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2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从刚才这简简单单笑骂中,已经很快的得出了结论,这个汪乡长和分管工业的副乡长关系不错,两人说话很随意,而那个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又和高乡长关系也不错,这也就是说,整个乡政府,除了自己和那个一直都小心谨慎的分管科技的李修凡之外,其他三人结成了一个联盟,这个联盟可谓实力雄厚,要是再以袁青玉说的高乡长和还没露面的万副书记也是一伙的话,这个力量在东岭乡真的空前绝后了,难怪以卢书记这样的滑头都很难独掌东岭乡。

  在分析一下,那个分管科技的李修凡绝对是孤家寡人,从他到现在为止都很低调的神情,还有小心翼翼的做派,他应该是二五不靠,两边不沾。
  要是这样的话,夏文博不得不仔细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了。
  自己该怎么在这个漩涡里生存呢?靠上高乡长?人家未必要自己,而且自己也真还没看上他。
  靠上卢书记?但他势力单薄,自己上去岂不是正好成了别人的靶子?
  两边不靠?独善其身?好是好,却未必真能实现!

  夏文博喝酒的兴趣顿时大减,默默的想起了心思。
  刚才那个老板娘又进来了,手里提着一瓶酒,自己端着一个酒杯,说是来给大家敬酒的。
  大家都起哄,说要敬酒可以,但必须得喝交杯酒。
  这个叫柳儿的女人也不在意的说:“成,想和老娘喝交杯酒简单的很,我小杯子,你们大杯子,一口干!”
  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谁也不敢轻易答应。
  高乡长说:“凭神马啊!为什么你喝小的,我们要喝大的!”

  柳儿冷笑一声:“就凭你是带把的,你要说你和我一样长了个沟沟,我们就喝一样的。来,我们验证一下。”说话中,她就往高乡长那里摸去。
  ‘轰’的一下,大家爆笑,高乡长也有些挂不住了,虽然他真的很想很想让这个柳儿摸一下,但大庭广众之下,他还是心虚。
  他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要害,嘴里骂着,但最后还是答应,不喝交杯酒了。
  柳儿就和他们每人都喝了一点,到汪翠花跟前,汪翠花装着和夏文博说话,并不理睬,柳儿也在鼻中哼了一声,懒得和她喝酒,径直走到了夏文博的面前。

  “处哥,我们喝一下!”她迷眼妩媚,柔情万千的样子。
  “这,那谢谢啊,我酒量不大,就喝一点吧!”
  “那可不行,常言道,感情浅,舔一舔,你对我难道就舔一舔吗!”
  有人起哄:“柳儿,你也少喝点,就让夏乡长舔一舔吧,这样大家都舒服!”
  柳儿杏眼圆睁:“让谁舔不是你说了算,得老娘愿意,夏乡长,你......”
  夏文博怕说出更多难听的话来,忙端起了酒杯:“我喝,我全喝了成不!”
  柳儿没想到夏文博要全喝,楞一下说:“那行,大姐陪你喝个交杯酒。”
  ‘哗啦啦’,全桌的人都鼓起掌来,叫好连声。
  夏文博的人不会愿意了,不过由不得他,柳儿粉嘟嘟的手臂一弯,勾住了夏文博的手腕,一闪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夏文博,鼻息中暖暖的,甜甜的一股呼吸喷在了夏文博的脸上,夏文博顿时头晕眼花,只好勾着柳儿的手,喝掉了一杯。
  全场欢呼雷动,掌声响起。
  夏文博也被弄得很有点尴尬,等柳儿给别人倒酒的时候,他偷眼观看柳儿,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泼辣大胆的女人,没想到柳儿一面给人家倒酒,一面也在看夏文博,两个人在那对视的一刹那间,都又赶快移开了视线。
  夏文博到是没有太大的想法,虽然柳儿很漂亮,他还没有花痴到那个地步,只是这个女人太大胆,引起了夏文博的好奇,柳儿就不同了,她有些爱慕他的潇洒风流,在东岭乡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夏文博的出现,的确有鹤立鸡群,狼狗站在土狗旁的感觉。
  再加上夏文博年轻轻的就是一个副乡长了,这对一般的女人也是一种诱惑,很多人不一定要去借用这样的权利,但却会从心的底层对权利加以崇拜,权利本来就可以叫一个老,丑的人变的高贵,可爱,何况现在还是这样一个英俊帅气的有权男人。
  就在刚才,她也有过一种幻想,如果自己对这个年轻的男人用自己最原始,但也是最有效的方式来接触一下,是不是会让自己的前途的生活过的更愉悦一点呢。
  夏文博却有些害怕对方的眼光了,他对卢书记说:“领导,今天我喝的差不多了,能不喝了吗。”
  卢书记还没说话,那个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就嘿嘿一笑说:“老板娘酒还没有敬完,哪能就这样结束,你说是不是,柳儿?”
  柳儿也对着夏文博妩媚的一笑说:“今天我不说结束,谁说了都不算。”
  夏文博啧啧两声说:“我怎么感觉是掉进狼窝了一样。”

  大家又都笑了一回。
  等柳儿一圈敬完了,她有转回到了夏文博的身边,妩媚的笑笑说:“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喝一杯怕说不过去,再和两下。”
  柳儿今天就是想和他接触,沟通,夏文博分明看到她暗送秋波,含情凝睇着自己,那如淡烟般的凤眉,一双秋水般明眸流盼妩媚,娇俏的瑶鼻,粉腮微红,吐气如兰的樱唇,如花般的脸娇羞含情,吹弹可破的雪肌如冰似雪,更是让他心中激荡。
  夏文博也就没再说什么,知道说了没用,这样的女人自己真还没太遇到过,摸不准脾气,应付过去得了,他陪她又喝了两下,不过这次柳儿也没让他全喝完,只是两小口而已。
  只是夏文博连续的接了好多杯酒,也有点招架不住,放下杯子说:“我缓一下再喝,先让我吃点东西,不然一会醉了,苦胆都吐出来了。”
  柳儿也温柔的笑笑,点头答应了。
  夏文博这才算是获得解放,心中暗自摇头,乡下果真和城里不一样啊,这里到处都充盈着简单粗暴!
  夏文博后来真不想喝了,今天喝的太多,汪乡长因为这会没喝酒,所以看到柳儿和夏文博连喝几下,她要和和夏文博喝两杯,夏文博连连告饶,说身子都发软了,不能继续喝。

  汪翠兰嘻嘻的笑着,捏一下夏文博的胳膊,说:“就你这身板,这么结实的,再喝几杯没问题”。
  徐主任一听这话,连连摇头说:“汪乡长,可别说身板结实的问题了,夏乡长这身板真能吓跑你!”
  “且,老徐,我啥没见过,还怕这,真是的!”
  徐主任说:“前天这街上的旅馆来了一对小年轻,那个男脱下衣服给女友看二头肌说:这相当于五十公斤丨炸丨药,又脱下裤子指着大腿说:这相当于一百公斤丨炸丨药.接着脱下丨内丨裤,他那女友夺门狂奔,惊叫道:天呐!引线这麽短!”

  大家又是一阵的好笑,今天这气氛是热烈又祥和的,但这样的宴会往往又是很无聊很乏味的,虽然大家都是和亲热,很平和,酒菜也不乏高档,言谈也不乏诙谐,但是,人们之间却必须保持一种因为级别和身份不同在而出现的某种致命的距离,美酒佳肴吃到嘴里味同嚼蜡,话说出口言不由衷。
  桌子上的几个女人看着不错,衣着也很鲜艳,却显不出女人的馥郁、芳香。
  对夏文博来说,吃这种枯燥、沉闷的酒宴,还不如在家里泡一包方便面来的实惠。
  因为,他虽然身处繁华中,却木然的感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孤独,这些人就在眼前,却又是那样的遥远,他们和自己过去接触过的人都不一样,自己能不能适应他们这样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呢?
  夏文博不敢保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