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2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今天晚上的气氛还算是称得上轻松,谈笑风生,他们从农村谈到了城市,从蔬菜谈到了卫星,大概是海阔天空的话题能够缩减眼前各自利益的分量,体现人的胸襟的浩瀚和气质的超脱,大家说啊说啊,无尽无休。
  酒席终于结束了,一个个东倒西歪,一走三晃,有人还提议说要去唱歌。
  夏文博今天喝的很多,但没有多少醉意,他没让谁扶他,和卢书记等人,一同回到了乡镇府。
  回去后,夏文博反倒更为清醒了,他自己给自己泡上了一杯浓茶,坐在那里发了一会呆,觉得自己一个干点什么,他想,在自己没有可是接管工作之前,先沉下了心来,看点东西,熟悉一下整个东岭乡的全盘状况,为自己能够尽快的进入角色做些基础功课。

  夏文博的房间,因为是在二楼,前边大树遮荫,后边有高墙挡风,现在风没有了,光也跟着没有了,办公室里比较暗,这会也得开着灯才能够看清文件和资料。
  他一面喝茶,一面仔细的研究起了东岭乡的情况,这一看就是两,三个小时过去了,夏文博看完桌面上的材料后,长舒一口气,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然后朝窗外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唉,这个地方穷成这样,这些干部还能每天莺歌燕舞的,真服他们了!”
  夏文博自言自语,颇为担忧起来。
  对东岭乡的赞美描写,什么人杰地灵啊,土地肥沃啊,山清水秀啊,这些夏文博几乎没怎么看,他主要集中在乡里的企业和经济分析,财务报表这一块。
  夏文博虽然在县城的政府办公室磨练了两个年头,毕竟血气方刚,既然可是参与到了权利游戏中,他的内心也确实想借着手里现有的权力来干出一番事业,这是每个男人都固有的一种情怀吧,只是有的人慢慢的被社会同化或者意志消沉了。
  然而,东岭乡的情况,确实让他难以接受,不说别的,单是欠银行的钱就达两千二百五十多万元,这还不算,他们还欠了一些当初修建市场,修建乡政府大楼的三百多万元,至于欠街上饭店,商店的钱也有好几十万。
  在这里,乡政府工作人员一般都是拖两个月才发工资!那些出差、外勤人员的消费单据,通常要等两个月才能报销!
  这么一个穷镇子,还奇怪的很,所有乡办的企业几乎全部都亏损,听清了,是全部,这得要多很高的水平才能完成这个全部啊。
  想一想,夏文博都觉得不可思议。
  夏文博抽完一根烟,脑子仍然不能冷静下来。
  忽然敲门声响,夏文博还没来得及喊进来,门就被推开了,汪翠兰带着酒后红扑扑的脸蛋,出现在了门口。

  “呦,夏乡长这么用功啊,刚来就看上文件了!”
  她一面说,一面指一下桌上堆积的资料,一面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夏文博心里有点发冷,那个沙发,说真的,他今天都没敢坐一下,上面看着脏兮兮的,谁知道那白晃晃的东西是油,还是什么精油。
  他赶忙站起来,想给汪翠兰倒上了一杯水,却发现没有一次性的杯子。
  他有点尴尬的说:“汪乡长,你先坐会,我去要个茶杯!”

  “不用,不用,我喝了一肚子的水了,你听,这一摇晃都咣咣的想!”说着,她真的用手抱着肚子摇晃了几下。
  夏文博却不敢看那肉呼呼的肚子。
  “那要不你喝点矿泉水,我今天刚买的!”夏文博找到了从县城带来的几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夏乡长你不要客气,也不要叫我汪乡长,叫大姐就可以了,我是想和你好好的聊聊!”
  “奥,好的,好的。我也正想向你们请教呢!”

  “也谈不上请教,就是给你交个底,首先啊,今天的那个夕月酒楼的柳儿你可千万不要被她诱惑了,那女人不吉利!”说到柳儿的时候,汪翠兰像是有点愤愤不平的样子。
  这到让夏文博有点奇怪了。
  “为什么啊!”
  “这女人啊,结过两次婚了,两个男人都让她克死了,一个骑摩托钻进了深潭,再也没有出来,还有一个结婚三天,突发疾病,一命呜呼,所以你说说,这样的女人敢接触吗?哼,就这,她还天天的勾引老高,奥,就是高乡长,你说说,贱不贱啊!”
  “这......”
  夏文博心中有个奇怪的念头,特别是在汪翠兰吧高乡长叫老高的时候,那种语气很特殊,而且,据夏文博今天的观察,这个柳儿对高乡长一点好感都没有,反倒是高乡长有些畏畏缩缩的想接近柳儿,所以,汪翠兰的话,肯定是很难成立的。
  那么,照此推理下去,会不会是汪翠兰感到柳儿在勾引高乡长,她真正的愤怒大概在这个地方吧?
  难道说汪翠兰和高乡长.....
  夏文博心中一怔,感到难以相信。
  主要是他觉得,就高乡长那个样子,实在想不通还有人为他吃醋,这太滑天下之大稽。

  “夏乡长,我说的话你听懂了吗!”
  夏文博忙点头:“懂了,懂了,我和她今天也是第一次见面,并不会有什么纠葛的。”
  “嗯,就是,你要是没有女朋友,我帮你介绍,你看看乡里,喜欢上谁,我帮你撮合!”她说着话,岔开了双腿,伸腰去够那个矿泉水,这一下,却将她身下那条大花裤衩露了出来,两条白嫩嫩的腿中间,鼓鼓囊囊,隐隐约约中,有黑色发丝一样的几根飘在外面,随风荡漾。
  夏文博一个激灵,忙收住了眼神。
  “我,我不在这找女朋友!”
  “嗨,你傻啊,就算你在城里有女朋友,那又有什么关系,在这找一个玩玩呗,转眼冬天到了,有个暖被窝的人也好啊。”
  夏文博真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还有如此开放的思想,要是换在大城市,也不足为怪,但这里是乡下啊,这里的经济和人文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时髦思潮。

  “我真不需要,谢谢大姐了!”
  汪翠兰嘴一撇:“你下不要拒绝,反正看上谁了,给我说,大姐帮你!”
  “好好,一定告诉你!”
  现在夏文博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快的打发走这个让人害怕的女人,可是,他又不能过于明显的表现出自己的想法来,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脾气和门道,夏文博还没有弄清,他不能因为心中的好恶而给自己找一个麻烦。

  “我以后叫你小夏吧,这样亲切点,好吗!”汪翠兰用温柔的语调说。
  “好好,可以的!”
  “小夏,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啊,在东岭乡,你先多看看,不要受个别人蛊惑,我们也都听说你胆量很大,谁都不怕,在国土资源局连文景辉和尚春山都败在了你的手下,但这里不是县城,有什么地方感到不称心,你可以和大姐说,总不能事事都和别人较劲吧!”汪翠兰漫不经心的说。
  夏文博听完此话,心中却是一阵的惊诧和愤怒,汪翠兰的出现绝不是偶然,她是刻意而来,精心准备,这个看上去小肚鸡肠的爱吃醋的女人,竟然还如此嚣张的给自己提出了警告,这样的做法是在太目中无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