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9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只好点头,便坐上了他们的车,刘抗越显得很兴奋,自从年前在京城与张清扬见过面后,对他更加友好了。那次机面,让他明白了自己与张清扬是世交,并且家里也叮嘱着他与张清扬搞好关系。三人来到一家饭店,要了几个菜便坐下闲聊起来。陈丽摆出大姐的姿态来,拍着张清扬的肩膀说:“清扬,和小雅见过面了吧?”
  “见过了,张清扬点点头。”
  “还谈得来吧?”其实陈丽知道自己问这话有些多余,可还是客套地问了出来。

  “嗯,还好,她……没想到她长得那么漂亮呢!”当着人家姐姐的面,自是不能说坏话。
  “你是说她……漂亮?”陈雅的反应很特别,“你看见她的时候……”
  “她很白,还穿了一身白衣服,很精神呢!”张清扬这话是真心话,至今回想起那天陈雅的模样,仍然惊为天人。陈雅比陈丽漂亮多了,陈丽只是一般的长相而已。
  “真的?”陈丽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我那妹子……很久都不那么打扮了,没想特意让你看到她本来的样子,这……说明她挺看重你的!”

  张清扬搞得没头没脑的,好奇地说:“嫂子,你什么意思?”
  第227章 白色靓影5
  “哎,你不知道,那丫头小时候性格就怪得很,长大后进入了军队,又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她就……怎么说呢,她需要经常化妆,所以很少有人看到她真实的样子……”陈雅努力解释得清楚一些。
  虽然陈雅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可是张清扬还是感觉迷迷糊糊的像做梦一样,“怎么听起来有点像变脸似的……”他失口说道。

  一旁的刘抗越笑道:“兄弟,你还真说对了,我……我都没见过小雅真正的样子!”
  陈丽接着说:“小雅就是在自己家,都是打扮成工作时的模样,我都快记不得这个妹妹到底长什么样了。可是却没想到她在你面前露了相,就这说明她有点重视你了!”
  张清扬回忆起来在京城,当自己告诉陈新刚说陈雅很白时他兴奋的样子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她父亲感觉吃惊了。他越来越觉得有趣了,独自喝了一口酒,心里感觉怪怪的。怎么越听越感觉这个陈雅像个传奇人物,这大大加深了张清扬对她的兴趣。他心里盘算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多了解她。
  傍晚时分,张清扬回到了珲水县城,远远就望到自家楼前停了一辆红色的宝马车。他站在车前望了望,并没有看到车的主人,摇摇头便回家了。刚拉开门,习惯性地大喊一声:“莎莎,给我倒杯茶,渴死了!”
  没有人回答他,他有些郁闷地换了双拖鞋,自言自语地说:“哎,这丫头走了,家里好冷清!”
  “给你……茶……”身后突然想起动听而空灵的声音。
  “啊……”张清扬正低着头,吓得倒退一步,惊出一声的冷汗,万万没想到家里还有人。可是当她看清面前站着的这人是谁时,脸上更加吃惊了,口吃道:“你……你怎么来了,我……我锁了门的……”
  陈雅也不说话,把茶杯放在他的手上,然后又回身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仍然穿着一身雪白的时装。张清扬感觉像见到了鬼魂一般,有些胆怯地端着茶杯跟过来,坐在了她的对面。
  “我来好久了,见你没回来,我就自己进来了。”陈雅目中仿佛空无一物地说。听她的意思,好像知道张清扬今天回来。
  张清扬已经习惯了她的古怪性格,所以也不多问,只是说:“你没有钥匙,怎么进来的?”
  陈雅从衣袋内掏出一枚钥匙,说:“这是万能的,什么都可以开。”
  张清扬张了张嘴巴,“你……你来有事?”
  “没事,我妈说了,有空就要来看你,男女朋友间就要这个样子。”陈雅顽皮地转动着酒杯,根本没把张清扬当回事。
  张清扬心头郁闷得很,站起来把外衣脱了,没想到陈雅又说了一句令他吐血的话:“中午饭还没吃呢,你去给我弄点吃的吧,这都晚上了。”既便是使唤人,她语气也是淡淡的,看不出讨好之意,仿佛是他应该的。
  尽管是出于无奈,但张清扬还是亲自下厨为陈雅炒了两个菜。张清扬闷闷不乐地坐在陈雅对面,故意摆了个难看的脸色给她看。可陈雅清新脱俗,私毫不在意。连声谢谢也没说就偿了偿桌上的菜,随之眼前一亮,似有所思地说:“没想到你也有优点……”
  张清扬听到这平平淡淡如清风般的语气,全身感觉透心凉,没好气地说:“你就把我当成是一个纨绔子弟是不是?”
  “嗯。”陈雅平静地点头,优雅地吃着菜。

  张清扬摇了摇头,有气又好笑,不禁想着与这样一个不通情理的女人过一辈子,自己的命可真够苦的。怎么这个女人好像一点世俗也不懂。
  “你也吃吧,我一个人吃不完,会剩下的。”陈雅无所谓地说。
  张清扬更加来气了,赶情她让自己吃饭还不是客套,而是担心浪费。虽然有些饿了,可是他却堵气地说:“我不饿!”
  “哦,”陈雅只顾低头吃饭,不再理他了。

  张清扬望着人家品偿着自己烧出来的美味,心里的酸苦也就可想而知了。又瞧陈雅吃得开心,竟然吃了两碗饭,难免就更勾起了他自己的食欲。他无奈地品着茶,感觉有些头痛。令她深感意外的是,别看陈雅长得十分瘦弱,可是她竟然吃光了所有的菜。
  “你真能吃!”张鹏想借以挖苦她以发泄心中的郁闷和不满。心说一般女孩子听到这话还不得气得半死,他就是想瞧瞧她生气的样子,同时也为自己阴暗的小孩子气想法感到可笑。
  “习惯了,训练的时候……有时候一个星期没有吃的。”陈雅抬头望了张清扬一眼,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可是那丝微妙的变化很快就消失了。
  “听你家里说,从小就开始练武?”虽然不想和她说话,但是张清扬却对她十分的好奇。
  “五岁跟了师父。”陈雅像说一件很普通的事。

  张清扬点点头,心中生气一丝敬畏,突然想起来一事,就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陈丽告诉我的。”
  “你怎么不叫她姐姐啊,她可是你亲生的姐姐!”张清扬好笑地问道。
  “不习惯。”
  张清扬心想自己真是对牛弹琴,也许她不但对自己没有感情,对她自己家里人也是一样的。这么一想,稍微感觉到了一点平衡。
  “你……这次来延春职行任务好久了,还没完成?”两个人总不能大眼瞪小眼的干坐着,所以他闲聊起来。
  “快收网了。”
  “那个……就你一个人?”

  “不。”
  张清扬瞧她真是惜字如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陈雅像看个怪物似的瞧了张清扬一眼,眼神眨了眨,问道:“你和我家里说了我现在的样子?”
  “嗯,对了,你……他们说你平时在工作上会化妆,那……你都会化成什么样子?”张清扬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略显得有兴致地问道。
  “不能说的,有规定。”刚有些兴奋的陈雅,又恢复了平静。
  “喂,我……我可是你男朋友啊,我……我们不是外人!”张清扬实在无聊的很,有心思逗弄她。望着她总是一幅平淡死板的面孔,张清扬就想让她的脸上有些表情,或是高兴微笑或是生气发怒。因为她记得就是她不喜欢自己的时候,仍上的表情仍然是平淡的。
  “我们还不太熟呢,现在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