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9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张素玉的关心,张清扬感动地说:“姐,你放心吧,我自己能处理好,不要去麻烦张书记了。”
  “你真有把握?”
  “姐,我想你们了……”张清扬答非所问。
  电话另一头的两个女人却是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张素玉很坏地说:“清扬,是想我还是想楚涵?”
  “都想,我很想看你们,快到五一了,我争取去看看你们……”
  在钱大发的运作下,延春纪委这些天收到了很多对张清扬的举报,引起了延春方面的重视,孟春和副书记高度关注了这个案子,并发言说纪委应该马上去珲水查个清楚。会议上没有人反对他的提议,因为材料上有理有据,亲近张清扬的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政法委书记李金锁在会后立刻通知了张清扬,劝告他要小心,纪委马上就要下去了。张清扬没想到李金锁会在这个时候帮助自己,足以见得这人没有落井下石,是个很讲意气的朋友。张清扬感谢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延春市纪委的专案组来到珲水,向很多干部群众询问了张清扬的情况,可结果却不近人意,大家都说了一大堆张清扬的好话,对材料上说的事情没有人承认。钱大发想用男女关系,金钱等方面扳倒张清扬,这本身就是一个弱智的想法。经过纪委调查,他们发现材料上所指的张清扬包養的那位未婚少女,其实是张清扬帮助的辍学大学生,而且珲水宾馆所有人都可以做证,珲水县政府所有的干部们也都知道张清扬与田莎莎二人是兄妹关系。

  张清扬银行卡上的那些钱,经过调查,纪委很容易就发现张清扬家底丰厚,母亲是做大生意的。就在案子陷入僵局的时候,纪委却收到了一枚重磅丨炸丨弹,有人说他有物证可以证明张清扬与陈美淇是情人关系,这样一来案子变得更加扑朔迷離了…这天晚上,陈美淇一个人晃荡在街边,她刚刚从钱大发那里回来,其结果令她失望。
  她这几天很郁闷,因为钱大发答应给她的一百万迟迟没有到账。之前以为这种赚钱方式很容易,可结果却让她感到意外,并且她现在有些担心了。张清扬对此事态度上的冷淡令她恐惧,那种无声的表示往往就是心中有底的反映。这些天她也从侧面了解了张清扬的底细,当听说张清扬有可能“上面有人”时,她就更加害怕了,只想着早些从钱大发手上拿到钱,之后跑到南方某省做些生意。她跟了钱大发有三年了,手上也有个百八十万的,这次她想收宫了。

  钱大发不给她钱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想让她出面做证,亲自证实是在被张清扬的逼迫下与之发生了关系。如果事情真像钱大发所计划中的那样,那么张清扬这次就真要栽跟头了,如果最终判定他是强迫陈美淇的,那么案子的性质就不单单是领导干部胡搞男女关系那么简单了。
  钱大发说得头头是道:“你让那小子搞了一下,反而让我买单一百万,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你真以为自己那b这么值钱啊!啥也别说了,你如果不出面做证,我就给你十万块!”
  至今回想起钱大发那幅丑恶的嘴脸,陈美淇真后悔当初选择了这条路。前方就是回家的那条巷子,这里没有路灯,阴暗的气氛令她心寒。她扶着墙慢慢向前走,就在这时,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一阵风声,接下来她的嘴巴就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发不出任何声音。然后一个袋子从后套住了她的头,她什么也看不到了。她被人扛在肩上,尽管四肢乱动却无法动弹。
  没多久,她就觉得自己坐在了车里,身边男人们的手在她的身上任意轻薄,并且嘻嘻哈哈地笑着。陈美淇十分的恐惧,害怕令她失去了知觉,大脑处于一种空白的状态。她知道自己被绑架或者劫持了。她很想告诉车里的这些男人们,随她们把自己怎么样,要多少钱都可以,只要留下自己的命。
  “辉哥,我们开车去哪?”

  “操,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处理掉,挖个坑埋了。”
  “我说辉哥,这娘们可是珲水的名人,长得也挺正……”
  “滚你妈的蛋!我们要速战速决,老板说了不让我们碰她!”
  “头,这么个大妞摆在面前你不动心啊,我们上了她老板又不会知道,她顶多去找阎王去告我们!”
  陈美淇一阵胆寒,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妈的肥!”那只手正是辉哥的,看样子他也有点动心了。任何男人见到陈美淇这种美女,想必都会想入非非。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汽车终于停下了,几人把陈美淇扔下车,她也不知道这是哪里,阴风阵阵,吹得她直发抖,想来也是荒郊野外。

  “陈小姐,你也别害怕,兄弟们手法利落的很,绝不会让你有痛苦的。你也别怪我们狠心,我们和你无冤无仇的,可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兄弟们也没办法!”男子一说完,就对手下说:“动手吧!”
  陈美淇知道自己的命就掌握在这些男人的手里,如果现在还不反抗,那就没有机会了。也许是出于生命的本能,她拼命在地上挣扎着打起了滚,嘴上唔唔地拼命发出声音。
  “快抓住她,别让她乱动!废物,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辉哥,这娘们好像有话要说!”陈美淇马上就被两个男人控制住了,无法动弹。
  辉哥走上前来,伸手掏出了她口中的破布,长叹一声说:“陈小姐,我知道你不想死,可是行有行规,你要恨就恨那位大老板吧!”
  “他到底是谁,是谁要害我!”嘴巴得了空,陈美淇大声呼喊着。
  “你别喊,喊也没有用,这里一个外人也没有……”辉哥伸手放在她的肩头,“其实我还真舍不得害女人,可是没办法!”
  “是谁要你害我?”陈美淇觉得全身都瘫软了,没有一丝力气。
  “陈小姐,想必你得罪了谁自己应该知道吧?”
  “不要害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给,我……我能满足你们的所有要求,我……我可以陪你……陪你们尚床!”陈美淇豁出去了,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
  “哈哈……”这伙人疯狂大笑,笑声在黑夜里犹如鬼哭狼嚎,为首的辉哥止住笑声,把手伸进她的头套里,细细地撫摸着她的小脸,很是无奈地说:“陈小姐,这如果在平时哥哥一定会让你舒服一小会儿的,可是今天……今天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啊,只好委屈你了,你放心……很快的……”
  “啊……不,我……我给你们钱,他给你多少,我给你多少,你要多少?”
  “骚娘们,钱老板给我们五十万要你的命,你能给我们多少?”辉哥的小弟突然失口说道。
  “啊……钱……老板?”陈美淇从他的话中像是听到了什么。
  “啪”的一声,辉哥回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兄弟的头上,“你小子胡说什么,哪来的钱老板,别他妈的乱说话!”
  “是是,我……我记错了……”
  陈美淇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冷笑道:“钱大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辉哥,时间还早得很,要不你放一炮爽下嘛,哥几个给你把把风,这里又没有什么外人,你怕什么啊,怎么还怕这个娘们咬你不成?”不知道是谁讨好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