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7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实话,昨天的酒喝的太多了,一是因为驾不住新亲的热情,二是弟弟订婚确实高兴。屋子里都是自家人,楚天齐自是不能用他的“逼酒”神技,他觉得那样对不起别人,也对不起自己的内心。因此他是实打实的喝,喝的也有些上头。但他一直绷着股弦,动作和话语完全正常,毫不失楚家大哥的风度。当然,在有些人眼里,那是常委副市长的风采。
  昨天回家以后,楚天齐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才觉得有些过量,真的高了。于是,躲到厕所吐了一些,回到家里漱了漱口,便躺在床上睡了一觉,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多。所好有大姐熬的小米粥,喝了两碗后,胃里舒服了许多。又稍微活动了一下,便正式上炕睡觉,一直睡到了今天早上。
  在楚天齐刚洗漱完的时候,父亲楚玉良挑开门帘,走了进来。看到儿子已经起床,楚玉良问道:“没事吧?”
  “没事。”楚天齐“嘿嘿”一笑,“昨天喝的有点猛,胃里不太舒服。”
  “你太实在了。”楚玉良说,“本来你可以不必难受的。”
  对于父亲的话,楚天齐心知肚明,父亲是说他没有“逼酒”,全家也只有他和父亲能明白这话的意思。
  楚天齐一笑:“礼瑞订婚是高兴的事,都是实打亲戚,又不涉及工作,还是实在点喝更好。”
  父亲不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屋子。
  从柜上拿起手机,准备看看有没有未接来电,这才发现手机已经关机,想是没电了。他这才想起来,昨天在县城的时候电量已不足,自己打算回来马上充电,结果胃里一难受,把这事忽略了,看来喝酒真是误事。
  赶忙给这部手机充上电,楚天齐又从包里拿出另一部私人电话。这几天,这部手机一直关机,反正知道自己私人号码的,都有自己的那个办公手机号。除了这次没电以外,办公手机一直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刚打开手机,便连续着“叮咚”了好几次,是短消息提示音。赶忙翻出短消息,发现有五条漏电提醒,都是李子藤号码打的,另有一条短消息,也是李子藤手机号发的。短消息内容很简短,就一句话:市长见信息,请速回电。
  看了看发短信时间,楚天齐摇摇头,心中暗道:还速回电?早过去十多个小时了。看来是有什么事,估计是临时新发生的。昨天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李子藤给自己打电话汇报工作的时候,并没说到什么异常情况。但应该并非特别特别重大的事,否则李子藤应该能联系到自己,自己走的时候,可是专门给对方留了家里固定电话号的。

  楚天齐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回拨着李子藤的号码,连着响了好几声,都没人应答,再打就被挂断了。秘书挂断领导的电话,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现在确实被挂断了,莫非真有什么大事?尽管心中狐疑,但楚天齐没有继续拨打,而是拿着手机一直等着。
  过有足有十多分钟,“叮呤呤”的铃声响起,是固定电话在响。快步走过去,楚天齐看到话机上来电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固定电话号,区号是定野市的,便拿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
  对方开口便问:“是市长吗?我是李子藤。”
  听出是李子藤声音,但楚天齐奇怪对方为何有此一问。便道:“我是楚天齐。什么事?”
  “市长,我用的是街上插卡公用电话。”李子藤的声音很低,“省纪委来人了。”
  听到“纪委”二字,楚天齐不由得心里一“扑腾”,虽然他自认心里没有任何鬼,但也不想招惹纪委。可以说,几乎所有官员都不想招惹纪委人员,这也是官之常情。

  李子藤声音继续传来:“纪委人员中,还有定野市纪委的陈副书记,看样子陈书记就是辅助、带路的,根本不管什么事。他们来调看一些档案资料,尤其是城建工程、地矿资料,他们要的这些资料,全是去年七月份以前的。昨天他们忙到很晚,还复印了好多资料,凌晨的时候才离开。他们复印的那些资料中,大部分都有尤副市长的签名,还有的是政府会议记录。另外,他们还向我了解张洋的情况,也向我了解尤副市长。”

  听到这里,楚天齐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对“纪委”二字太敏感了,心理素质太差。他不禁自嘲的想,就自己这心理素质,千万不能干坏事,否则根本经不住纪委审问。此时正好对方停下来,他便问道:“什么时候的事?还需要咱们配合什么?”
  李子藤回答:“昨天下午三*点半,何主任带着他们来的,他们一共四人。当时纪委人员出示了证件,带头的是省纪委的一个处长,我也没看清对方的名字,只知道处长姓岳。除了定野纪委的陈书记外,还有一男一女,也是省纪委的工作人员。他们一开始只说让我‘配合工作’,让我把他们带到档案室,就让我出去了,并要求我保密,还要求何主任在现场。
  离开档案室后,我想他们肯定要问话,就想把这事向您汇报,看您有什么指示。打您哪个电话都不通,家里电话也没人接,我估计您肯定在外面,手机没电了,这才给您发了条短信。刚放下电话不久,他们就又找我,让我去档案室,并向我询问张洋和尤副市长的情况,还询问对一些资料的背景了解多少。”
  楚天齐明白了,李子藤打电话的时候,自己正在返回村里的路上,当时手机肯定就没电了,那时家里也正好没人。楚天齐问:“你是怎么答复的?”
  “我实话实说。在我到市政府仅两个月的时候,张洋就死了,紧接着尤副市长也调到了外地。从分配到市政府办,我就是抹桌子、扫地,拿报纸这些杂活,根本跟尤副市长没有任何接触,张洋也没和我说过一句话。关于他们问的资料背景,我说这些资料几乎还没来的及看,即使偶尔翻到,也是文件上怎么写就怎么理解,根本不知道当时发文情形。”李子藤回答,“在我回话的时候,他们还翻了翻我的简历,便没在问什么。”

  楚天齐说:“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李子藤先是回答“没事了”,接着又说:“对了,刚才您打电话的时候,何主任正向我询问昨天的事,昨天纪委向我问话时,何主任不在现场。我和他说,纪委人员只让我帮着复印了几份文件,什么也没问我。正好您给我打电话,我就借机出来了。”
  楚天齐话忽然道:“省纪委可是让你保密的,你给我打电话说这事,就不怕给自己惹麻烦?”
  “市长,我对您的人品信服,超过对我自己。而且在这事中,咱们都是局外人,这应该不算泄密,其实纪委查资料的事,市委、政府早已传遍了。再说了,如果您在单位的话,这事肯定也会经过您的。”李子藤回答的很巧妙。
  “没其它事我就挂了。”说着,楚天齐放下了电话听筒。
  结束了和李子藤的通话,楚天齐想着刚才的事情。
  他意识到,省纪委盯上了尤建辉,可能现在尤建辉已经被实际控制了。从这事发生的时间点来看,肯定和张洋的“遗书”有关,张洋之死发酵了。

  日期:2017-08-28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