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2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我忽然心里又是猛地一跳,转回头去,看了一眼张坎文。
  南宫说过,玄学会之人不可信。而张坎文,也是玄学会之人!
  刚才去找韩稳男了解情况的主意是我提的,可南宫拒绝之后,我便已经改变了心意,但张坎文却忽然怒气发作,不顾我们的反对。执意去找韩稳男……
  韩稳男是玄学会安排的棋子,那张坎文呢?
  我心里越来越沉,两只手止不住的颤抖着,已经不敢深想。
  南宫听到谷会长的话,并没有出声回应。甚至脸上表情都没有改变一下,只是沉默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谷会长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站在我们身后的一个龙虎山天师似是有些不耐烦了,抢先说道,“祭殿快要开启,事不宜迟,擒了这两人之后,咱们赶紧赶过去。佛家那群秃驴跟道教协会那些人过往甚密,不能被他们占了先机!”
  听他如此一说,谷会长点点头,没再言语,只是伸手一挥,示意身旁众人动手。
  我站在那里压根儿没动,面对一众天师,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可能性。现在,唯一的希望只有南宫,从他的脸色上,我能看出来,他绝无把我从这里救走的力量,但就算救不走我,他自己能逃命也是好事。
  事实上,现在我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奢望,心里唯一期盼的就是南宫能逃走,那样的话,我心里的愧疚会少一些。
  玄学会的六个天师脚下一挪,便到了我俩正跟前。此时南宫还未做出反应,一直站在我身旁的张坎文忽然一晃身子。站到了我两人的身前,横刀立马的挡住了那六个天师。
  他并未开口说话,而是直接拿出来几张《正气歌》书页,胡乱的贴到自己胸口,急促的一道法诀念出。那几张书页同时发出金黄之色,他身上的气势也不断升高。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冷冷的看着玄学会的数位天师,朗声道,“想杀周易,须过了我这一关!”
  我心里一震,方才我还怀疑张坎文也跟玄学会一气,却不想他竟如此决绝激烈的表现了自己的态度。
  陆子阳站在一众天师的中间,听到张坎文的话,顿时开口大笑。满是鄙夷的出声道,“你不过一个小小的识曜境界而已,用秘法勉强提升到了天师境界,就想挡住我等?笑话!”
  话音一落,他右手一抬,一个虚影凭空出现在张坎文的头顶,仿佛带着千钧力道,呼啸着朝他砸了过来。

  此时远处的谷会长却忽然伸手一指,那虚影骤然定在了半空中。
  陆子阳有些不悦,回身看着谷会长。谷会长却并未看他,而是盯着张坎文,开口道,“据我所知,文山一脉仅剩你一人存活,莫非你为了这巫族余孽,连师门传承大事都不顾了吗?”
  张坎文咬了咬牙,一言不发。
  谷会长又道,“你是我玄学会总部理事,虽然误交匪类,但只要此时回头,一切还来得及,我可以既往不咎。”
  说完,他看着张坎文,眼神中明显流露出几分关切。
  张坎文此时终于开口了,他抬头看着谷会长,生硬的说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柄枯枝血梅出现在他手中,正是当初我在梅州张秉承家中找到的那件血梅法器,之前见到张坎文时,已经交给了他。

  谷会长幽幽的叹了一声,“有所不为而后可以有为……你又是何必……”
  此时张坎文已经听不见他的话,手中的血梅枯枝上猛地爆发出了一团血幕,朝着面前的陆子阳直冲而去。
  半月前,陪同蛇灵前往龙门的路上,我和张坎文刚出了深圳,被陆承一带着玄学会的人半途阻拦,彼时因为要隐瞒身份,不便使用阴阳阎罗笔,所以我动用了这件血梅法器。
  当时,血梅法器引发的赤色匹练威力极为恐怖,只是一击,便将陆承平和单丰两人重创。陆承平还好说,只是识曜中期,实力本就不如我。但单丰身为玄学会副会长,足有识曜后期的修为,同样被一击重创,可见血梅法器的不俗之处。
  当时我以为我已经将血梅法器的威力充分的发挥了出来,但直到此时,看到张坎文的举动,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多么可笑。

  血梅法器在张坎文的手中,完全变了一番模样,根本没有什么血色赤练,那一道血幕自血梅枯枝上绽放之后,几乎是一瞬间便扩散开来,形成一个数米高、类似蛛网一般的东西,电射一般往陆子阳的身上直扑而去,在周围幽黑的环境映衬下,显得妖异而恐怖。
  看到这一层血幕,陆子阳脸上的讥笑霎时收敛几分,间不容发之间,他的头顶上方蓦然出现一方幽蓝色方印。周身绽放出蓝色光芒,仿若会发光的蓝宝石一般,只是这方印体积极小,不及成人拳头一半,但自这它出现之后,原本速度极快的血幕似乎身前出现了无限阻力。速度陡然下降了一大截。
  我定睛看着那枚蓝色方印,心里暗忖,这应该就是陆家传承法器那一套印章中的另外一方,当初我在陆振阳的手中,曾见过数方印章,其中那枚黄白色的泰山印,据说是陆家的传承法器,我曾两度从陆振阳手中夺走,不过那泰山印上篆刻有阵法,除了陆家人之外根本无人能用,我研究许久也未能将阵法破除,后来交给谢成华,交换了墨家的墨易珠。
  此时陆子阳手中这枚印章应该也是传承法器之一,威力着实惊人,当初陆振阳使用泰山印时发挥出来的威力,与这蓝色方印比起来,犹如米粒皓月,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血幕被阻,张坎文面色却没有丝毫波动,双眼依旧牢牢盯着陆子阳,手中血梅法器沿着顺时针的方向,凭空画了一个圆,然后他嘴巴轻轻一张,吐出一个单音法诀。
  随着他的法诀吐出,那正在努力与蓝色方印对抗的血幕忽然猛然爆裂开来,无数血色碎片朝着陆子阳疾飞而去,看起来就像是横飞的血肉,无比惊悚。
  这一次,那蓝色方印似乎也阻挡不住了,那些血色碎片速度极快。带着呼啸声,畅通无阻的直接冲到陆子阳身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我精神一震,以为陆子阳已受重创,谁知他站在那里,面色非但没有一丝痛苦之色。反而还带着些许微笑,竟是根本没把这血色碎片放在心上,只是轻描淡写的挥着衣袖将朝着自己脸部冲过去的碎屑挡掉而已。
  这下我有些傻眼了,难道张坎文连用数张《正气歌》书卷,实力依旧跟陆子阳相差这么多?
  不对,我仔细看着陆子阳的动作,很快就发现,他身上的玄色道袍上,微微有些光亮氤氲,很明显,他身上的道袍也是一件法器,而且防护能力极强,轻易便挡住了张坎文的道法。
  眼见这血幕无功,张坎文口中又是冰冷的吐出一个单音法诀。
  随着这个声音,已经破碎的那些血色碎屑,居然第二次发生了爆炸,这一次,所有的碎屑同时炸裂成了细小的粉末。腾飞到空气中,形成了一片血雾。几乎是一瞬间,大片的血雾将张坎文和陆子阳两人完全笼罩在内。

  日期:2016-10-05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