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5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看着陈咬银,眼神清澈:“孟老夫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李鸿章说,本朝太祖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话是绕了些,但道理其实很简单。时间这玩意儿,他不等人啊。我想要的,不是我陆羽成为一个新的贵族,打造一个新的世家甚至是帝国。而是打破旧的秩序,打破世家对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资源垄断。给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往上面爬的机会和路子。而现在,他们把这条路堵死了。我想开一条路,他们不让我开,我就跟他们干。”

  “陆爷……陆爷您这份儿思想境界,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难怪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古话说高屋建瓴,一点没错。没有这份眼界,哪能有这份成就?”
  陈咬银佩服不已。
  他旋即皱着眉头说道:“可是陆爷您想过没有,这条路,可是一点都不好走。即便是您,有百分之一的机会,走通这条路么?你要挑战的,可是根深蒂固,传承了几千年的一些东西啊。他们那些人,能让你这么干?”
  “当然不可能。”陆羽笑了笑,“不过我不畏惧。我身边的兄弟们也不会畏惧。我们就是一帮狂热的理想主义者,那又怎么的?百年前,就在西湖吧,那一艘游轮上开会的二十一个人,他们又有什么?他们要挑战的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历史证明,他们成功了。虽然再到后面,这些成功者分化了,大部分人忘记了初心,开始变成了他们以前最讨厌的人,但他们好歹成功过不是?一万年太久了,一百年甚至都太久了。结果如何,我一点都不考虑,我只是在享受过程。”

  陈咬银说道:“陆爷,我欣赏您的境界和思维方式。不过我陈咬银就是个小人,我做不了英雄,我也不是那个料。而且我这把年纪了,早就被酒色财气消磨了斗志,也狂热不起来了。”
  陆羽笑着说道:“陈胖爷,我不需要你成为跟我一样的人啊。而且讲道理的话,你也成不了不是。我先前就跟你说过,小人也有小人的用处。我师父还在的时候,时常跟我念叨一句话,于小事得道,于小人成佛。小人怎么了?小人就一定是卑鄙无耻龌蹉的人?你自诩是个小人,那只是因为,你的人生中,充满了太多的不得已。我不相信会有人生来就想做个卑鄙无耻龌蹉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向善的一面。杀人犯还十个有九个是孝子呢。只要你陈胖爷没有做过触碰这个社会道德底线的事儿,那你在我陆羽眼中,就依然是个人。”

  陈咬银微微愣神。
  陆羽接着跟他说道:“你跟着我干,成功失败我都不敢跟你保证。但我敢保证,打今儿起,在我陆羽陆长青这里,你陈咬银是个人,也只会是个人,而不是我的走狗,我的奴才。”
  他死死盯着陈咬银:“陈咬银,这就是我陆羽能给你的、而皇甫微羽等人永远不可能给你的东西。两个字,尊重。”
  “尊重?”
  陈咬银默念着。

  “可不不急着下决定。明天中午,跟我去打场球如何?”陆羽笑了笑,“是浦发那位张财神做得东。哪怕你不打算跟着我,多认识几个人,总不是坏事吧?”
  陈咬银思忖片刻,点了点头。
  陆羽给他说得东西,让他有些晕乎乎的,他还需要时间来消化。
  不过现在,他对陆羽的抵触情绪,倒是没有那么强了。
  他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潜移默化的,他对陆羽的敌意,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陆羽很信奉一句话。
  打仗,打的是装备,打的是后勤,打的是计谋。
  但最归根究底,打得还是人。

  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条件。
  古人把天时地利排在前面,并不是说这两个更重要。
  而是说,前面两个加起来,都不如后面的人和重要。
  有了人,就有了一切可能。
  所以在跟皇甫家决战前,他需要拉拢一切能拉拢的力量。
  陈咬银,仅仅是一个开端。
  他用十足的耐心和诚意对他,并不是说陈咬银真的有那么重要,而是要让他陈咬银,开好这个头。
  千金买马骨。
  陈咬银,就是他陆羽在杭州城卖的一具马骨。
  没有这个马骨的话,后面的千里马,又从何谈起?
  拉拢人,也即是攘外,这是一方面。
  消除己方不稳定因素,也就是安内,这是另一方面。
  时间不等人,陆羽也不打算拍什么先后顺序了,而是打算同步进行。
  而要安内的话,首先要对付的,便是以孙文海为首的孙家三支旁系!

  而要对付孙家三支旁系的话,陆羽盘桓着,眼眸幽冷,心里有了主意。
  就从这小子身上动刀子吧!
  除了洗浴会所,上了车,司机米耗子说道:“少帅,现在往哪儿去,睡觉还是?我都困死了。”
  他说着,不住打着哈欠。

  陆羽唇角微翘,笑着说道:“耗儿爷,这人吧,千万别怕没时间睡觉,那话扎说来着,什么时候嗝屁了,那不得一觉睡个亿万年?您要真想睡,我就叫小郭给你一下,然后保管以后没人能把您给闹醒。让您彻彻底底啊睡个舒坦。”
  米耗子听懂了陆羽的弦外之音,干笑道:“少帅,埋汰我米耗子了不是,我米耗子是花您的钱花的不含糊,不过真干事的的时候,我米耗子什么时候打过退堂鼓偷奸耍滑过?少帅您说,接下来还要怼谁。一句话的事儿,我保管把人给您找着。”
  “这就对了。”
  陆羽笑了笑,看了看时间。
  午夜十二点。
  对于某些人来说,只怕生活才刚刚开始吧。
  陆羽浅笑道:“有个叫孙修竹的小子,就是孙文海那棒槌生的小棒槌,我有点想他,想跟他谈谈人生,给你半个小时,你能让我出现在他面前吧。”
  米耗子眯着眼,正色道:“少帅,就半个小时,超出一分钟,我给你一根手指头。”
  陆羽点点头,闭上眼睛,不再言语,而是闭目养神了。
  米耗子这人的忠诚度,跟郭破虏高长恭自然不能比,便是跟杨破军都比不了。
  若说自己身边的弟兄,大难临头可能会背叛自己的,现在坐镇川渝帮他收割陈风雷留下产业的马三元首当其冲,米耗子这位盗门传人也绝对算一个,但这并不意味着陆羽就不用他们。
  正如他跟陈咬银讲的,什么人就有什么人的用处。孟尝君要是不养点鸡鸣狗盗之辈,又怎能骗过秦昭王逃出函谷关回齐国做他的战国四公子?
  不过对米耗子这种人,就不能像对高长恭、郭破虏这般,毫无保留的交心了。

  高长恭和郭破虏,俱是最纯粹的武者,心如赤子,意如钢铁,心里居然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小心思。什么事情交代他们去办,能做到十分就绝对不会只做九分。
  但像是米耗子这种人的话,就要恩威并施了,要让他感激你,更得让他畏惧你。
  这些个都是最基本的御下手段。
  陆羽以前不太懂。
  但他现在,正在摸索总结。
  前人有那么多的经验摆在那里。

  他又不笨,甚至极为聪明,只要他想,又有什么是他学不会的?
  日期:2017-01-27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