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53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季人杰自知理亏,听了这话垂下头,没再顶撞。
  李睿道:“你妈在家吗?”
  季人杰打了个机灵,叫道:“你要干嘛?要告诉我妈这事吗?我看你敢?”
  李睿摆手道:“不是,绝对不是向你妈告状,我是找你妈问点别的情况,你放心,我都不跟你一般见识了,又怎么会告你的状呢?你告诉我你家是哪个门,我去找你妈说点事,你下去玩你的。”说完这话却也想到了,季刚家既然在自家楼下的楼下,那是六零二了。
  果不其然,杨经理在旁插口道:“我不认识季主任儿子,但我知道他家是六零二,走吧李处,我带你过去。”
  ~
  李睿笑道:“不麻烦你了杨经理,你回去忙吧,我自己过去行了,今天真是耽误你时间了。 ”
  杨经理受宠若惊,连连摆手:“没事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倒是挺不好意思的,没保护好你的家门……”
  二人客套几句,杨经理乘电梯下了楼去。季人杰虽然不太相信李睿的话,但也没留下,也下楼去了,估计他已经明白,算李睿向母亲告状,他也拦不住,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李睿走到六零二门口,抬手按下门铃,没一会儿见到了季刚的妻子,一个相貌普通的妇女。
  李睿问道:“你好,请问你是季主任爱人吧?”
  那妇女点点头,打量他几眼,居然认了出来:“你是……市委宋书记的秘书,李睿?”
  李睿作为青阳官场的红人,整天跟市委书记宋朝阳屁股后面的,也算是知名人士,被她认出也不惊,是不知道她在哪见过自己,点头道:“对,我是,季主任的情况,相信你也知道了,我需要向你澄清一下,我和季主任并没有私人恩怨,是他自己违法违纪……”
  那妇女脸色铁青的质问道:“既然和你没关系,你又特意跑过来和我解释什么?”言下之意,是他陷害了季刚,因心虚自责,才特意跑过来解释。
  李睿也不生气,道:“我不是特意跑过来跟你解释,我是过来装修房的,但是家门口被你儿子季人杰弄了个乱七八糟,不过我也没怪他,我之所以来找你,是想问问你,几天前过来找你的那个姓王的纪检干部,叫什么名字?”
  那妇女一脸茫然,道:“你在说什么?好乱,我儿子怎么着了?”
  李睿将季人杰干的好事讲了一遍。
  那妇女又惊又气,怒道:“怎么会?我儿子怎么可能做那种事?你有什么证据?”
  李睿耸耸肩:“你儿子自己刚才都承认了。”说着又把刚才偶遇季人杰的事说了。
  那妇女不敢相信儿子能干出这事来,要李睿带她去楼看看。李睿便带她走楼梯间去了八层的家门口。那妇女一看傻了。
  李睿道:“小孩子不懂事,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也不打算为难你们母子,只想请教你,那个姓王的纪检干部叫什么。”
  那妇女警觉起来,问他道:“你打听他干什么?”

  李睿说:“这你不用管,你告诉我他名字行了。”
  那妇女脸色冷冰的道:“我不认识你说的这个人,他也从来没来过。”
  李睿笑了笑,道:“你不说也没关系,回头我调取小区电梯监控,同样能找出他来,只不过,你这样抵赖否认,反倒显得你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来往。”
  那妇女大怒,骂道:“无耻,李睿你真无耻,想不到你堂堂的市委一秘,说话居然这么下流无耻,你想法太龌龊了……”
  李睿笑道:“你别激动,你知道我话里说的不是那种意思,姓王的既然帮季主任给你传话,自然不可能只说我李睿害了他季刚,应该还会有点别的内容吧,如季主任为了少判几年,让你赶紧转移家财或者物古董?这同样是见不得人的勾当。”
  那妇女表情很不自然,忿忿地道:“你少污蔑我们,才没有那回事呢,我爱人一向遵纪守法,从来没收过黑钱。”
  李睿嗤笑道:“这话你还是跟别人说去吧,跟我说,我不会信的。季刚为了毁灭罪证,花了二十万买通市公丨安丨局物证室的主任,这二十万是哪来的?”
  那妇女瞬即接口道:“是他工作这么多年来和我一起攒下的?怎么,我们干了半辈子攒不下这点钱来吗?”
  李睿到这已经意识到,这个女人是铁了心的隐瞒那个“王叔叔”的身份,也愈发证明那个姓王的跑到季刚家里是另有密谋,既然如此,那自己也无须和她客气了,道:“好吧,你既然不说,那我似乎也没必要对令郎高抬贵手了,我这报警,让丨警丨察来处理这事,算令郎是未成年人,不会受到惩戒,但跟丨警丨察打这么一波交道,对他的成长也不好吧?”
  那妇女脸色一下变了,又惊又怕,又羞又气,怒道:“你……你敢……我看你敢!”
  李睿冷笑道:“我是受害人,我为什么不敢?”说完拿出手机,假作拨打电话。
  那妇女吓得一颗心都要跳出胸膛来了,心却是左右为难,实话实说吧,这个李睿很可能找到那位王主任讯问,那老公季刚意图转移非法所得的行径浮出水面了,他将会被判得更重;可要是不说实话,儿子又会面对丨警丨察的训诫,同样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一边是老公,一边是儿子,这可该怎么办啊?

  “不要,不要报警……”
  她彻底慌了神,暂时没有好办法,却明白要先阻止李睿报警。
  李睿此时也考虑到,再针对季刚也没什么意思,季刚已经完了,哪怕自己再抓到他什么罪名譬如转移财产,他也不过是多判几年,而他多判几年少判几年,对自己对老板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当务之急,是抓出那个姓王的纪检干部,姓王的肯定是出自于于和平或者魏海的指使,去与季刚沟通,其被魏海指使的可能性最大,如果细细调查讯问姓王的,说不定能抓到魏海的小辫子,这对老板来说是一个政治砝码,关键时刻可以起到巨大作用的。

  他想到这,心已经有了计较,对那妇女道:“其实我并不关心,季刚在两规后和你密谋了什么,如转移财产来逃避罪刑之类,真的,我一点不关心,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我只针对那个姓王的,绝对不会把你们的密谋曝出去。你只要告诉我他的真实身份行了,我找他是另有要事。你实在不信,我也没办法,那撕破脸皮,我报警,你等着丨警丨察门抓你儿子。”
  那妇女也已经没有选择,只能是信他的话,但说实话之前,还是问了一句:“你保证?”
  李睿正色道:“我保证,你从我刚才放你儿子一马,还看不出我的人品么?”
  那妇女再无疑虑,道:“他叫王仕海,是市纪委纪检监察一室的副主任。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你不要对他说是我告诉你的。”
  两分钟后,李睿已经到了楼下,他找个僻静处,掏出手机给曾翰林打去电话,等接通后开门见山的问道:“翰林大哥,季刚的两规调查小组,是由王仕海负责的么?”
  曾翰林道:“不是啊,怎么了?”

  李睿小声道:“这个人违反你们纪委的纪律,偷偷去见了被两规的季刚,并帮他向外传递消息,当然,他不是自己要这么干的,是受了级领导的指使。”
  日期:2017-08-29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