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9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呢你到是挺适合做情人的,可惜啊有点小聪明,这点不好。你别在珲水呆着了,去南方吧,离他远点,如果再给他造成什么坏影响,结果我不说你也知道。”美女玩弄着红指甲,说得轻描淡写。
  陈美淇突然抬起头来,木然地点点头,心想这个一定是“他”的女人吧?别看女人说得轻松,可是她话中透露出的那股狠劲儿太吓人了。
  钱大发事件,令张清扬有了对珲水政坛进一步洗牌的机会。郑一波很正常地顶替了曾经朱旭日的位子,升为了珲水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清扬为了感谢延春政法委书记李金锁曾经给自己通风报信,把珲水公丨安丨局内他推举过来的白副局长升为了代局长,白局长转正是迟早的事情。李金锁有感于张清扬的好意,知道延春还缺一位排名第一的副局长,所以拍板决定把张清扬的同窗好友赵强调来珲水任副局长,以帮助张清扬巩固在珲水的地位。两人一来二去,通过几次合作,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政治伙伴。

  招商局黄局长也被张清扬调去了老干局,万达正式转正,这样一来他与县长宋吉兴共同代队参加“经博会”也就名正言顺了,要不然一位副局长明显不够级别。张清扬把建设局内一二把手也换成了年轻的干部,其中一位副局长是马奔推荐的,张清扬也就卖了他一个面子。
  受到张清扬恩惠的干部们,这几天晚上没少往他家里跑,可张清扬还是老规矩,一不收钱二不收礼,让下属们不知如何表达感谢之意,暗自下决心只有在工作上为县长分忧了。下面亲近他的干部在一起喝酒时都自称为“张家班”的人,张清扬已经成为了珲水真正的领袖。
  其它人的感谢宴可以免掉,但是赵强的自然是免不掉的。可以说张清扬成了赵强的贵人,短短两年的时间,曾经在市局被边缘化的赵强一下子成为了县局排名第一的副局长,他对张清扬的感谢也就可想而知了。当天晚上,吴德荣也赶过来了,三人喝得大醉。虽然张清扬努力让自己保持一颗平淡的心,但在知已好友面前仍然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明白,从现在开始珲水才算真正属于他的了。
  五一长假前期,张清扬完成了珲水政坛的全面部局。假期早就安排好了,他要去京城看望老爷子,老爷子不只一次在电话中表示对孙子的思念,其实张清扬心里清楚,这是老爷子对自己在珲水表现的恳定。老爷子在电话中多次提到陈家的丫头,一想到那个性格古怪的白衣少女,张清扬就是一阵头疼。可老爷子有些着急,希望张清扬尽快与陈雅订婚,并且说陈家也是这个意思。张清扬心想反正事以至此,现在反对也无用,便说等两人再多接触一阵子之后,就订婚。听到张清扬确切的答复,老爷子十分的高兴。

  五一到了,张清扬飞往京城,妹妹刘娇坐着老爷子的专车过来迎接大哥,同时配了一个警卫。老爷子的车是有特别通行证的,可以开进机场内部接人。其实不用说机场,就是去中南海,老爷子的车都要受到礼遇。张清扬一下车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三开门加长红旗,以及站在旁边正对着自己挥手高呼的刘娇。一见到那辆车,张清扬瞬间有一种血液凝固之感,心头有点沉重。这车可是曾经的“亚洲第一车”,号称是东方的“劳斯莱斯”。

  这辆车全国只有两辆,曾经是我国试着生产的第一批高级豪华型加长红旗,为当年的“一号”人物量身订做的,可惜当年在世界舞台上叱咤风云的“一号”人物没有看到车子出厂就去世了,作为我党以及共和国的元老级人物,刘家老爷子自然享受到了这辆充满着无比荣耀的车。换句话说,见车如见人,这辆车就是老爷子的标志,这辆车也代表了老爷子半生的戎马生涯。
  老爷子对这辆车爱护有加,平时是不坐的,除非去见大首长,或者接待尊贵的外宾,才坐这辆“老爷车”。而今天,老爷子却让刘娇坐着这辆车来接张清扬,他的激动可想而知了,老爷子再一次用行动表现出了对孙子的疼爱与支持。
  刚下飞机的乘客们全都看到了那辆车,一个个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万万也没想到这架飞机里还有人会受到这种待遇。张清扬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下飞机,来到了刘娇的旁边,刘娇兴奋地扑过来紧紧与他拥抱。其它乘客们狐疑不已,心想那小伙子到底是谁啊,这种身份在飞机上坐的还是经济舱,这也太离谱了!
  第225章:白色靓影3
  “哥,听说你跟陈雅见过面了?”车子驶出机场以后,一旁的刘娇问道。
  “嗯,见过了。”张清扬的表情很平淡,他正在欣赏着车内的装饰。这辆非凡的“大红旗”轿车,不仅外观奇特,内部设施也非常完备,装有空调、冰柜、电视,充分显示出了民族的骄傲,怪不得老爷子那么喜欢这辆车。
  刘娇接着问道:“哥,见到她什么感觉?”
  “嗯,长得挺漂亮的,很白净的一个姑娘。”
  “啥?……漂亮?白净?”刘娇的嘴巴张得很大,满脸的吃惊,然后仿佛又明白过来地笑道:“哈哈,哥,你可真能开玩笑,说的是反话吧?”
  张清扬不明白刘娇说的是什么意思,无所谓地点头,只说:“她性格古怪的很,身手了得,真想不到她会功夫!”
  “那是啊,陈伯父没有儿子,就把女儿当儿子养,从小就把她们姐俩送武术学校了,所以性格很怪癖。”
  “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张清扬心里解开了迷团,当下轻松起来,调侃刘娇道:“娇娇,有男朋友没呢?”
  “没……还没呢……”单纯内向的刘娇立即飞红了满脸,双手抓着他的胳膊说道:“我还是小女生呢!”
  张清扬哑然失笑,拍了拍她的手背,显露出了兄长的无限关爱。稍后,突然语重心长地说:“娇娇,你放心,你一定要找个自己心爱的男人,如果家里反对,还有我呢,你的婚事不要听家里的!”
  “嗯,谢谢老哥!”刘娇狠劲儿地点头,两颗明亮的眸子一眨眨的,当她看到张清扬的脸上有笑意时,立刻把头低下来,不好意思地说:“哥,你扯哪儿去了,都说了我还小!”
  “哈哈!”见到妹妹如此可爱,张清扬失声大笑。
  坐在前面的警卫员也跟着笑了,同时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张清扬,这位“少公子”在他眼中非常神秘。因为他常跟在老爷子左右,最近总听老爷子念叨着“清扬”。老爷子很少夸奖自己的子女儿孙,就连刘远海、刘远山两兄弟也是经常挨骂的,可是他对这位刚相认不久的孙子明显偏爱的很。每当他提到张清扬时脸上便充满了笑意,这无疑也让警卫员对张清扬刮目相看。
  晚上就在四合院住的,吃晚饭的时候,老爷子还破例拿出一瓶珍藏多年的茅台,家里人都知道,老爷子过去只有和领导人或者与老战友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喝酒,可最近几年,老战友一个个死去,他喝酒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了,几乎很久也看不到他喝酒了。可是今天,为了欢迎张清扬回家,老爷子高兴得红光满面,特别嘱咐张清扬“也要少来一点酒”,这让张清扬心中十分的热乎,刘远山两口子更加觉得有面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