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1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怎么不早点说,我好给你弄点吃的呀!”

  “我以为你会问我的。”
  “我……”张清扬一阵无语,又是气又是好笑。
  半个小时以后,张清扬把亲自下厨炒的两个菜端上了饭桌,当望着陈雅大口吃饭的时候,他真有些哭笑不得。他起身为她泡了杯茶,茶叶还是她上次留下的那种。
  “以后饿了就说,我……我有时候很粗心。”张清扬惭愧地说。
  “我想学做菜,你会教我吗?”也许是担心总这么饿着,所以陈雅想要靠自己了。

  “好啊,我有空就教教你。”
  “谢谢你。”陈雅不合时宜地表示着礼貌。
  张清扬一阵挠头,苦笑着说:“我是你男朋友,不用说谢谢。”
  陈雅点头不说话,一会儿就吃好了,把筷子一放,说:“我吃好了。”
  “饱了吗?”
  “嗯。”
  “对不起,今天是我大意了,忘记问你吃没吃饭了,是我不好。”一想到让人家饿了一下午,张清扬更加内疚了,主动低下了头。

  “你还可以……”陈雅瞥了他一眼说道。
  张清扬一阵心热,真没想到她也会对自己说出较中庸的评语。他认真地看着她靓丽的脸,突然觉得眼前的少女越来越可爱了。
  京郊某处,峰峦叠嶂,远远望去破旧的城墙盘旋曲折,延山而上,这正是有名的“野长城”。这些曾经是长城的旧址,但因没有被人工修缮,早已经破败了,可它的古色古香以及周围的青山绿树也吸引了不少游人。在苍松翠柏中,隐隐可见一处红砖青瓦的别墅群,任谁都知道这里非等闲之地,果不其然,当游客们好奇地走近时,在小路口就会被荷枪实弹的武警拦下,这让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这片别墅群所代表的是什么。原来这片别墅群就是最高决策层直属重要干部的休养所。

  张清扬与陈雅就坐在陈新刚面前,已经交谈近半个小时了。别墅群从外面看起来简朴无华,可别墅内红毯铺地,紫幕环墙,客厅正中央是一幅巨型山水画,画的内容是祖国内的万里河山,乃出自名人之手。由于门口站着两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所以自然就有一种大气庄严的气氛扑面而来。陈雅静静地喝茶,一句话也不说,在父亲面前,陈雅的表现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张清扬总觉得陈雅好像有些害怕她的父亲。

  张清扬与陈新刚交谈甚欢,谈军队,谈国家,谈政治……陈新刚声音有力而威严,话语中处处流露出聪慧,外界都在传言陈新刚将来会成为军队中名义上的二号实际上的一号人物。而现在刘、陈两家结亲,陈新刚将在军中得到刘家的大力支持,此传言就有很多是真实的成份了。
  张清扬与陈雅一同来的京城,当这二位共同出现在陈家的时候,无人不称奇,大家都觉得他们才是天生的一对。陈新刚工作很忙,只好在这里接待了张清扬。与他坐在一起,就有一种随之而来的压抑感。他与张清扬谈话的时候,眼睛不停地在陈雅的身上扫来扫去,点头微笑道:“清扬啊,小雅认识你以后,她变了很多。”
  张清扬一阵纳闷,心说自己一共也没和她见过几面,这就让她的性格改变了吗?真是可笑至极,他可没发现陈雅有什么变化。可还是扭头望着陈雅笑,陈雅如玉脂一般的皮肤有些泛红,略显羞涩。张清扬心中就是一跳,还以为她是冷血动物呢,真没想到她也有红脸的时候。
  第238章 韬光养晦2
  “伯父,小雅很好。”张清扬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说着客气话。
  陈新刚微笑着点头,说“清扬啊,这丫头的性格……也怪我啊,从小就让她在军队中打打杀杀的,性子都冷了,你……好好对她吧。”
  “伯父,您放心。”张清扬很是真诚地说。
  陈新刚很有深意地看了张清扬一眼,神秘地微微一笑,说:“清扬,这次订婚,你都准备好了吧?”
  张清扬漠然点头道:“订下也好,这件事……还是听长辈们的吧。”他懂得陈新刚问这话的含义,想来他是明白自己心中对这门婚事是有抵触情绪的。
  陈新刚听后便笑得很开心的样子,说:“好,好啊……”其实陈家这一年来一直都在观察着张清扬,对他在珲水的表现那可是了如指掌。

  又过了一会儿,陈新刚的秘书过来敲门,说是快到军委会议的时间了。陈新刚只好送走了张清扬二人。重重地拍着他的肩膀,一脸的欣慰。
  走出了陈新刚的别墅,那种压抑感也随之消失,望着身边穿着蓝色大衣的丽人,张清扬就笑道:“我以为你只喜欢穿白色的衣服。”
  陈雅停下脚步皱了下眉头问:“不好看吗?”
  “好看,”张清扬赶紧微笑着,“我们现在去哪?”
  “我也不知道。”陈雅有些局促地说,因为别墅群内人来人往的,行人无不都多看他们两眼。

  “那听我的?”张清扬试探性地问道。
  “好,”陈雅声音清丽。
  张清扬心中大悦,指着山上说:“那你陪我爬野长城吧。”
  陈雅明显不乐意,可勉强点头道:“好吧。”
  两人走出别墅群,张清扬的内心就觉得仿佛是鸟飞出了鸟笼似的。今天风和日丽,来这里的游客不少,望着那些相互搂抱在一起的青年情侣,张清扬便有些羡慕,心想如果今天陪自己的是刘梦婷或者梅子婷,那就更好了。他虽然不讨厌陈雅,与陈雅这种美女走在一起也很有面子,可是他觉得要让自己对她产生感情好像有点难度。虽然现在与她沟通起来不算太麻烦,可他还是觉得很别扭。
  延着山角的小路向上爬去,这里的城墙都破败了,有些方砖青石都有些松动了,所以两人走得很是小心。望着前前后后的情侣们,张清扬突然大着胆子说:“我们是男女朋友,我可以拉你的手吗?”说完之后心中好笑,感觉自己就像是欺负小女孩儿的骗子。
  陈雅站在原地一脸的为难之色,撅嘴说:“明天才订亲呢,现在……不好。”
  “那算了吧。”张清扬索然不味,闷头向上爬去,把陈雅落在了后头。可还没走几步,陈雅又跟了上来,怯生生的小手悄悄握住了张清扬的大手。握着她那柔軟润滑如美玉般的小手,张清扬就感觉手心捏着一块上古的美玉,他侧头好奇地打量着陈雅,真是猜不透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只听陈雅声音悦耳地说:“反正早晚都要拉手的。”
  望着她那天真无邪的脸,张清扬就长叹一声说:“如果不喜欢,我不会勉强你的,可是小雅,我们要试着多接触,你……你也要试着学会恋爱,慢慢接受我。”
  张清扬现在越来越理解面前女子的可怜之处了,想想她从小缺少关爱,在不懂得什么是恋爱的情况下还要和一个不喜欢的男人结婚,以后只怕生活不会怎么幸福。所以他就想让陈雅了解这个社会,尽可能的改变她对生活的态度,让她多了解一些人生的五味。

  陈雅像是听懂了张清扬的意思,一个劲儿地点头,然后仿佛很坚难地说出一句话来:“我不懂的,你教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