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31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乡长,他们说你找我!”李修凡招呼了一声,有对着柳儿说:“咦,要钱来了。”
  柳儿点点头没说话。

  夏文博说:“是啊,是啊,我找你吧工作交接一下,不知道李乡长有没有时间,方便吗!”
  “方便的,走吧!”李修凡扭头和夏文博又往楼下走。
  夏文博他们三人到了二楼,夏文博对柳儿笑笑,挥一下手,和李修凡进了办公室,柳儿在外面呆了呆,低着头找乡会计去了。
  夏文博和李修凡的交接是很顺利的,在交接的时候,李修凡难得的说了好多话,给夏文博交接的最彻底,提醒的也最仔细,哪个村是什么情况啊,村长和村委书记是什么脾气啊,他们的人口,特点等等,夏文博心中也是很感激的,是不是真心一眼都能看出来,这个李修凡在外面和自己不敢说太多的话,但还有种植环境等等,都给夏文博说了。
  这会他表现出了一种渴望友谊和被人认可的心态,夏文博也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和他说了一些自己的情况,也诚恳的希望对方在以后的工作中能给与自己一些提醒和帮助。

  李修凡连连的点头答应,说只要夏文博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的地方,他一定会尽心尽力。
  夏文博发现,在东岭乡的这两天时间,唯独李修凡对自己是真诚的,他既没有对自己轻视,也没有对自己防范,更没有想给自己设陷挖坑的企图,这太难的了,东岭乡总算还是有一个正常的人。
  抱着一大堆资料,夏文博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在吃完午饭之后,他连午觉都没有睡,整个下午都用在看文件,学资料上面,虽然还只是看了一小部分,但他还是发现,东岭乡各村农业生产不容乐观。
  且不说每亩的产量严重不足,而且种植的品种单一,根本没有多少个号附加值的农产品,其他养殖,水果,蔬菜也都是零零散散的仅够当地村民食用,并没有把它们转换成一种过剩的产品拿出去销售。
  这就是当地村民的收入远远落后于其他乡镇,在恶性循环下,当地人种植的积极性也大打折扣,很多村里的青壮年劳力都宁可在外面四处打工,也不愿意回来种地务农,到处都是留守村,留守儿童和妇女老人。
  土地的荒芜度也相对较高。
  当然了,制约当地发展农业和多种种植,多种经营的还有一些外在的因素,比如水利灌溉的落后,交通道路的不畅,还有科技文化的缺失。

  要把东岭乡的农业生产搞上去,将是一个综合的多项提升,这对于仅仅是一个副乡长的夏文博来说,无异于一个严峻的挑战。
  他按卷长思,邹起了眉头。
  门外传来‘咣咣咣’的敲门声。
  “请进!”夏文博喊一声。
  那扇木门‘吱呀’一响,被推开了,门口出现了一个有点怯生生,还有点紧张的面容。
  “柳老板,你怎么来了!”夏文博惊讶的发现,门口站着的是夕月酒楼的老板娘柳儿。

  “我,我来给你送酒的!”柳儿把手动了一下,显示出手上的几瓶酒。
  “送酒!”
  “是啊,你不是让我帮你买红星二锅头吗!”柳儿站在门口,迟疑着,没有进来。
  夏文博一愣之后,笑了,自己什么时候让你买酒了,这不是当时你为了欺骗高乡长临时想出的法子吗?
  “呵呵,请进,请进!”
  柳儿小心翼翼的走进来,坐在了那条沙发上,低着头说:“我不姓柳,我姓江,小名叫柳儿,所以大家都这样叫我,你也叫我柳儿就好。”
  她说话的语气很腼腆,这让夏文博都有点不敢相信了,这还是在酒楼那个张牙舞爪,尖牙利齿的柳儿吗?她此刻的样子和昨天在酒楼给自己的印象截然不同,一点影子都看不到了。
  “好好,那谢谢柳儿啊,这酒多钱!那一包是什么!”
  夏文博指一下柳儿放在茶几上的几瓶二锅头,和一个塑料袋子问。
  “这是我店里煮的熟肉,我给你切了几样,酒你不是已经给过钱了吗!”
  夏文博忙到自己办公桌边,从抽屉里摸出了钱包,掏出了一张百元大钞,想想怕不够,又拿出一张,过来递给柳儿。
  柳儿也已经站起来了,用手推着夏文博的手:“你这是干什么啊,我怎么能要你的钱!”
  “你当然得要,不然东西你带走。”
  两人推来搡去的,一个要给,一个就不收,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夏文博的手碰到了柳儿的胸口,饱满,弹性,温热等等触觉一下传进了夏文博的中枢神经,这别样的感觉让他浑身一颤,忙丢开了手。
  柳儿也一下红了脸,发觉自己一只手死死的正捏着夏文博的手腕,赶忙松开了手。

  “我,我是来感谢你的,今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用这个借口吗!”
  夏文博沉默片刻,点点头:“知道!”
  柳儿一下张大了嘴:“你知道!”
  夏文博‘嗯’过来一声,说:“你挺勇敢的,对那样的人,就该如此。”
  柳儿难以置信的看着夏文博,他什么都听到了,但他没有躲避,他敲开门就是为了保护自己,他和自己非亲非故,却愿意冒着得罪顶头上司的风险,他和自己想的一样,是一个好人,一个充满了正义的好人。
  “你为什么要帮我?”
  夏文博想一想,慢慢的说:“因为我是个男人,在听到一个女人受到侮辱的时候,我必须挺身而出,其实,也没有什么原因吧,今天遇到的是你,换做别人,我一样会那样去做!”
  “谢谢,你,你不会笑话我吧!”柳儿有些担心的说。
  夏文博哈哈一笑:“我凭什么笑话你?严格来说,你比我勇敢的多,你敢扇他一个嘴巴,我就不敢,我甚至还要装着说是找人,应该是你笑话我,笑话我的懦弱和胆怯才对!”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没有你,我今天不定会怎么样呢!”
  夏文博见柳儿有些着急的涨红了脸,就不想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了,说:“好了,好了,我们忘记这件事情,先坐下来,讨论一下这个酒的事情,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个酒!”
  柳儿小脸红红,一笑说:“昨天你们喝酒的时候,我听你和别人说的,我记住了!这几瓶酒算是我送你的,好吗!不要让我心里过意不去!”

  夏文博发现,这个女人在今天正慢慢的改变着自己的看法,她不仅会羞涩,会胆怯,还很真诚。
  “那行吧,我反正也说不过你,不过仅此一次!”
  “好啊,好啊,对了,这些熟肉还是热的,要不你就着喝点,我知道你们乡上的伙食差的很,你刚来,肯定吃不惯。”
  “呵呵呵,这你都知道,不瞒你说,今天在伙食上吃了一天,哎,那菜做的,比猪食还难吃!”
  柳儿抿嘴一笑。
  “你笑什么,我说的真的!”
  柳儿还在笑,不过眼中露出了小女孩一般的调皮表情:“那样比喻,好像你吃过猪食一样。”
  “啊!哈哈哈,是,是,比喻不当,比喻不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