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2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解释道:“我仔细看过于宏基的案子,完全是一些小事,上面说什么他不给下面拔款,还与女秘书关系曖昧,哪条也不值得摆到桌面上来谈!”
  贺楚涵笑道:“你是大功无私了,可是听说袁副厅长十分不满意你的处理意见!当然了,这话都是从高杰嘴上传出来的。你也不想想,既使袁副厅长对你真没什么想法,听到这些传言后对你今后也不会客气了!”
  张清扬点点头,他知道贺楚涵说得对,这次交锋,现在来看自己是败在高杰的手上了,因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高杰在这件案子上都得到了好处。如果自己同意严办于宏基,那么他的表弟就升了官,可是自己没有同意严办,得罪了袁副厅长不说,又在下级心里动摇了威信。这个高杰还真不能小瞧了,先是把他放在了不败的位置上,让自己不明就理的应战,糊里糊涂地成为了他的牺牲品,这手段的确很有一套!

  “你别发呆啊,想怎么处理?”见张清扬不说话,贺楚涵着急地问道。
  张清扬没急着说话,而是问道:“楚涵,高杰平时与袁副厅长的关系好吗?”
  “还行吧,好像这次为了提主任的事情,高杰找过袁副厅长,不过……袁副厅长那人道行深得很,一般人得不到他青睐。”
  “也许这次只有焦厅长可以帮我了,不知道他和袁副厅长关系怎么样?”
  “你真想找焦厅长帮忙?这不像你的性格吧?他到是与袁副厅不和,不过你刚来就卷入这高层的斗争,不太好吧?”贺楚涵担忧地说,帮着张清扬策化着。
  “嗯,看来你很了解我,不到万不得已,还真不能找焦厅长帮忙,这些人啊……他们的升牵总是踩在别人的肩上,我可不想被人利用上!”
  这时候,座机响了,张清扬对贺楚涵做了个手势,然后拿起了电话。对方自报家门,原来他就是双林省教育厅副厅长于宏基。
  于宏基很是客气地说:“张主任,事情我都知道了,感谢你在工作上坚持原则,我才只得到了一个通报批评的处分,要不然……我知道,这次是你们袁厅长想要整我,听说他十分不满意你的意见,可张主任还是顶住了压力,我……我谢谢你了!”

  张清扬明白了对方打电话的含义,所以笑道:“于厅长,监察室当然要对每一位犯了错误的同志公平公正。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张主任,事情我全清楚,你就别解释了,我……我是真的感谢你啊,我知道电话里说话不方便,那就今天晚上我们面谈吧,我请你吃饭,你如果瞧得起我,当是教个朋友怎么样?”
  第248章 小人一次
  张清扬心中一动,满口答应下来,等他挂上电话后,对贺楚涵兴奋地说:“楚涵,我有办法反败为胜了!”
  于宏基是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长得十分魁梧,身高一米九零,往人堆里一站,十分的显眼。他请张清扬晚上到江平市最大的饭店江城酒店吃饭。两人见面先是客套了几句,然后就随意的攀谈起来,通过谈话张清扬才清楚,原来二十年前于宏基还是双林省内有名的运动员,退役后就被安排调到了教育部门工作,通过努力,终于成为了双林省教育厅的副厅长。原本他是最有希望成为厅长的,可是去年在与现任厅长角逐时,背后让人告了一状,所以失去了升迁的机会。

  于宏基的性格比较直爽,又加上最近点背,想是被人打压得英雄气短,所以两杯酒下肚,拉着张清扬的手就诉苦。“兄弟,我一直都知道有人在背后搞我,可是苦于没有好的办法应对,这次多谢你顶住了上层压力,不惜得罪袁厅长也要帮我,要不然老哥我这回可真要卸甲归田了!”
  张清扬不了解这个人,所以不便多说什么,只是很礼貌地客气道:“于厅长,我这是公事公办,你别误会,用不着感谢我。”
  于宏基的眼睛都红了,又举起酒杯说:“兄弟,我知道有些话你不方便说,可是我不怕,大不了他们就办了我!我可和你说啊,你们的袁厅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心眼小,以后你要处处小心了!”
  张清扬心念一动,看来于宏基还不知道事情真正的原因,一直把袁厅长当成了敌人,并不知道袁厅长也只是顺水推舟,所以就说:“于厅长,其实这件事也怪不得袁厅长,是我们监察室的一位副主任组织材料调查你的,袁厅长……也只是被人……”
  于宏基并不傻,马上就听出了张清扬话中的意思,机警地说:“我也没得罪你们监察室室的人啊,这是怎么回事?”
  张清扬便解释道:“这位副主任叫高杰,听说他有位表弟在你们教育厅,正准备提副厅,可是没机会……”
  “他妈了b的,原来是这个小子,我知道是谁了!”张清扬的话一点明,于宏基就听懂了,他气愤地拉着张清扬的手,很是感动地说:“兄弟,我和你非亲非故,可是你却这样帮我,我……我太谢谢你了!哥哥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以后你要是有困难,我肯定出手相助!”

  张清扬点点头,话锋一转说:“于哥,今后你想怎么办?”
  “哎,我能怎么办,现在官场风气太差了,靠的就是上面有人。自从提拔我的那位副省长退休以后,就总有人想动我,总找我的麻烦。我也想好了,就随他们去吧,万一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就……哼,临死前也要拉个垫背的!”
  “于哥啊,你的想法太悲观了!”张清扬感慨一声,突然又想起来一事,就笑道:“于哥,那你和我们的袁副厅长是怎么回事?”
  于宏基听张清扬问及此事,脸竟然红了,苦笑道:“其实我和他并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党校的同学,当年我们一同看上了一个女人,结果那个女人成了我老婆,也就是你的嫂子,所以在老袁心里吧……他这人好强,总觉得不舒服!”
  “哈哈……”张清扬放声大笑,同时心里也放了心,只要袁副厅长与于宏基的过节不深,他就有办法化解这次的危机。
  “妈的,你们监察室那个姓高的太损了,真是缺德!他那表弟我认识,平时还对我挺恭敬的,可真是没想到……”于宏基一想起此事就气愤,用力地拍着桌子,大手把桌子拍得“啪啪”直响。
  “于哥,你还是想想办法吧,以你的年纪而言,还有很大发展潜力!”张清扬暗示道。

  “兄弟,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帮老哥一把?我是没什么好法子,他妈的最近太背了!”于宏基心里明白,张清扬恳这么说,那他的心里就一定有了好办法。
  “也不是没有好的办法,”张清扬喝了一口酒,故作神秘地说:“于哥,之前你没有办法,是因为不知道事情真相,还以为是我们的袁副厅长找你的麻烦。可是这次我们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既然他们能背后告你的状,那你为什么不能告他们的状呢?我们可以用他们的方法对付他们啊!”
  于宏基想了想,摇头说:“我不是没想过这个法子,可是告了他们又能怎么样?你们监察室能出自己的丑吗?再说那个姓袁的也不会帮我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