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30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雅也不说话,继续玩着红绳,张清扬郁闷地说:“小雅,你见我妈的时候是什么样子?黑的白的?”
  “黑的。”
  “为什么?”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的真正模样。”
  “那为什么让我看到了?”
  “因为你是我男朋友。”
  张清扬点点头,感觉这丫头并非是傻,看来她也有自己独特的思维。可是他此刻起了玩闹的心思,板起脸来说:“还是以真面目见我妈吧,那样好看一点。”

  “好吧。”陈雅像是无所谓地点点头。
  张清扬心中称奇不已,真没想到她会听自己,这可真是太怪了。原本还以为她会说“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呢!”他认真审视着陈雅的脸,努力想看出一些不同来,看得陈雅有些不自在了,脸也有些微微红了。她生气地把头扭到一边不让张清扬看。张清扬猛然间醒悟了,谁说她不通情理了,想来是因为自己说她的真面目好看,她才会同意的。女孩子儿是女孩子,还是比较在乎自己的长相。
  初冬,整个延春地区迎来了第一场雪,任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大雪成灾,今年我国东北方这场大泛围的降雪乃三十年一遇。这场雪连下一周,大雪封山,珲水县内山区靠畜牧业为生的村民受到了极大影响,牛马羊等动物都没有了食用的草料,主人听着动物的嚎叫也无能为力,只能“望雪长叹”。
  张清扬听到消息以后,专门成立了救灾小组,亲自任组长,郝楠楠任副组长。当天晚上,就召开了救灾小组的第一次工作会议,向各个相关部门布置了救灾工作。山区不像城里,距城有一百多公里,要想向山内运送物资,首先就要解决路的问题。
  为此,在会议上郝楠楠含笑说道:“县长,这次救灾我想就要麻烦我们的人民子弟兵喽!”

  张清扬一脸沉重地点点头,她看出来郝楠楠只说了半句话,因为她的笑很诡异。散会以后,张清扬特意留下了郝楠楠,两人步行到张清扬的办公室。待秘书送上茶水之后,张清扬就说:“郝县长有话要说吧?”
  郝楠楠腼腆地笑道:“县长就是县长,呵呵,我是想说的是地方上的军队并不好说话,我们要想麻烦他们,首先就要给他们点实惠,要不然我们可请不动人家啊!”
  “这话从何说起,人民子弟兵不就是为人民吗?像这种灾情理应该让他们主动出面的。”张清扬不解地问道。
  郝楠楠便长叹一声说:“县长,您别看新闻上说军队如何如何,其实如果不是地方上有实力,人家根本就不买你的账。我们这里的驻军全是边防军,人家……说白了吧,根本就没瞧得上我们这小小的县城。我记得过去有类似的事情时,想要人家出动,就要先给人家点油水。你一去求他们帮忙,部队的领导就会说什么缺粮少油之类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明白了!”张清扬站起来围着桌子转了一圈,然后说:“郝县长,那就先这样吧,你以我们县政府的名义去部队,试试他们的口风。如果他们真敢提条件,你回来找我,我有办法!像这种为民的好事情,还敢提条件,我看他们的领导不想混了!”张清扬说着说着,目光突然一冷,神情严峻起来。
  郝楠楠一见张清扬如此,心里便有了底,笑着站起来说:“既然有领导发话,那我明早就去碰碰运气吧,不过可事先说好哦,如果办不成事……您可别怪我!”
  “哈哈,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我看如果真不行,你也可以求求马书记嘛!”张清扬开起了玩笑。
  郝楠楠知道张清扬在暗中讥讽马书记的不管事,所以也附和着说:“那可不行呀,咱们的马班长还要练习书法呢!”

  近来县委书记马奔是越来越轻闲,在县委里上班几乎不忙什么事,县委的日常工作全部交给了秘书长。时间长久下来,他便生起了一些闲情意趣,在办公室里摆上了文房四宝,没事就泼墨作画,或是运笔飞书,渐渐的就传出了各种闲话,自然其中大多包含着鄙夷,刚才张清扬二人也是借此取笑之意。
  第二天,郝楠楠便一脸苦笑地出现在了张清扬办公室,她望着张清扬一脸的倦意,有些心疼似地笑道:“县长,这可不行呀,山上的牛没饿瘦,您反倒饿瘦了!”
  张清扬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昨晚想着山区的农民,我一夜没怎么睡觉!老实说山区出了灾情比县里出现什么事情更让我揪心,这些牛、羊可都是老百姓的救命钱哪!”说到动情处,他的眼睛里好似闪动着泪花。
  郝楠楠为之动容,说:“县长,可惜不是人人都这么想的,我昨天去部队了,结果很失望啊,边防团的孙团长可提了不少要求!”说到这里,郝楠楠有意的停顿了一下,然后脸色微红地接着说:“那个孙团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话的时候……”郝楠楠把头低得更低了,双手无助地扭在一起,由于气愤双肩微微地耸动着,“最后,他还说……说让我请他喝酒……”
  “放屁!”张清扬听后暴跳如雷,脸胀得通红。
  郝楠楠此刻的表情仿佛是一个年纪幼小的丫头,楚楚可怜地站在那里,一脸委屈地说:“县长,您说我们应该怎么办?要不……我就以个人名义请他吃一次饭?”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扫着张清扬看,其实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想激发张清扬的火气。
  “哼,那我们就不求他们了,让他们来求我们!我们直接从军区总队调直升机过来!”张清扬面露凶光,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铁拳重重地砸在了桌面上。

  郝楠楠被吓了一跳,张清扬倾刻间流露出的霸气像是变了个人。因为之前接受过老爷子的教导,张清扬已经有意的收敛自己的锋茫。可是他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所以本性露了出来。
  郝楠楠吃了一惊,然后满是崇拜地说:“县长,您有办法联系军区?”
  “他妈的,这回我就让孙团长瞧瞧!我……我要让他当面向你道谦!”张清扬失态地说道。
  郝楠楠的表情更加丰富多彩了,说:“那县长,这事就交给您了,我去安排草料与食物的事情!”
  “嗯,你快去吧!”张清扬信心满满地说,这时候他感到家族力量所带来的方便了,有了这么大的背景不用也是浪费。

  郝楠楠红光满面的离开了,走出去的时候脑海里还在想着张清扬刚才的男子汉气概,心里十分的得意。因为他看出来了张清扬最后的发火,不光是因为事情的本身,好像对自己……一想这个,她美滋滋地哼起了小曲。
  张清扬的脑子也没有闲着,郝楠楠出去以后,他好好的反思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刚才过于冲动了,不应该当着郝楠楠的面表现得那么激动,没准会让她误会呢,看来以后做事情说话还要多想啊,老爷子教育得多,自己还是太年轻了,道行太浅!收了收思绪,张清扬便把电话打给了京城的刘远山。
  “有事说吧,我很忙!”刘远山每次接到儿子的电话都是强忍住内心的激动。因为他心里清楚,张清扬多给他打一个电话就说明爷俩的关系又近了一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