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5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正在变成他以前最讨厌的人。
  但这些东西,他不得不学,有些手腕,也不得不用。
  因为,他真的输不起。
  半小时后,准确的说,只有二十七分钟,一间早就废弃的地下仓库。

  不过里面的备用发电机还可以用,郭破虏一阵捣鼓,通上了电,顿时漆黑的仓库灯火通明,吓得里面栖息的蝙蝠刷刷飞走了。
  米耗子满脸风尘,扛着一个麻袋,出现在了陆羽面前。
  “少帅,不辱使命,那小子就在这里了。也是这狗-日-的该,大半夜的不睡觉,在一个酒店跟着一帮狐朋狗友,叫了一大帮子外围在开什么无遮大会。我们盗门的弟兄,跟娼门也有些联系,这不一打听就知道了他的位置……”
  “惊动其他人没?”陆羽淡声道。
  米耗子摇摇头,笑道:“少帅,我办事你还不放心,给这小子下的迷药。他那些个狐朋狗友,只怕现在都还不知道他被我给绑了。”
  “那就好。”陆羽点了点头,踢了麻袋一脚。
  麻袋不住扭动起来,却只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嘴巴被堵住了。

  陆羽解开麻袋,发现米耗子做事儿就是专业,不仅堵了嘴,连眼睛都跟蒙上了,只是这家伙口味貌似有点儿重,孙修竹嘴巴里面竟是塞了两团臭袜子,估摸着就是这位耗儿爷他自个儿的。
  陆羽看着恶心,示意米耗子将孙修竹嘴巴里面的臭袜子拿出来,这孙子被下了迷药,现在还没清醒,米耗子就提起他衣领,啪啪给了他两大耳刮子,总算是醒了,就是人还有些迷糊。
  这孙子到现在都不知道谁绑架了他,还在那里叫嚣,说你们好大胆子,连本少爷都敢绑架,嘴巴里喋喋不休,不外乎就是我爸是谁,我爷爷又是谁之类的陈腔滥调。
  陆羽无语,寻思这些个纨绔膏粱怎么看着像是流水线生产似得,智商那是不约而同的低下呀,人都把你给绑了,还会在乎你爹是谁你爷爷又是谁么?
  他懒得跟孙修竹废话,一脚踢过去,这位孙大少顿时不敢叫嚣了,瞬间服软,大声叫道好汉饶命,我有很多钱,别杀我……
  米耗子冷冷一笑,说道:“孙大少,我们家少帅对你那几个小钱可没兴趣。
  孙修竹这才看清绑架他的人是谁,结巴道:“陆……陆羽,你想干什么?”
  陆羽淡然一笑,说道:“孙大少,绑都把你绑了,你说我们想干什么?自然是干你了。”
  孙修竹脸色顿时一青,菊花阵阵发紧。
  陆羽笑道:“别误会,小爷我对你的菊花可一丁点兴趣都没有,就是有些事情,我还没有想明白,想让孙大少你不吝赐教。”
  孙修竹大骂道:“陆羽,你最好把本少给放了,要不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陆羽无奈道:“脑残就是脑残,果然不怎么适合讲道理。那小郭,这小子刚才说什么来着?”
  郭破虏闷声道:“陆哥,他说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陆羽唇角微翘,“一般对付要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的人,我们都是怎么办的?”
  郭破虏想了会儿,说道:“当然是先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陆羽笑道:“那还愣着干什么,先喂我们的孙大少吃饱吧。”
  郭破虏点点头,冷笑着上前,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他是先天大圆满的大高手,举手抬足,若是全力爆发,都有几千斤巨力。
  像孙修竹这种膏粱纨袴,有个屁的防御力,郭破虏真用力,弹指就能把他给灭了,所以他打人的时候,自然是留着手的,用的全是暗劲,打在身上,一点伤痕都看不到,却能震荡孙修竹的每一处骨头和五脏六腑,其间滋味,言语不足以形容其万一,别提多疼了。
  孙修竹只挨了三拳就屎尿失禁,鼻涕混着眼泪横飞,满地翻滚着哀嚎,求饶不止。
  陆羽摆摆手,郭破虏就停了下来。

  孙修竹跪在地上,剧烈喘着粗气,如一条被水淹过的癞皮狗。
  陆羽笑道:“孙大少,现在知道怎么跟我讲话了么?”
  孙修竹咬着牙,无比虚弱的说道:“陆羽,你究竟想干什么?”
  陆羽沉声说道:“听说孙文海最近跟皇甫微羽走得很近,跟孙家的世仇皇甫世家有些不清不楚,我很感兴趣,不知道孙大少有没有什么内幕消息?”
  孙修竹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大叫道:“陆羽,你想让我出卖我父亲!”
  陆羽笑了笑,说道:“喂,孙修竹,你这孙子智商似乎比我想的要高一点儿呀。”
  孙修竹破口大骂:“我-操-你-妈,陆羽你好大的胆子,识相的话就把本少爷放了,要不然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陆羽没什么表示,郭破虏就再次大步上前,一脚将孙修竹踹翻在地,几个耳刮子打得他头晕目眩,又拔出一把匕首,比在他脖颈处,冷笑道:“小子,你再骂一句试试?”
  他本来就是杀人如麻的主儿,见这孙子还敢骂陆哥,哪里还会和颜悦色跟他讲话,这是真真动了杀心。
  看着郭破虏冷冽到不含一丝人味儿的眼眸,孙修竹瞬间闭嘴了,本能告诉他,这木头人不能惹,要不他真的会死的。
  陆羽冷笑道:“孙修竹,在我眼中,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小爷我连杀你的兴趣都没有,给我我要的东西,我可以考虑饶你一条狗命。”
  孙修竹眼眸一转,说道:“陆羽,你想让我出卖自己父亲?我可没那么蠢,给你想要的东西,你会放了我么?”

  “人为刀俎,你为鱼肉。”陆羽冷冷一笑,“孙修竹,你有得选么?”
  孙修竹不再说话了,看样子似乎想顽抗到底。
  “孙修竹,人最大的不自知就是高估自己了,威武不能屈这五个字儿真跟你没什么关系。”
  陆羽冷眼看着他,就如看着一条死狗:“给你五分钟考虑,要么跟我合作,要么你就去死。”
  陆羽没有跟他废话,而是下了死亡通牒。
  五分钟后,孙修竹还没有什么表示,陆羽转身就走,跟郭破虏说道:“小郭,送佛送到西,下手利落点儿。”
  孙修竹见陆羽居然跟他玩儿真的,瞬间就崩溃了,看着郭破虏阴深深的眼神,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这么近,尿都吓了,连忙叫道:“等等!”
  陆羽回过头来,唇角上翘,说道:“早这样不就好了么?”

  委员长说得好,攘外必先安内,陆羽要对付南宫世家这个外敌,自然要先把以孙文海为首的、孙家这些个吃里扒外的旁系都给收拾了。
  要收拾这帮人,明着来肯定不是上策,毕竟这么做是内耗,消耗的可是孙家的资源。
  最好的法子就是拿到这帮人勾结外人的证据。
  有了证据,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这帮内贼给灭了。
  孙采薇毕竟还是孙家的家主。
  陆羽只要扯起这一个大旗,就有着大义的名分,再加上孙文海等人勾结皇甫家的铁证的话,他有一千种法子把这些人给生吞活剥了。
  而要拿到证据,最好的突破口,自然孙修竹这个废物了。
  日期:2017-01-28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