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3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儿低着头开始从袋子里往外掏肉了,夏文博一看,再也不想客套和推辞了,尼玛,那可是香喷喷,红艳艳的卤水猪蹄髈,这玩意不要说自己好久没吃过,就算是天天吃,一看到它,自己还是忍不住会食指大动的。
  他赶忙找来了两个一次性的茶杯,筷子只有一双,他洗洗手,准备直接用手了。
  柳儿收拾好以后,看着眼前的杯子和筷子,忙说:“我刚吃过饭的,我.......”
  “哎呀,谁没吃过饭啊,这不是饭,是肉,我总不能看到好吃的就把你赶走,那可有点不够意思,哪怕你少吃点,假装吃,这样我才能吃得心安理得对不对!”
  柳儿‘噗嗤’一下笑了,她真没有见过,这人能如此坦白的说出他心里的想法。
  “好,我陪你吃!”
  两人都倒上了酒,夏文博在倒酒的时候,给自己到的满满的,但给柳儿只是到了半杯,不是他舍不得酒,他想女人喝酒总是要差点,再说了,自己也不能让人家喝醉在自己的房子里吧?
  柳儿的心中却是一荡,从来,几乎所有的男人只要和自己喝酒,都恨不得把自己灌醉,一个个用上各种借口和名目,不断的给自己灌酒,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在无声无息中关怀着自己。
  柳儿想不感动都很难了!
  “来,我们碰一下!庆祝我们的相识!”夏文博说着话,举杯一碰,喝下一口。
  一股热流顺着喉咙,刺啦啦的往下穿去,好舒畅,好过瘾,也好辣,可是夏文博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才是男人的感觉。
  “你酒量真好!”柳儿呡了一小口说。
  “还成吧!你好像也不错的!”
  “我天天喝酒,当然也说得过去,可我不喜欢喝酒!”
  “但你开了一个酒楼!”
  一提到酒楼,柳儿的神情顿时黯然。
  夏文博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忙又说:“来来,喝酒。”

  柳儿没有举杯,幽幽的说:“这个酒楼是我和第一个男人开的,那时候我并不管酒楼的生意,后来他出车祸了,我才接管上,后来,我遇到了另外一个男人,他是外乡人,我谈不上多爱他,但觉得有个男人帮忙也好,因为一个女人打理一个酒楼太辛苦,我想要找个人忙我!”
  夏文博点点头:“我理解,我也听说了,说你们结婚时间不长他就......哎,人生啊,总有许多事情是让人无法左右的,我们有时候很渺小,很脆弱!”
  柳儿一下哭了,眼泪顺着她美丽的脸颊不断的流淌起来,这让夏文博有点措手不及,他搓着自己的双手,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忙把旁边的餐巾纸拿出一些,递给柳儿。
  这时候,让夏文博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柳儿一下子扑进了夏文博的怀里,痛哭起来。
  夏文博既不能用力的推开她,也不能仍凭柳儿抱着自己,他真的左右为难,而柳儿那饱满,细腻并富有弹性的胸,也完完全全的压在了夏文博的胸口。
  夏文博此刻没有办法让自己全然淡定,毕竟怀中抱着的是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女人,他有那么一点点小激动,可是,他很快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自己和她不过是萍水相逢,而且,这还是一个被生活苦难在不断磨砺的女人,自己怎么能有其他的想法呢?
  夏文博对自己有些鄙视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说:“柳儿,你已经扛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以后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

  “我不会幸福的,我是一颗灾星!”柳儿抽抽搭搭的说着。
  “胡说,有人会运气不好,但那绝不是上天的安排,听说过一句话叫苦尽甘来吗,在挺一下,或许你就会有幸福!”
  柳儿抬起泪眼婆娑的脸,看着夏文博:“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就拿我说吧,我现在倒霉透了,你当我愿意做这个副乡长啊,我是惹了大人物,被贬下来的,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这不是过的挺好吗,有肉吃,有酒喝,还有一个美女陪着,你说我是不是很享受!”
  “啊!”柳儿这才发现,自己抱着夏文博,她慌乱的放开了手,准备往门口跑,但跑了两步,她又停下了,不好意思的转过身。
  夏文博哈哈的笑了,说:“我可没有占你便宜,你用不着跑吧!”
  柳儿羞红了脸,回到了沙发上。
  夏文博饶有兴致的看着不好意思的柳儿,问:“对了,我怎么感觉你在酒楼的时候很泼辣,这会变了不少!”
  柳儿一面擦泪,一面说:“在酒楼我是装的,我要不那样,谁都想欺负我,一个女人支撑一个酒楼,太难了。”

  夏文博也深有同感的点点头:“我理解,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把酒楼打出去,找一个合适的事情做!”
  “想过,咋不想啊,可是在这里谁接得住这个盘子?我做了好些年,但生意一直都做不起来,每月几乎没怎么挣钱,但想不做也没其他路子。”
  “不会吧,你不挣钱!”
  “说出来你不相信,真的不挣钱,勉强能保本,但我的房子是自己的,要是把房租在算进去,肯定还是亏钱,东岭乡就这么大一点,平常百姓也不会上去吃,全靠这些单位,可是单位也不能每天都去吧。”
  “哎,这到也是!”
  夏文博摇摇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他正要说话,电话响了,他给柳儿示意一下,接通了电话,电话是斐雪慧打来的。
  “文博,你在那里过的怎么样,吃的惯吗!住的好不好!”
  “雪慧啊,我这还行吧,吃的肯定没城里好,不过慢慢就习惯了!”
  “那,要不我给你找人捎点你爱吃的东西!”
  夏文博忙说:“不用,不用,真想吃这里还是能买到的,这不,我正在吃一家酒楼的猪蹄胖。你要不要也来几口!”夏文博开了一句玩笑。
  “且,知道我吃不上还逗我,不过等我有机会去了,你一定的请我吃呦!”
  “那是,那是!”
  斐雪慧又说:“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让你解个气!”
  “奥,什么事情啊,快说,快说!”
  “那个陷害你的蒋汉明啊,昨天晚上喝酒喝醉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回家的路上,醉倒在自己家门口,一条胳膊给摔断了,五六颗牙齿也甩掉了,据他说是有人从背后抓着他往石阶上撞,可是问他情况,他又稀里糊涂的说不清楚,大家都觉得他是喝醉了自己摔的!”
  “我的天啊,我刚刚给一个人讲老天是不会有什么安排的,但现在看来,嘿嘿......”夏文博一想,还是不能说,不然柳儿得多伤心:“嘿嘿,活该他倒霉吧,谁让他酒量一般,还喝那么多,好好,我很舒服!”
  “我就知道你听了会很舒服的,另外啊,有什么需要一定告诉我,我会帮你、”
  “好的,好的,谢谢美女啊!”
  夏文博心中除了蒋汉明受到惩罚而高兴之外,还有对斐雪慧的关心感到幸福,每次想到斐雪慧的时候,夏文博的心都是软软的,这个女人一直在吸引这夏文博的思念。
  放下了电话,柳儿悠悠的说:“是个大美女吧!”

  “嗯,还行啊,过去的一个同事!”
  “你爱她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