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6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我不确定是谁出了岔子,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是怎么布下的局,但我却知晓,自己是遭了算计,而且已经显露在了对方的视野之中。
  只是……
  他们想要杀我,这未免也有一些太过于想当然了。
  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的我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去追究到底是谁的锅,而是装作没有多少抵抗能力的样子,躺在了雪地上。
  事实上,此时此刻的我都不用装,一大口的血洒落在旁边的雪地上,脑袋血肉模糊,十分凄惨。
  疼痛也是刻骨铭心的。
  然而有聚血蛊的存在,使得我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失去抵抗力。
  我躺在那里,假装昏迷,而那两人走到了这边来,然后显得十分谨慎,离我十来米的距离,低声说道:“这个人,想必就是千面人屠陆言吧?”
  另外一个人点头说道:“对,能够使用邪灵教地魔独门地遁术的,目前听说的人里面,只有他一个。”
  前面那人疑惑,说他来这里干嘛?
  后面那人摩拳擦掌地走上了前来,笑着说道:“管他呢,消息已经传回去了;至于他,先拿下,我听说这家伙杀了我们好多的人,拿下他,必有重奖!”
  两人跃跃欲试,却最终还是没有走过来。
  前面那人停顿了几秒钟,然后问道:“孔老二,你上去啊,把他拿下。”
  孔老二不乐意了,说老狼你个龟儿子,你干嘛不上?
  另外一个叫做老狼的家伙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京都那边传来了消息,说这个家伙十分难缠,又会易容术,又会神出鬼没的大虚空术,而且抗打击能力特别强,要万一这家伙躺那儿诈我们,那事情可不就严重了?”

  孔老二叹气,说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排到了显定极风天去——就这点儿胆子,我都替你丢脸。
  老狼说你这元载孔升天的排名也不低,你干嘛不上?
  孔老二说这人有大虚空术没错,有地遁术也没错,但王老大从天山神池宫中搜罗来的空间界碑石摆阵,专门克制这家伙所有的腾挪手段,他可是硬生生撞到了铁板上,这情况你我都是亲眼瞧见的,你到底在担心什么?这家伙都昏死在了那儿,你居然畏首畏尾,我都替你觉得丢脸——行、行、行,老子去把捆仙索给他弄了,回头的时候,这功劳可没有你的了……
  他用那激将法,然而老狼却很是沉稳,有点儿都没有跟他较劲,只是在笑。
  这个家伙,老奸巨猾,脸皮真的是够厚的。
  两人一番交流,终于有人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从我的感知之中,来人却是那位孔老二。
  他到底还是没有忍耐住。
  当然,他们之所以不敢拖太久,也是害怕我从昏迷之中醒过来,到时候出点儿什么事,又得费些功夫,所以就想要在我昏迷的时候,将人给捆住,免得多生事端。
  按道理说,如果没有聚血蛊的保护,说不定我真的就在昏迷之中给人绑了。

  不过此刻的我,是清醒的,而且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能够想到示敌以弱、以退为守这种花板子,这两人都是老奸巨猾之辈,远比我们之前遇到的那帮人要狡猾许多,也谨慎得很,那孔老二即便口中说得大大咧咧,但靠近我的时候,却显得十分谨慎,人未至,一股气息就蔓延了过来。
  这是要试探我的身体,随时都准备反制。
  很明显,我这边反应及时,想要躺着装昏迷阴对方一手,但他们也不是吃素的,对我也是多有防范,没有太过于掉以轻心。
  而到了这个时候,真正比拼的,就是演技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话儿说得没错,躺在雪地上的我在脑海里想着一个昏迷之人的模样,尽可能让自己的心跳、脉搏以及一切的症状,都如同一个真正昏死过去的人一般。
  十米、八米、五米、三米……
  对方一点一点的靠近,而我则真的就是在沉浸了全部的情绪在演绎着昏迷的人。
  一直到离我还有两米左右的时候,那人却没有再靠近了,而是手上一抖,却有两道劲风,朝着我的双手飞来。

  这是要断了我的手筋。
  好稳。
  在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自己的这点儿小花招最终没有能够在稳得一匹的孔老二面前奏效,对方居然没有再靠近,而是想要先将我双手手腕上面的手筋断掉,让我彻底丧失战斗能力去。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施展大虚空术,遁入虚空之中,躲避这一击。
  然而理智却压制住了我的这种冲动。

  因为我想起了两人刚才说的话来,那个什么“空间界碑石”我虽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但被专门从天山神池宫弄来,并且已经给我重大创伤的情况下,它是否也能够抑制住我的大虚空术,这个也很难知道。
  我不能够再陷入被动了,只有拼尽全力,与对方硬碰硬了。
  只是,我能够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战而胜之么?
  时间已经不容许我再做多余的思考,几乎是一瞬间,我的身体就已经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如同一只牛蛙一般,整个人从地上陡然弹起,扑向了对方。

  这个时候,这样的距离,拔剑啊什么的,已经不能够给对方造成太多突然性的袭击。
  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接近对方。
  砰!
  那两道想要断我手筋的劲风与我差之毫厘地错过,随后我整个人将处理我的那个孔老二给扑倒在地,而对方几乎是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虽然被我扑倒,但是身体一扭,却是想要反过来将我给压住。
  小擒拿手。
  很强的敌人,我在与对方一接触的瞬间,就明白了,没有了退路,所以就会变得格外凶狠。
  我用大易容术将自己血肉模糊的额头给强化了去,然后一个头槌,重重撞向了对方。
  一声闷响,那家伙给我撞得有些懵,双眼下意识地翻起了白眼来。
  我溅得对方一脸血,不过那家伙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远比我们之前遇到的剑主更加强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够依靠身体的本能反应过来,膝盖猛然顶到了我的胸口,然后猛然一记谭腿。
  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提出的那一脚,因为在一秒钟之前,我们两人还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好恐怖的小擒拿手,好强大的体术。
  我给对方猛然一脚弹开,落到了四五米的地方去,而我刚刚一落下,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扑,立刻有一道凌厉的剑气在刚才停留的地方划过。
  雪地上出现了一道长约两丈多的剑痕,雪花飞溅。

  呼……
  我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然后拔出了止戈剑来,护住了身前。
  那个名号为“显定极风天“的老狼冲到了我跟前来,冷冷笑道:“果然不愧是最近国内江湖上快速崛起的千面人屠,居然能够在吃了这么大亏的前提之下,还想着反杀我们,好强的胆识……”
  我又吐了一口血,感觉郁积沉闷的胸口终于舒畅了几分,然后认真地打量着对方。
  几秒钟之后,我平静地说道:“你们身上,可是有九州鼎的力量?”
  日期:2017-01-27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