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11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进入办公室后,武达招呼着秦书凯尝尝自己办公室的好茶,说是茶,却并不是常见的绿茶,很多年纪稍长的领导,喜欢把所有放在杯子里喝的东西,统称为喝茶。
  武达现宝似的口气对秦书凯说,一般人来了,我都舍不得给他们喝,尝尝看,正宗的祁门红茶。
  秦书凯嘴里忍不住“哦?”了一声,祁门红茶里的金毫,市场价早已超过五千元/斤,想必武达这红茶也是有人进贡的,要是自己花钱,谁买这么贵的金毫呢。
  秦书凯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喝在嘴里口感还算不错。
  武达卖弄的口气介绍说,经常喝酒的人,喝点红茶比较好,可以养胃。绿茶是寒性的。红茶是温性的。本来喝酒后就不舒服,再喝绿茶就对胃就不好了。
  红茶分为工夫红茶、小种红茶、红碎茶三类,最有名的是祁门红茶。祁门红茶的保健功效也颇多,提神消疲、生津清热、利尿,还具有抗癌促进血液循环的作用,茶叶中的儿茶素不仅可以杀菌,对溶解脂肪、降低血液中的胆固醇及脂肪效果也不错。
  秦书凯笑道,三日不见,刮目相看嘛,咱们的武部长一段时间下来,俨然成了茶专家。
  武达笑道,秦书凯,你就别寒碜我了,如果不是因为应酬多,想尽办法保护身体,我哪有功夫研究这东西,狗日的,现在听到说喝酒就他妈的阳痿,可是还要去,这就是中国官场的现状,官场跟酒场之间的关系联系的太紧密了。

  秦书凯笑道,彼此,彼此啊,这官场狗日的酒桌文化,可真是把咱们这些人给害苦了,每天中午要喝,晚上还要喝,晚上很多时候那是跑场,一跑就是几个场,把人喝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两人胡侃乱吹了一会儿,武达隐晦的笑笑说,秦书凯,有个内部消息,听说了没有?
  秦书凯两眼盯着武达,那意思,有话你就说,别在我面前卖关子。
  武达低声说,最近一阵子,省里和市里的领导干部,都要大换血,咱们兄弟可得把握好机会。

  秦书凯听了这话,从沙发上起身,绕着武达办公室背手转悠了一圈,摇头说,武部长,我这县长的位置屁股刚捂热,动谁也动不到我这里,再说了,年纪摆在这里,估计上级领导心里没打算对我有什么动作。
  武达不见外的口气说,秦书凯,我特别不喜欢你这种听天由命的口气,干部提拔,半年提拔一次,还是一年提拔一次,那不全都是要靠自己个人争取吗?你也算得上是老油子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着也得尽力拼一把,事在人为嘛。
  秦书凯心说,关键是我到红河县把摊子刚刚铺好,酒店和工程都干的热火朝天,这时候,正是收获的季节,我到什么位置上,也不如在红河县的领导位置上更加实惠。
  这些话,秦书凯自然是不方便对武达说的,有时候,做人做事懂得谋划,要放长线钓大鱼,尤其是在官场上混,一切的一切离不开一个字“钱”。
  有了金钱铺路,什么样的关系拉不到手,什么样的位置竞争不到手,现在还不到自己出手的时候,怎么着,在县里的实职位置上,自己也得再耗上一阵子,才能在自己的干部履历表上,弄几个突出的功绩出来,上头有人替自己说话的时候,也有合适的由头。
  秦书凯于是说,如果有机会,我会争取的,到时候一定请武部长帮助啊,说说好话多推荐。
  武达说,你的提拔我是帮不上忙的,你还是自己到省里去跑吧。武达说的是实话,现在县长书记都是省管干部。
  后来,秦书凯把话题扯到贾珍园的事情上。
  常言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从贾珍园到红河县当纪委书记后,武达去红河的频率增多了,有时候,武达堂而皇之的进入贾珍园的办公室后,一呆就是老半天,外头多少有些风言风语。
  毕竟武达是宣传部长的身份,就算是需要谈工作,也该是贾珍园去市里找武达汇报工作,最重要的是,武达根本就不分管纪委这一块,从工作的角度上来说,他跟贾珍园之间并没有任何交集,两人之间却依旧交往频繁,那就是只能是私交比较深了。
  早有人把这些话,传到秦书凯的耳朵里,秦书凯对武达的嗜好倒也能理解,说起来,贾珍园的确也有几分姿色,否则也不会迷糊的马成龙这么些年还对她死心塌地。
  当着秦书凯的面,武达倒也并不忌讳太多,坦言说,上次贾珍园为了提拔到开发区当工委书记的事情,特地过来请我帮忙,我这心里也挺高兴的,毕竟是市委宣传部出去的干部,在底下能得到重用,也是咱们市委宣传部培养有方的结果。
  听了这话,秦书凯“扑哧”一声笑出来,他想起了“床上培养”“日后提拔”这几个字。
  武达被他笑的一头雾水,有些尴尬的表情问道,秦书凯,我刚才说的话,有那么可笑吗?
  秦书凯赶紧摆手说,兄弟,你可别多想,这事跟你没关系,我是突然想起一个酒桌上听来的小笑话,实在是忍不住了。
  武达却来了兴致,到底什么笑话,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发笑。
  秦书凯见实在是转不过这个弯了,只好顺口胡诌说,是这么回事,咱们红河县纪委有个副书记,这个人说话风格一向比较幽默,有个农村妇女过来向纪委反应,她那当村长的老公经常在家里对她施用家暴,用棍子打她,希望纪委要对他的老公进行处理。
  这位纪委副书记想到清官难断家务事,就问人家,她老公是用木棍子打的,还是用肉啊棍子打的?
  第一次问的时候,农妇没反应过来,稍稍考虑了一会,农妇醒悟过来,对方是在调侃自己,气的满脸通红,状也不告了,扭头就走。
  武达听了秦书凯的话,也忍不住笑出声来,评论说,这两口子打架的事情,也要告到纪委去,基层纪委的工作可真是够繁杂的。
  武达后来问秦书凯,贾珍园的事情,有几分把握?
  秦书凯实话实说道,县里尽力推荐是肯定没问题的,至于说最后结果怎么样,那就是你们市里领导的事情了。
  武达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面说,狗日的,你秦书凯要是积极推荐,到了市委常委会议上我武达支持的人,要是常委会上再通不过的话,谁跟老子作对,老子以后一定让他更难堪。
  秦书凯冲着武达笑道,也就只有你们这些市里的领导敢说出这样的狠话来,我们这些县里的小官僚,可不敢随便说出这样大话来。
  武达笑道,行了,咱们兄弟之间,就别掐了,贾珍园不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嘛,我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会尽力帮她一把而已。
  秦书凯见武达迫不及待的跟自己解释,忍不住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倒是把武达笑的有些心虚起来。
  就在昨天,贾珍园来市里开会的时候,顺道来自己办公室一趟,这老娘们实惠的很,因为最近要求着自己办事,所以对自己态度特别恭顺,以前都是自己去红河县找她,这次她难得自己送上门来了。
  日期:2017-08-2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