里挑骨头,其心可……哈哈,大家都懂的。”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
  大家当然都懂,都知道江霞是要说“其心可诛”,都把目光投到了尤成功身上。

  尤成功当然也知道对方隐去的那个字,也知道对方在讽刺自己动机不纯、用心险恶。迎着众人讥笑的目光,他顿时脸色铁青,嘴唇动了几动,终于没有说出“臭婊*子”三字,但他心中却在恨恨的想:骚*货肯定被傻大个睡过了,八成是倒贴的吧。
  今天自我展示一番,就是为了告诉他人,能够谈成现在这个结果非常不易,希望他人不要说风凉话,更不要说三道四。可没想到的是,竟然还真有人鸡蛋里挑骨头,硬要找出缺憾,这也太不厚道了。自己不能光看着一个女人反击,而且由女人替自己出面,本身就对自己不怎么好,何况还是一个不相干的女人。
  于是,楚天齐再次说了话:“从接到这个任务,到和对方一轮轮过招,再到给对方划出框框,直到现在对方全部接受这个条件,我付出了很多努力,也自认为取得了一个不错的成绩。这个成绩不敢说是绝对应该取得的最好成绩,但是对我自己来说,能在这种不利情况下,达成这个结果,已经是很极限的了。如果有人要是觉着我做的还不到位的话,大可继续去谈,我完全支持你把二毛厂和无线电地块一并收回来,要是让对方再赔个几千万违约金,那就更好了。至于对方要嘲讽我‘说话不算话’,没什么,不就是丢面子吗?要是丢一次面子,能换得两块地皮,外加几千万块钱,也值了,全当是我用面皮在为成康经济发展做贡献。有人去吗?谁敢去,请说话。”

  最后十个字,多少有些伤众,但楚天齐明白,如果不这么说,还会有人跳出来,还会和尤成功一唱一和。现在的气氛本已十分尴尬,但却没人制止,分明是在纵容。他现在把话已经摞在当场,如果谁指责自己谈判不力,那就请直接上前线。
  没人言声,也没有领导说话。
  楚天齐直接看向对面:“尤主任,听你的语气,似乎在替政府惋惜,那不妨你直接去和张燕谈判,怎么样?我相信你既然敢提出这个问题,那就肯定有高我之处,我完全支持你去继续争取利益。只要你接过这个任务,其他同志也一定会支持的,如果不支持的话,那岂不是觉悟出了问题?但前提是你敢接。我想你肯定已经有制胜之策,应该不是放空炮吧?”
  本来想着放一炮就走,不曾想让一个娘们抢白了半天,现在事主又直接上门挑衅,尤成功顿觉怒火中烧。他心中暗道了一声“是可忍孰不可忍”,紧接着又自我补充了一句“该忍还得忍”。不忍能怎的?自己本来就是放空炮,还是被遥控器控制而放,哪有什么制胜法宝?看着对方逼视的目光,尤成功只得讪讪一笑:“楚市长,领导都说了要集思广益,我不过是响应了一下号召,只不过是表达了一下个人观点而已。你是年轻,是有些火气,但又何必这么咄咄逼人,又何必打压领导倡导的民*主呢?”

  听着对方的话,楚天齐脑海中立刻出现了两个词“祸水东引”、“借力打力”,同时他也看到有人要接话的意思。他不能让那人接了话,否则自己就没法再驳回尤成功的谬论了。于是他“哈哈”一阵大笑,及时吸引了众人目光,也阻止了那人想要发言的举动,然后说道:“尤主任,你没有正面回答敢不敢,就表明你不敢接这个事。那就不要扣大帽子,更不要运用双重标准。你发表看法是‘集思广益’,怎么楚某人说话就成了咄咄逼人?你又何必恣意曲解,故意给楚某人上眼药呢?我可是直接经历了谈判过程,与对方多次过招,不是放空炮,我应该更有发言权吧?”

  几句话下来,楚天齐直接点出了对方“嫁祸于人”的伎俩,揭穿了对方“放空炮”的本质。
  不容其他人插话,楚天齐继续说:“在年前十一月十日的常委会上,面对我提的正当合理要求,你尤主任就横加指责,大帽子不断。迫使我当众说出‘谁能背上这个锅?只要您接了这个差事,我当众服软,当众认错’这样的话,可并没有人接这个锅。我记得还专门征求过你尤主任的意见,可你并没有接这个锅,而只是放了一番空炮。
  由于对方有大背景,现有证据又对我方极为不利,要取得一点成绩都非常困难,再加之你的横加指责,一时让我如履薄冰,担心无功而返。因此,我当时才不得不提出了一个请求,请求市委不要给我设置任何目标,我只能尽力去做,甚至我还悲观的认为可能‘出师未捷身先死’。我记得当时你可也是举手认可的,怎么现在反而又鸡蛋里挑骨头呢?”
  楚天齐话音刚落,有一人接了话,其实这个人早有想接话了,只不过被楚天齐“哈哈”的笑声给挡了回去,这个人就是薛涛。她干笑了两声,说道:“尤主任,以后说话要注意场合,天齐市长能够谈成这样的结果已经非常不易,你不可求全责备。话说回来了,要是让你处理的话,你就保证能比天齐市长处理的还好?我看也不一定嘛!我们成康市委是一个整体……”
  市委书记的话还在继续,但众人已经听出味来了,薛涛在拉偏架。她的话看似在责备尤成功,但更像大人训斥自己的孩子,而且还故意淡化楚天齐的成绩。楚天齐当然也听的出来,但他并没在意,也不能说什么,自己总不能谁说冲谁来吧,而且薛涛的话虽然有偏向,却也挑不出直接的毛病来。其实他刚才之所以抢在薛涛前面说那些话,就是担心书记一旦发言,自己再说就不合适,那就成了冲着书记开炮了。

  今天如果不是尤成功吹毛求疵,楚天齐绝对不会提这些往事,绝不会说出这些揭短话的。这些话不但是揭尤成功的短,也是在揭现场众人的短,难免会引起众人的不快和反感。但看情形,如果不说出这些话,有些人的嘴还真堵不住。
  日期:2017-08-30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