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3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翰林吃惊的叫道:“哎呀,那不用说了,肯定是受了新书记魏海的指使。我说他最近总往魏海跟前凑呢,还经常在办公室里炫耀,说什么又被书记接见了,又被书记委以重任啦,牛得跟什么似的,敢情他抱了魏海的大腿。”
  李睿压低声音道:“魏海应该也是在刻意拉拢他,好培养他作为自己的亲信。魏海也很狡猾,知道你这样的正主任很难往升了,至少短时间内给不了你什么好处,你自然不会为他所用,所以他干脆提拔培养王仕海这样的副职干部,一个转正的诱饵能把王仕海这样的人迷得团团转,自然是让他做什么他做什么了。”
  曾翰林在政治非常敏感,哎呀叫出一声,道:“糟了,魏海真要许了王仕海什么好处,如给他转正,那到时很可能把我这个纪检监察一室的主任赶到垃圾科室去当主任,甚至是做个不管事的虚职,那我前途完啦!靠,怎么会这样?太恶心了吧?我刚当正主任没多久啊,难道这么快要被王仕海取而代之?”
  李睿也没想到,王仕海的突然出现,还会威胁到自己这个好哥哥的位子,忙道:“你先别激动,咱们眼下不是拿住他王仕海的错误了嘛,凭这一条,他别想转正了。”
  曾翰林问道:“那你有他犯错误的证据吗?”
  李睿道:“没有实证,有别人的口供,呃……对了,小区的监控录像应该也能证实他曾经跑去季刚家里报信合谋。我现在正琢磨,该怎么逼他认罪,供出被魏海指使的幕后真相。”
  曾翰林吓了一跳,道:“你要对准魏海开炮?他可是纪委书记。”说完醒悟了什么,道:“哦,倒也没事,你身后站着的可是宋书记。”

  李睿小声道:“不怕告诉哥哥你,我是要借王仕海这个机会,帮我老板从魏海那里搞到政治砝码。”
  曾翰林那也是聪明机灵之辈,一听懂了他的深意,道:“需要我做什么?算了,我先联系两规季刚的小组成员,让他们给我出一份书面证明,证明王仕海曾经违规前往面见季刚。那个小组里有我的人,会给我反映真实情况的。”
  李睿笑道:“不麻烦你了杨经理,你回去忙吧,我自己过去行了,今天真是耽误你时间了。”
  王仕海自以为偷偷跑到两规地点见季刚的事,不会被外人知道,而知道的那几个调查人员都是自己纪检监察一室的属下,断断不会向级领导告发自己,而且他们也没有理由告发自己,倒是曾翰林这个正主任可能从他们嘴里了解到自己曾经到过季刚房间,但他们所有人都不会知道自己和季刚谈过什么,眼前这些人真要是掌握什么证据的话,早甩到自己脸了,又怎会浪费时间跟自己扯皮?

  他想到这,心里有了几分底气,道:“我真没见过季刚……哦,不对,我见过,我说错了,我见过他,但是我没跟他说话,那是前两天的晚,我去我们纪检监察一室两规所在地了解房间的使用情况,了解完顺便在内外房间里转了转,查看了下房间环境,看有没有被两规干部脱逃或者自尽的可能性,然后我走了,这个过程我没和季刚交谈,我去之前也不知道季刚被两规在那。可能有的同志是因此误会了我,误以为我和季刚密谈来着,但这又怎么可能?我和季刚根本不熟,我和他能谈什么?”

  宋朝阳见他仍在抵赖顽抗,脸色变得不耐。
  李睿看在眼里,忙给曾翰林使了个眼色。
  曾翰林会意,拿出两规季刚纪检人员的书面证明,前几步,摆在王仕海面前,冷肃说道:“王主任,两规季刚的同事多人反映,你在季刚房间里待了三四分钟之久,这么久的时间,你都在查看房间安全措施吗?”
  王仕海登时为之色变,抢过那张书面证明,看到几个熟悉的下属签名,又惊又气,再看到证明所写的内容,越发怨恨,铁青着脸道:“哪有那么久?我看他们是记错了。他们整天审案,心理压力太大,很多人出现幻视幻听的神经疾病,而且天天憋屈在房间里头,对时间早没有任何概念了,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曾主任,你要他们做出这种书面证明是什么意思?你对我有意见当面提出来,不要背地里玩这些小阴谋。”

  曾翰林被他反咬一口,也不以为意,语气淡淡的道:“你不承认这件事,没关系,我这里还有证据。”说完掏出一个优盘,道:“这里是有关你的一段监控录像,是你在探视季刚后的第二天晚,跑去季刚家里传递消息的时候,不小心被电梯里的监控摄像头拍下来的,这是另外一个明证。你还敢否认?”
  李睿补充道:“季刚爱人已经承认了,你去过她家。另外,季刚儿子季人杰也偷听到了你和他妈妈的对话。你告诉季刚爱人,说季刚让你转告她,是我害了他季刚,你敢否认?”
  王仕海一下傻了眼,这才知道,这几位把自己诱骗过来之前,已经掌握了自己的行迹与罪证,可笑自己还抵死不认呢,可最终不过是在他们面前扮演了一次小丑而已,心又惊又悔,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睿再次问道:“最后问你一次,你这么干,是出自于谁的指使?”
  王仕海本来已经决定,不再顽抗,老实供述,哪知道李睿问出一个似乎不针对自己的问题来,而这个问题,最开始他已经问过,似乎他从一开始没针对自己,而是针对幕后主使,意识到这一点后忽然有所醒悟,如果此番真是针对自己,那根本没必要出动宋朝阳与肖大伟两位大领导,而本来不该来的他们却来了,说明他们关注的并非自己,而是自己背后那人,如此说来,自己只要老实供出那个人来,还有救?

  他想到这急慌慌的道:“是……是魏书记吩咐我这么做的,可不是我自己的主意,真的,宋书记,肖书记,是魏海吩咐我这么做的,我作为他的下属,不敢不听啊,你们要体谅我的难处啊。现在我已经如实说出他来了,请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遵守规定纪律,不再做这种勾当,我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宋朝阳摆手道:“先不要说这些,你现在把魏海交代你的细节、你所做的一切,都给我写出来,写完签字留名。”
  王仕海表情谦卑而又充满期盼的道:“宋书记,我要是写出来,是不是……是不是能将功赎罪了?”
  宋朝阳斥道:“我已经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现在又来讨人情干什么?我告诉你,先给我写完,然后回去等你应得的惩处。”
  王仕海脸色瞬即变得悲哀凄凉,如同突然得知自己患晚期癌症一样。
  曾翰林从公包里掏出纸笔,放到茶几,示意王仕海去写。
  王仕海不敢不遵,蔫头耷脑的凑过去,蹲在地,执笔开始书写。
  一刻钟后,肖大伟、曾翰林与王仕海等人先后离去。
  宋朝阳看着手里王仕海写的那张供认书,吩咐李睿道:“明天班后,抽我有空的时候,把魏海叫到我办公室里,看他有何话说。”
  李睿微微一笑,道:“我感觉,魏海和于和平的关系也一般,也是相对别人来说有几分亲厚,毕竟共过事,但涉及到重大事体,他未必能坚定的和于和平站到一起。您这次敲打他后,他出于爱惜羽毛的考虑,以后更不会和于和平走得太近。”

  日期:2017-08-30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