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7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省纪委不去,特批时间已经快到了,楚天齐便选择了今天赶往定野市。他今天并不直接到单位,而是要先去拜访程爱国,把自己带的干口蘑和其它土特产带去,并向对方讨教一些事情。然后根据时间早晚,再决定是否在定野住上一晚。
  晚上八点半,楚天齐出现在程爱国家里。
  其实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楚天齐便到了定野,联系了程爱国,是程爱国要求他这个时间点去的。
  进家的时候,是程爱国妻子开的门。看到楚天齐带着一堆东西,程妻很为难,喊下了在楼上书房的程爱国。
  程爱国从楼上下来,扫了一眼楚天齐手里大大小小的盒子,严肃的说:“楚天齐同志,你这是干什么?”

  一看对方的架势,楚天齐忙解释着:“部长,这就是一点口蘑,还有就是一些草药,草药占地方。我记得您说过,阿姨睡眠不好,正好我父亲是多年的赤脚医生,对草药很在行,就专门弄了这些草药晒干,这次我就正好带来了。”
  “是吗?”程爱国还是一副质疑口吻,但语气缓和了好多。
  楚天齐赶忙打开几个礼品盒盖,解释着:“主要是这样方便携带,其实这些要是放在编织袋里并没多少。”
  程爱国脸色马上“阴转晴”:“让你费心了,替我好好谢谢你父亲。”
  程妻也马上说:“谢谢,谢谢,要是能提高我的睡眠质量,那就太好了。”说着,接过了那些盒子。
  楚天齐取出提前打印好的煎熬方子和服用方法,向程妻做了详细说明,然后和程爱国到了楼上书房。
  二人坐定,程爱国道:“小楚,今天已经是正月十六了,你可比别人上班晚了将近十天呀。”

  “年前的时候,市委特批我多休十天,还写进了文件,让我补休平时的周六日加班。”楚天齐说,“本来也没打算这么晚才去,结果赶上家里里给我弟弟订婚,就多耽搁了几天。”
  “哦,那是大喜事呀。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后来又在农村待了多年,订婚的事我知道,我和老伴当时也还订过婚呢。”程爱国面带笑容,“虽说订婚并没有法律效力,但在农村人们很看重这种形式,在老辈人眼里,这就是成亲,就差拜天地了。不对呀,农村还有一个风俗,叫老大不娶,老二不婚,你好像也单着身呢吧?”
  楚天齐脸一下子红了,他不知道对方是否知道自己和宁俊琦的事,他脸红还有另一个原因,他想到了关于“升官”的谎言。于是他脸上露着憨憨的笑容,说道:“我弟一直在村里弄果园,他在村里是大龄未婚青年,再不成家就太显眼了。我在外面上班,同龄人好多都没成家,并不显得特殊。”
  “看来你父母都很开通。”说到这里,程爱国话题一转,“过年的时候,见到李部长了,我们一块吃饭。部长说是看到你很高兴,你把我的拜年问候也带去了,还说你比以前胖了一点,也白了一些。我就奇怪了,你以前该有多瘦,恐怕也太黑了吧。”
  对方最后这句话,完全是一副调侃口吻,显见是没拿自己当外人。但楚天齐很奇怪:李卫民怎么知道我胖了、白了?事实上我并没胖呀。
  旋即楚天齐便明白了,李卫民是在以此证明见了自己,是在向程爱国表明两人的亲近关系,这和当时李秘书的嘱咐如出一辙。现在他真奇怪李卫民,当时既不见自己,但又要帮自己,却是为何?
  来不及细想,楚天齐忙道:“上次见李书记,正是我经常下乡那段时间,晒的自然要黑,也更瘦一些。”他这话说的很笼统,似乎给出了时间,却又没有具体到某一特定段。

  程爱国点点头,“哦”了一声,然后话题一转:“这次你多休息了几天,好啊。”
  楚天齐稍微一楞,立刻便明白了,对方这是隐晦的点出自己避开那件事的正确。
  接下来,两人的谈话都聚焦到了工作上,一直谈了一个多小时。但自始至终都没提到“省纪委”三字,也没提到“张洋”和“尤建辉”,不过好多话题却又似乎与某些事情不无联系。
  二月七日上午十一点多,楚天齐赶到了成康市。

  昨天晚上从程爱国家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于是他便和厉剑住在了定野市,今天早上九点多才从定野出发。
  看看时间已近饭点,两人在街边饭馆吃过午饭,返回了单位。正是中午时分,人们在午休或是吃饭,上楼过程中,除了遇到几个基层人员外,并未碰到领导。
  听到楚市长走路声音,李子藤从对面屋子走出来,打开楚市长办公室,并询问吃饭没有。
  屋子里空气很清爽,一层不染,显见经常通风,也每天打扫。楚天齐知道这都是李子藤所为,心中很是高兴,他要对方先去休息,自己也正好休息一下。
  待李子藤出去后,楚天齐插好屋门,先给家里报了个平安,然后去到里屋,脱掉外面衣裤,躺在大床上。
  这几天在家中,虽说市委书记已经特许假期,每天也没什么事情,看着很是轻松,但他的心一直被单位牵挂着。现在置身办公室中,他才觉得心中踏实下来。人其实都有这种感觉,平时忙着的时候,总希望能休息一下,可真正离开工作岗位,忽又觉得缺少了些什么。
  心中踏实了,觉也来的很快,不多时便进入了梦乡。
  当楚天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便赶忙起床,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来到外屋,坐到办公桌后。
  今天刚到,该去向领导报到一下,于是楚天齐叫过李子藤,准备了解一下工作,再分别去见书记和市长。
  由于刚上班一周,单位人们大部分都刚调休完毕,才真正进入正式上班节奏,而且下属单位和办事群众也深谙这点,没有特殊事也不来政府。所以,整个一周下来,并没有什么事情。唯一要说的一件事,就是省纪委的到来。
  整个纪委来的过程,在那次通话中,李子藤已经说的比较详细,后来省纪委便没有再来。今天楚天齐重点问了几个电话中不便细说的事情,李子藤都尽己所知,做了汇报。
  汇总了一下几次的信息,楚天齐觉得,省纪委查案应该不会涉及到自己这段分管工作,而且自己也没做任何不当之事,所有正常工作也都有手续可查,便心中大定。
  在李子藤的汇报中,楚天齐又确认了一些信息,就是省纪委不只是查档案,并复印了一些资料,而且还找市政府的好多人进行了谈话。相比那些被约谈的人,楚天齐和李子藤与张洋、尤建辉没有任何接触,连面儿都没见过,并且都是刚接触这摊工作,反而要更坦然、超脱一些。
  待李子藤走后,楚天齐思考一番,拿起电话,准备联系领导,看对方有无时间。
  “叮呤呤”,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放下电话听筒,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出“张燕”二字,名称下方是一串手机号码。
  日期:2017-08-29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