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前的时候,张燕上门,递给楚天齐一张名片。为了万一找对方方便,楚天齐便把几个号码都存到了手机上,对方家里电话除外。
  在那次见面的时候,两人约定了一月为期,即在二月十日前,张燕要给楚天齐一个回复。如果到时不回复,视为鹏燕、鹏程两公司不同意楚天齐提出的条款,任由成康市政府采取任何正常手段。
  在前些天的时候,楚天齐一直记着二月十日这个日子,心中也在盘算着对方会是什么态度,并做出了各种假设,还给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等到听说省纪委查档案、复印资料的事后,楚天齐反而不着急了,并评估着早或晚解决的各自优、劣势。
  在规定期限之内,张燕来电话了,但究竟会是什么态度呢?先接通,听她怎么说,这样想着,楚天齐便去按接听键,可对方却正好挂掉了。

  正在一楞神之际,桌上固定电话又响了。楚天齐放下手机,去看固定电话上的来电显示,正是刚才打手机的那个号码。他想了一下,待铃声又响过两次后,才拿起电话听筒,说了声:“你好,哪位?”
  电话里停顿一下,才响起了声音:“楚市长,我是张燕呀,您没有我的号码?我刚给您打手机了,您没听到?”
  “我出去了,刚回办公室。”楚天齐淡淡的说,“张总,你有什么事吗?”
  “楚市长,您是真忘了,还是……”停了一下,张燕语气很柔,“咱俩可是有一月之约呀,您难道忘了?我可是很当回事的,这也未免太伤我的小心脏了。”
  “哦,马上就二月十号了,你说吧。”楚天齐声音依旧很淡。

  张燕语气更柔:“楚市长,您上次提的条件太苛刻了,能不能再变通一下,我实在不好做工作,我是很有诚意的。”
  在年前得到程爱国再次点拨后,楚天齐又慎重的思考了这件事情,确实有再退一步的打算,准备给对方再留出一些谈判余地。但现在不明白对方的想法,而且前任又被纪委盯着,自己还是谨慎回答为妙。于是,他冷冷的说:“张总,从一月九号到现在,四周已经过去,马上就到约定期限,你现在却说出这样的话,谈何诚意?你就给个痛快话吧。”
  手机里一下子没了动静,过了足有一分钟,张燕的声音才缓缓传来:“楚市长,你也太……太耿直了,耿直的有些冰冷。好吧,我全部接受你上次提的条件。”
  对方的回答,是楚天齐一开始最期望的结果,可现在听到对方如此一说,他的心里并没有应有的快意,反而更多的是不安。他也说不清究竟是因为什么,但确实就是不踏实。可对方已经给了肯定回答,他自然不能自食其言了。
  可能是久久听不到回应,张燕又追问着:“楚市长,怎么,你要反悔?这条件还不行?难道非要把我们彻底赶出成康,你才满意?”

  “我说反悔了吗?我说话算话。”楚天齐“嗤笑”一声:“既然你同意了上次我方的条件,那你发一份传真过来,把刚才的观点和具体条件列出来。”
  “好吧。发到哪?”张燕的声音略有一些疲惫。
  “我让小李联系你。”说完,楚天齐挂掉电话。拿起内线电话,拨了出去。
  下午将近四点,市长办公室。

  王永新坐在办公桌后,心情多少有些不悦。他可是听汇报了,上午楚天齐专车就出现在了成康市区,那肯定是回来了,按说怎么也该来报到一下呀。
  “叮呤呤”,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王永新拿起了电话听筒。
  电话里立刻传来声音:“市长,我回来了,现在有时间吗?我去汇报工作。”
  “来吧。”王永新答了一声,放下了电话听筒。
  很快,楚天齐敲门走了进来。不等对方发问,他进门便说:“我快中午的时候到了成康,吃完饭已经快下午一点,担心打扰市长休息,便打算下午一上班就来。下午刚两点半,正准备来汇报,就接了一个电话,又等了一份传真,所以现在才过来。”说着话,楚天齐已经到了办公桌前,把一张纸递了过去,“请市长审阅。”

  瞟了眼对方,王永新接过纸张,看了起来。刚看了两眼,他再次抬头看看对方,然后继续看着纸上内容。连续看了两遍,才把纸张放到桌上。此时,他的脸上堆满笑容,用手示意着:“坐,坐,坐下说。”
  楚天齐坐到了办公桌对面椅子上。
  笑咪*咪的端详了对方一番,王永新道:“没想到,真没想到呀,他们竟然会答应这条件。那两个烂尾工程可是老大难,既无法推进,也影响整个城市规划,却又很难解决。现在好了,他们承诺这么做,那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对了,看对方的语气,春节前你就提出这个条件了,怎么没听你说?”
  楚天齐说:“当时张燕来谈判,双方谈的很艰难,一直都是各说各话。说实在的,我们是有一些理,但也并不是很充分,尤其以前的那些手续对我们特被动。反而是他们手里握着白纸黑字合同,又有以前给市政府发的一些函件。从当时的情形看,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修改个别条款,我们尽量再争回一些公平。可当时张燕根本就没有这个意向,一直绷的很紧,我也是骑虎难下,才提出了这个苛刻的条件。

  当时只是期望着,用这种方式以逼促谈,也没有抱太大希望,更不会想到他们能同意。我自己心里还没底,也就没向市长汇报这事,要是不成的话,我岂不成了口出妄语吗?刚才她给我打电话后,我还担心空口无凭,才让他发份函件,只到拿上这份函我才过来。说实话,就是有了这份函,她会不会临时反悔,也说不准。”
  “应该不会,不过也有可能,这条件确实……”话到半截,王永新站起身来,又说,“咱们去找薛书记,先向她汇报一下,听听她怎么说。”说着话,拿出手机拨打起来。
  二月八日,上午十时,成康市委楼第三会议室,十一名市委常委悉数在座。
  环视众人一周,薛涛说了话:“同志们,现在开会。今天召开这个紧急常委会,只有一个议题,讨论成康市政府与鹏燕和鹏程公司的谈判结果,先请楚天齐同志介绍一下基本情况。”

  楚天齐说了声“好的”,开始介绍:“去年十一月十日,在成康市委常委会上,市委授权我与河西鹏燕建筑公司谈判,处理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烂尾工程。常委会后,市长专门主持市政府会议进行动员,我也分别召开了专题会议,进行分工强调。从十一月十七日到十二月一日,我方分三次发函,提出我方观点,并要求鹏燕公司派人到成康市政府商谈。
  对方则分别给予回函,最后一次回函日期是十二月四日,我方收到日期为十二月八日。在三次回函中,对方对我方观点进行逐条驳斥,还提出了索赔要求。并且没有一人到我方商谈,给出的理由很荒唐——‘公司领导没时间’,还让我方派人去鹏燕公司谈判。对方依仗着当时签订的合同,根本不予配合,对我方进行赤*裸裸的蔑视。
  日期:2017-08-29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