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2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你混蛋你!”贺楚涵一时没忍住,轻声笑了出来,粉拳紧握打了他一拳,眼角也不知是由于悲痛还是开心挤出了些眼泪,她长叹一声,说:“清扬,我还是處女呢。”
  “呃……”张清扬一脸错愕的表情,不知道贺楚涵怎么说起了这个,他惊讶地盯着她。
  “我是想告诉你,随你说我什么,就是不能怀疑我的作风问题,我……我单纯的很!”贺楚涵又解释道。
  张清扬听明白了,贺楚涵从小受的教育比较传统,他接受不了张清扬开这种玩笑。他道歉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张主任,天晚了,我先回家了。”贺楚涵站起身道。

  张清扬明白,这声“张主任”让两人的距离越来越遥远,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贺楚涵已经走出去了好几步远,他很想追上去说送送她,可是脚只抬了抬就放弃了,他知道两人间还是保持点距离好,必竟自己是有未婚妻的人了。想到未婚妻,他就想到了陈雅,好几个月没有他的消息了,两人个干个的工作互不相管,这种恋爱方式也够特别的,只怕全国上下也找不出第二个。步行到停车场,开了还是张素玉送给他的那辆捷达车。其实就以张清扬老妈每年打给他的那些生活费,在好的车他也能开得起,只是现在身份特殊,事事都要注意。

  到了所住的小区,迎面摇摇晃晃的开过来一辆黑色奔驰车,张清扬猜出来里边的司机一定是喝多了,所以一打方向盘,就把车停在了边上的停车位上,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纠纷。却没想到他的车停下来后,那辆奔驰车也停了下来,并且向这边打着方向盘,紧紧贴着张清扬的车停下来。张清扬无端的就想发火,总感觉心里有些气闷,想来是因为贺楚涵的原因。可是当他看到奔驰车里下来的是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时,也只好无奈地忍气吐声。

  这女人一身铭牌,红红绿绿的却并不怎么好看。身材较丰满,双胸挺拔,看样子与张鹏年纪相访,是位成熟的少丨妇丨。她模样虽并不如何惊艳却颇有些高贵的气息,明眸皓齿、红唇粉脸,身上挂满了灿烂夺目的首饰,想来不是富豪的晴婦就是位独自经商的女富婆。张清扬知道自己所住的小区是江平的富人区,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他也从车上下来,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女人一手拎着最新款的lv女式包,另一支手上夹着根长长的女式香烟。两人相隔并不远,张清扬走在后边已经闻到了她身上的酒味以及香水味,浓浓的各种味道搀杂在一起,令人感觉头晕目眩。

  就在张清扬走在后边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前方“哎呀”一声,美丽少丨妇丨就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雪白的脚,看样子是扭到了。张清扬快走几步跟上去,低下身体客气道:“小姐,你没事吧?”
  “哈哈,叫啥小姐啊,叫大姐还差不多!”见到猫腰关心自己的男人是位白脸小帅哥,女人的酒意上来了,就起了调逗之心,看得出来她也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张清扬忍住不快,问道:“你伤到脚了吗?用不用我扶你?”
  “好啊,你扶我吧,我脚脖子好像崴了一下,大兄弟,麻烦你了,6号楼3单元601。”女人很是風騷地伸出手来。
  “啥!”张清扬一阵惊讶,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邻居。

  “怎么啦,你好人做到底,把我送回家吧。”女人大大咧咧地说,仿佛见到张清扬以后酒意醒了一半。
  张清扬没有办法,伸手就揽住了她那如柳条一样柔軟的细腰,女人的一支手就趁机搭在了他的肩上
  美女少丨妇丨家中装修得十分豪华,令张清扬叹为观止,真是想不到住在自己对门的女人如此有钱。他把女人放在沙发上,此时她如一滩乱泥似的横躺在上面。望着酒醉得越来越严重的少丨妇丨,此刻张清扬就有些害怕了,万一女人突然清晰过来大喊大叫说自己強奸她,那么他就有口难辩,这种事又不是没有发生过,有时候好心往往办了坏事情。
  第245章 邂逅邻居
  他想要马上离开,所以就对沙发上的少丨妇丨说:“小姐,你好好休息,我要回家了!”
  “等等,你别走!”少女突然挣大了眼睛,一伸手就拉住了张清扬的手臂,很精明似地说:“帮我倒杯水。”
  张清扬真怀疑这个女人是真醉还是假醉,瞧她刚才说话时的神态,好像意识很清楚,只是这一身的酒气以及身上凌乱的衣物,又充分说明她是真的喝醉了。他望见一旁有饮水机,就为她倒了一杯冰水,然后递过去说:“给你。”

  不料少丨妇丨却是白了他一眼说:“我手抬不起来,你喂我!”
  张清扬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命令自己,可是他望着少丨妇丨那趾高气扬的表情,又怎么能和一个酒醉失态的女人计较,便一支手伸向她脖后把她扶起来,一手喂她水。女人喝完了,也知自己刚才被他揩油,却不以为意地说:“小帅哥,你怕啥啊,看你这样……还是处男吧?”
  张清扬厌恶地看了她一眼,松开手起身道:“我回去了。”
  “喂,你着什么急啊,我喝多了,需要人照顾我,你就这么走了……能放心吗?”少女挑逗地望着张清扬,抬起赤条条的白腿。
  “我看你挺清醒的,不用人照顾。”张清扬冷冷地说,他又怎么会对这样的女人动心,更何况他可不敢无顾生些事非。
  见誘惑不管用,女人又接着说:“小兄弟,今天晚上别回去了,就在这陪姐姐吧,姐给你钱……怎么样?”
  这次张清扬就不客气了,扭头就走,不顾身后的女人在后边咯咯地笑。不过张清扬终是有些不忍心,就在他要出去的时候又回头补上一句:“我就在你对门。”他本来还想说“你有事就来找我”,可由于对这少丨妇丨实在没什么好感,所以就忍住了没说,可他话里的意思却是表达出来了。
  张清扬今天晚上没有喝多少酒,回到家中洗洗就躺下了,可是翻来翻去的怎么也睡不着觉,他的脑中在想着酒桌上监察室的那几位副主任的表现,看得出来他们对自己现在都是抱有观望的态度,那是面热心冷,都想看看自己今后的工作如何开展。
  他深知机关与基层的工作不同,在基层中越能干就越能得到好评,可在机关里有时候干得事情多了反而让领导厌烦,那样会显得不尊重上级,领导没有用似的。为此,张清扬为自己订下了一条今后工作的准责,就是小事交给下面的人处理;大事过问领导后再作批视,总之自己在监察室工作的这段时间,一定要平稳过渡,韬光养晦,低调工作。
  迷迷糊糊的就有了睡意,可就在刚要睡着的时候,就听到门外有人在敲门。他狠下心来不理,却没想到门外喊了起来:“大兄弟,你快开门啊,快点!”
  张清扬听是隔壁美少丨妇丨的声音,担心被楼上楼下的听到,慌忙穿着睡衣出来了,心烦地拉开门,没好气地说:“大半夜的不睡觉,有事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