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404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边走,我一边想着接下来的每一步计划,尽量不让这计划出现任何的疏漏。
  转过楼梯的一角,我突然一惊!
  从下面的楼梯上,突然风风火火的冲过来一个人!
  这人的速度挺快的,她好像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冷不丁的冲过来,竟然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
  我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戏谑,这人怎么毛手毛脚的。
  “哎呦!”
  她立马惊呼了一声!
  当我听到声惊呼的时候,我的脸色却突然变了变...
  这声音...我太熟悉了...

  以前我们曾经无数次的在一起觥筹交错,把酒言欢,那段日子,也是我刚来监狱那会儿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只不过,现在想起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
  都快两个月了吧...
  我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我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张清秀的面颊,那眉眼清淡,却有带着一丝韵味...
  黄珊珊!
  她刚要张口道歉,却突然发现刚才被她撞了的人是我...她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抹尴尬。
  之前在我还在教育科的时候,她曾经追过我,还追的挺紧的,若不是我还算有原则,估计现在床都不知道上多少次了,可是在我从整个监狱的指导员沦落成了养猪指导员之后,她就果断的不甩我了,不仅改变了之前追我时候的态度,甚至连朋友都不想跟我做了...
  要知道,我可是帮过她不少的忙啊!她的母亲和弟弟对她那么苛刻,是我帮她出头,甚至连后顾之忧也一并帮她搞定了,可是她呢?
  也是从她那里,我才深刻的认识到了人情冷暖这四个字...
  “好久不见啊。”我似笑非笑的说。
  “嗯...”她那不施粉黛的秀面上掠过一丝冷淡,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
  “我看你还有事,你先忙去吧。”
  “好的,刚才不好意思啊。”她微微点了点头,接着立刻快步离去,那感觉,就好像我是瘟神,她在躲着我一样。
  我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神也慢慢的冷淡了下来。
  在她的眼中,我只不过是一个管养猪的指导员,虽然猪养的还算不错,但那又有毛用?
  她估计认为我被柳监用过就甩了,现在又得罪了姚监,就算猪养的再好,也就是养猪的命了。
  所以她才会避我如蛇蝎,好像我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说白了,她之前喜欢上的,只不过是我的未来罢了,在她的眼中,我未来肯定会是监狱最年轻的实权副科,接着一路平步青云,说不定还能当上监狱长...她喜欢的,也只不过是官衔罢了。
  都说权利是女人最好的春药,这话...还真他妈有几分道理。
  望着黄珊珊匆匆离去的背影,我的唇边漾起了一丝冷笑。
  整个监狱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这么看我的吧...
  她们都以为我也就是守着那个养猪场,一直守到七老八十直接退休了...
  我这段时间的工作实在是太隐秘了啊...连门大和姚监都瞒过去了,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如果...让她们知道我现在的真实处境,她们又会有什么想法呢?
  如果她们知道,她们眼中的废物养猪场,现在每个月可以为监狱带来几十万的收入!
  如果她们知道,她们眼中被主子抛弃,又被饿狼惦记,惶惶然如丧家之犬的我,现在正一手策划着要对整个监狱形成大地震的事情!
  如果她们知道这些,她们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我忽然抬起头,迈步洒然向着前方走去。
  在我的唇边,挂着一丝无谓的笑意,那丝笑容中包含着一种洒脱,一种淡然,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坚持...

  她们有什么反应,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为什么要在乎那些不相干之人的看法?
  她们在我的眼中,不过是微不足道的爬虫而已!
  在这被高墙铁网封闭起来的环境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黑暗。
  贪婪的恶,冷漠的恶,人吃人的恶,欺软怕硬的恶...
  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恶,在这白骨铺就人血浇灌成的肥沃土壤里,开出了一朵一朵妖艳的花。

  恶之花...
  我身处这散发着腐朽臭气的花园中,为了不被同化,只能努力抗争。
  而如此拼命抗争的我,就是为了让一些不相干的人,为我所取得的成就所震惊么?
  当然***不是!
  我一直坚持,一直努力,一直奋斗不休,一直想上位...这一切的一切,不是为了获取别人崇拜的目光,甚至也不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我的目的...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改变我!
  无论是姚监的背景有多强,无论往监院里面弄违禁品的那人后台有多硬,无论操纵着减刑和假释,让奖励犯人好好改造的东西变成敛财工具的人有多有实力,这些都无所谓...全部都无所谓...
  只要我能保证初心,并且一直坚持下去,总有一天,我也会变得真正强大。
  总有一天,我会拥有我一直期待的东西!
  到了那一天,我会将这个腐朽的牢笼直接打破!
  我会将这一摊肮脏的死水全部烧干!
  我会...在这里开垦出一个新的世界!
  虽然心中燃烧着火焰,但是目之所及的这些肮脏与丑恶,还是让我的心头有些压抑。
  这会儿已经快要下班了,我看了看监院里面,眉头皱了皱,我忽然不太想进去了。
  反正里面有唐怡在,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我索性就去提了车,直接开出了监院大门。
  我的心中有些郁闷,想要出去喝上两杯烈酒,借着烈酒的火热,浇去心中的块垒。
  我谁也不想叫,只是我自己一个人。
  这种时候,我不想让任何人来打扰我,只想自己安静的待一会儿。

  将车窗打开,初冬那寒冷的风从窗缝之间挤进来,如刀一般剐蹭在我的脸上,让我整个人都感受到一丝凛冽。
  被风吹了一会儿,我心中的烦闷感也似乎消除了些。
  从监狱往安水走的路上,车子并不多,我开了一会儿,便已经快要进入县城。
  单手握着方向盘,我静静的看着窗外。
  忽然,一个骑着三轮车的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男人的年纪应该不算太大,估计也就三四十岁,但是他的头发却都已经花白了,他的脸上黝黑一片,皮肤粗糙干裂,乍一看跟六十多似的。
  现在虽然是刚入冬,但安水的温度也已经开始迅速下降,有的怕冷的姑娘,都穿上毛衣了。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他身上的衣服依然是薄薄的单衣,而且他的那件单衣上,破了好几个洞...

  在衣服的边上,磨起来一层毛边,那脚上的鞋都已经开线,露出了一个脚趾头。
  说实话,我也是苦日子过过来的,但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的心中还是不禁生出了一丝心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