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3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问他:“成海那边怎么样?从重症室转出来了吗?”
  广豫元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神情有些烦躁,听到梁健的问题,摇摇头道:“还没。不过医生说,到今天晚上要是没什么情况的话,晚上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梁健想了想,道:“那待会下班后你和我一起过去看一看他吧。”
  广豫元点头。
  他看着梁健,似乎有话要说,但并没有说出口。梁健没问,但大概也能猜到他想说什么。
  广豫元走后,梁健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明德那边的情况。明德把那三个遇难者家属给送回去了,但其他的人都还扣押着。

  提到遇难者家属,梁健倒是想到了,或许可以从这几个人身上突破一下。
  但这件事让明德去做不合适。梁健想来想去,这件事,也只能广豫元去做。于是又给广豫元打电话人,让他去办这件事。
  这边刚安排好,翟峰忽然敲门进来,告诉梁健:“梁书记,那个记者来了。”
  记者?梁健愣了一下。
  等小杨进来的那半分钟时间,梁健算了下时间,似乎正好。
  小杨进来,梁健看了他一眼,道:“坐吧。”他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那个椅子。相比于前两次的吊儿郎当不够恭敬,这一次的他‘服帖’多了。

  乖巧地坐下后,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梁书记,您让我查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说着,他从他背着的那个单肩包里掏出了一个文件袋。
  “梁书记,您过目。”小杨轻轻将文件袋放在了梁健的面前。
  梁健没动,问他:“你确定这里面是我想要的?”
  小杨怔了怔后,答:“我保证这东西是我一点一点查出来的。不夸张,我为了这东西,三天都没睡了。”
  小杨看着确实憔悴,脸色暗沉,两个大眼袋都能垂到胸前来了。头发也有些乱,但看得出来,进来前应该拿手指捋过他那头油腻的头发,上面都是手指粗的沟壑。
  梁健沉默了几秒钟,抬手指了下门旁边的柜子,道:“茶在那边,你自己去泡。”

  小杨到这里来过两趟,梁健没给他泡过茶,也没让翟峰给他泡过茶。这回,他让小杨自己去泡茶,这已经是给了小杨一个信号了。小杨虽然之前不知好歹,但也不笨。稍加调教,也是个可以用用的人。
  小杨立即就站起来,往柜子那边去了。一会儿后,他拿着水壶过来,先给梁健的水壶里添了水。
  这一点倒是梁健没想到的。梁健看着他转身走回柜子边,心里想,看来这小杨未必不能栽培一下。
  不过这是后话。当务之急,还是楚阳的事情。梁健打开了小杨拿来的那个文件袋,里面有很多照片,还有一些类似票据的东西,和一张纸。
  梁健先看了那张纸,纸上是小杨这次的发现。正如梁健所料,十首县县长胡全才在这件事情里,承担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但这个角色仅在于这次闹事的事件,对于水库事故的事情,小杨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内容。梁健又看了看照片,忽然在一张照片里发现了一个比较眼熟的人。

  梁健皱了眉头,看了好一会儿,虽然眼熟,但却怎么也想不起到底在哪见过。正好小杨拿着茶杯走过来,梁健就问:“这个是谁?”
  小杨靠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就将这个人的家世背景如数家珍般的背了出来。
  胡大海,47岁,十首县人。胡全才的爷爷的堂哥的二儿子家的儿子,算起来这关系也挺远了,但论辈分也是同辈,叫起来,算是胡全才的堂弟。
  胡大海家里原先很穷,家里有个女儿,前些年考初中的时候,考得不好,胡全才帮忙走了个后门,去了太和三中,现在考上了一个二本学校,去省外读书去了。为了这事,胡大海家里把胡全才当恩人一样,基本上言听计从。从千年开始,胡全才经常会让胡大海帮忙做些他不方便做的事情,然后给点钱。胡大海女儿读大学的钱,基本上都是胡全才出的。在这一次民众闹事前,胡大海往那个遇难者家里跑过好几趟,每趟都拿不少东西。

  照片里,是胡大海站在胡全才的车子旁边,躬着身在听着车里坐着的胡全才说话。
  梁健仔细端详着照片里这个卑躬屈膝的男人,那副低下的姿态,还有那身破旧的衣服,忽然间梁健脑子里闪过一个身影,和照片里的人很像。
  梁健猛地抬头问小杨:“这个胡全才是不是去过成海同志的医院?”
  小杨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回答:“他来过城里,但是不是去了医院,我不清楚。”
  小杨虽然没有给梁健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梁健已经在心里确定下来了。其实那个人是不是胡全才,想要求证很简单,把医院里那天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看一看就行了。
  心里有了答案之后,梁健反倒对这个人不感兴趣了。梁健放下照片,又看了看其他的,没有能让梁健提起很大兴趣的东西。梁健将这些东西重新放回了文件袋,抬头问小杨:“闹事的事情,公丨安丨局那边已经查得差不多了,除了这个胡大海身上有点东西之外,其他的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也就是说,你的东西,我并不满意。你应该清楚,我想要什么。”
  小杨脸色难看起来,拿在手里的茶杯,轻轻放到了桌上,舌头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支吾着说道:“那件事情拖得时间太久了,而且那个老板都已经逃掉了,想找证据太难了!”

  梁健看着他,似笑非笑:“你们记者不是号称无孔不入吗?”
  “那是狗仔,不是记者。”小杨低声反驳。
  梁健哼了一声,冷声道:“你那天做的事情,和一个狗仔有什么区别?”
  小杨的脸色白了一些,坐在那,说不出话来。

  梁健盯着他看了一会,觉得差不多了,就开口打破沉默,说:“我不是个喜欢翻旧账的人,相反我是个很喜欢往前看的人。你是个记者,能看到我看不到的,能知道我不知道的;我是一个当官的,我有你没有的,钱,权,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之间,其实是可以很好的合作的吗?”
  小杨看着梁健,神色微微变化。显然,梁健话中的意思,让他意想不到,也很是惊讶。
  梁健朝他笑了笑,道:“但是,在我们合作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拿出点诚意?”
  许是梁健的好态度让小杨那才刚刚收敛起的自傲又要开始没有自知的释放了。他立即反驳道:“既然是合作,那我们之间就是平等的。为什么你不先拿出点诚意来?”
  “难道我给你的条件,还不够诚意嘛?”梁健反问,脸上的笑容已然收起,目光也变得犀利。指尖在桌板上轻轻一敲,咚地一声轻响,仿佛一锤定音的决然:“你要是不满意,你现在就可以转身出去。”
  梁健态度的转变,让小杨意识到,他之所以能听到合作两个字,只不过是梁健想给他这个面子,但这个面子是梁健想收回就收回的。
  他到底不笨,态度立即就谦恭起来。
  “梁书记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我这人就这毛病,别人给个三分颜色,我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小杨嘿嘿笑着,笑容有些让梁健不适应。

  日期:2016-10-05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