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19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又开了,她怀里的小孩叽叽哇哇的哭了起来,夏文博正要问是不是渴了,自己带的有矿泉水。
  “大嫂,他喝水吗!”
  “不喝,这孩子就这毛病,一闲着就想吃!”
  说着话,女人一撩衣服,哇塞!吓了夏文博一跳,女人直接露出了胸口来,也没有罩罩,直接噻进了孩子的嘴里,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
  女人对夏文博笑笑说:“你看看,这下他不哭了!”

  夏文博这会哪里好意思看小孩啊,只能点点头,但女人那胸在他的心里闪动。
  夏文博缓缓的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稳住神,不要激动,也不要往哪个地方看,可是心里想不激动,身体却很难控制,一会,眼睛不由自主的,莫名其妙的,下意思的就往哪片雪白的地方上看上两眼。
  真漂亮,夏文博从来都没有在如此阳光灿烂的天气,如此清晰的看过它。
  每一次瞅上一眼,夏文博都会心惊胆跳,气喘吁吁,太清晰,太美丽。

  这也就罢了,最恼火的是,那小孩还不好好的吃,他或者并不是饿,最后那个少丨妇丨也有些生气了,装着声色俱厉的样子,对小孩说:“宝儿,赶快吃啊,再不是我给旁边这个叔叔吃了,他一吃,你就没有了。”
  这话听得夏文博一阵一阵的激动和期待啊。
  但小孩还是不吃,继续玩着,东张西望的看着车里的人,像是故意的对夏文博笑笑。
  于是,少丨妇丨就不断的说着小孩,让他赶快吃。
  而夏文博也就怀着真诚期待的心情,耐心的,耐心的等待着,等待着,他想,这小孩真好,不吃,不吃,就不吃,你一定要坚持下去,只有这样,我才有希望。
  但是,她们还是让夏文博失望了,她们直接给夏文博泼了一盆冷水,因为那个少丨妇丨根本都没有兑现她的承诺,到一棵歪脖子树边的时候,女人喊一声:“师傅停车!”她就掩上了衣服,裹好那对雪原,抱着小孩,连一个道歉的话都没有给夏文博说,就那样施施然的走了。
  夏文博傻眼了,我的个娘啊,你真走了啊!不给我吃了?
  大家想想,夏文博多失落啊。
  就这样摇摇晃晃的跑了两个多小时,司机喊要到终点了,大家带好直接的行李,准备下车。
  夏文博放眼看去,前面有一个不大的镇子不大,青砖绿瓦,古色古香,据夏文博最近两天在手机上查询的情况,这个东岭乡啊,大概有二万多人口,在整个清流县来说,算是比较小的乡,这个乡地属清流县和其他两个县的交界处,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民风刁悍,解放前这里的土匪居多,这里很多人的爷爷,奶奶,三叔,五爸的都曾经当过土匪。

  后来全国解放了,但这里的人也还是经常会为上下水源,山林分界等等小事情展开械斗,所以外地人也不大敢到这里来做生意,都怕吃亏。
  夏文博也不用问别人,车就停在离乡镇府不远的地方,上面那个牌子看的清清楚楚的,夏文博没有急于进去,他先站在外面把镇子仔细的浏览了一遍,乡政府的对面是一条小河,这和其他乡大抵相同,过去的人不会打井,都是靠着水源居住。
  镇子的外围,南边是一座大山,看上去郁郁葱葱的,北边也是山,山上修了好多梯田,都种着玉米,单单从景色上来说,到还是很别致的,只有西面有一条大路,通往县城,而东面就是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了,大概也最多能过一辆小车。
  在南面的山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座寺庙。红墙金顶,顶子上绝对不是黄金,但阳光这一照,依然闪闪发光。
  这一点夏文博也从网上看过,说东岭乡还说很多人比较信这个,有的人生病了,也不去医院看,反而喜欢找一些什么道士啊,巫婆啊在自己家里折腾一番,放几声炮,杀个鸡,洒一圈鸡血,最后不仅多花很多钱,连家里的鸡也被人家带走了,说这是神鸡,要带回去念经。
  念个辣子啊,回去绝对熬上一锅。

  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镇子看着不大,却也什么都有,前面是一个卫生所,粮站,农机产,银行,文化馆,工商所,税务所等等很多的单位,这一块相对人少,中间看上去人就多了,也繁华很多,大概是一条商业街,夏文博从这里看不太清楚,但目光所及能看到鞋店、书店,卖食品的,还有门口晾满了毛巾的美容店,这个夏文博最清楚了,那是美容店的招牌。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美容店还不少呢,好多门口都晾晒着毛巾,
  要知道,没有小姐这样的美容店根本无法存活,光剃头用的了这么多?但既然有小姐,那就要有生意,不然小姐也留不住啊,所以夏文博暗自好笑,看来这里的文化生活很丰富吗?
  好像最后面街道上还有几个四五层高的楼房,其中有一个上面的牌子写着什么酒楼,有一个古代酒幡一样的三角旗子在随风飘扬。
  夏文博伸一个懒腰,嘿嘿的笑了,还不错嘛,这山清水秀的,挺好,挺好!
  提着行李,他迈步走进了乡政府的大院,院子也不大,中间修了一个花坛,顺着花坛左右是几排房子,都是过去的那种青砖瓦房,在最后面有个三层的小楼像是新修时间不久,不过看着和院子里的格调很不搭,说真的,夏文博还是喜欢这种古色古香的味道。
  这会可能到了吃饭时间,乡政府里稀稀拉拉的人不多,很多房门都关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住,夏文博提着行李,一个人慢慢的往后面走,路上遇到一个干部摸样的人,问一声:“嗨嗨,你干什么的?”
  夏文博忙给人家发支烟,说:“我是新调来的,找乡长和书记报道!”
  “奥,大学生啊,你往后一直走,那个红楼的三层有牌子!”
  “好好!”

  夏文博自己都有点想笑了,光听说厦门有个红楼,没想到东岭还有一个,他们也真敢叫啊。
  埋着头,夏文博到了后面的红楼,顺着牌子找过去,我草,光看牌子都能把夏文博看的眼花缭乱,这三层的小红楼里住的都是东岭乡直辖部门,也俗称为“七站八所”,是有乡财政直接发工资,什么农业技术推广站、林业站、果树站、水利站、渔技站、农业机械管理站、经管站、财政所、司法所、计划生育服务站、文化站、广播站、残联、农村养老保险管理所、科委等等。
  夏文博咋舌不已,这要加上那些县局派遣下来的住乡机构,什么派出所、法庭、国土所、工商所、税务所、粮管所、食品站、公路站、交通管理站、农电站、供销社、物资站、农村信用合作社、邮政局、蚕茧站、畜牧兽医站等等,俨然是一个小天地啊。
  不过夏文博也知道, 一般机关政府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把手总是安排在左边上首位置,事实上,真正懂得风水的人说,要是一个四合院的话,单位的正头头儿应该位于西北角,因为这里是所谓“八卦”的“乾”位,乾为阳,为天,为大,为主事的当家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