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47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洞外已经变得风雨大作,呼呼怒吼的暴风,把岛上的大树吹得像一群撒泼的悍妇,互相嘶叫着撕扯对方的头发。

  陈霞第一个发现我醒来,她一下蹲在我的眼前,冰凉的手摸着我的额头,生怕我继续睡去。她守了我一夜,发现我睁开眼睛后,差点高兴得跳起来。
  “你好些没?”陈霞急切地问。
  我既然睁开了眼睛。就说明好了很多,陈霞之所以这么急切地问我,也是表达对我的关爱。肩膀上的布条缠得很厚,但这些不是白色的医用棉纱,而是从我拿回的衣物上撕扯下来的碎布条。
  “你伤口上包扎的布条,已经在石盆里煮过了,只要伤口不接触雨水,感染率很小。”陈霞对我讲解这些的时候,眼角又涌出晶莹的泪珠。
  “你饿了吧?快吃点东西。”陈霞说着,把一条烤得焦黄的鳟鱼递到我鼻子前面。熟食的香味,使我的肠胃立刻咕咕叫嚷起来。
  我确实需要补充食物了,为了让身体的免疫力提高,加快恢复,我一口气吃了两条鳟鱼。
  “坑潭里还有多少条鳟鱼?”陈霞很喜欢提及鳟鱼,平日里就是她拔一些嫩草去喂养那些呆头呆脑的家伙。
  “还有五六十条呢。你还吃吗?我再去捞几条烤给你。”还没等我回答,陈霞就做好了冒雨冲出山洞的姿势。

  “不了,我吃饱了,这些鳟鱼能养活我们五六天呢。你们一夜都没睡好,现在好好休息吧,敌人这会儿是不会来的,他们正忙着修理大船和搬运黄金。这些远比迫害我们重要得多,所以一时半会儿,不会有麻烦找上门来。”
  陈霞也放松下来。这一夜,她的确过得辛苦,一边照顾昏迷中的我,一边把我拿回的衣物蒸煮干净,再用长长的木杆在火堆上支起高高的架子烘烤。这会儿,潮湿的衣物干得差不多了。
  昨夜,陈霞坐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在昏黄的火光中看到,她洁白诱人的大腿上,由于赤裸着在树林里穿梭,被划出很多细长的小道道。
  脚踝也划出不少小伤。她是女人,不比我这个皮肉粗糙结实的男人,想到她跟着我这般受苦,心里顿觉酸酸的。

  站起身子,我在洞内慢慢走动,试图加速血液循环,好利于伤口的恢复。看着木杆上晾着的衣服。真觉得比珍珠玛瑙还好。
  我还是赤裸着身子,在特殊环境和特殊命运中,陈霞看了我一眼,脸微微红着,说道:“你倒是找身衣服穿上啊。”
  那个被宰杀的狙击手,身材和我相仿,我把他的裤子和上衣穿在自己身上,以后披着熊皮在丛林里跑动,既不会被磨得后背难受,也不容易被树枝划伤。再者说,这件衣服本身是绿色的,很适合我在树林里潜伏。
  这都是些男人的裤子,比较长,我并没有用匕首割去一截,而是要求她用布条缠紧裤管,防止虫蛇爬入或者荆棘刺入。只可惜上岛的恶徒多是光着膀子,难以有合身的上衣供陈霞挑选。
  陈霞穿着大号的男上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调笑起来。衣着看起来虽然不怎么得体,但大家总算有了遮掩的东西,不必再做亚当和夏娃了。
  我的那双马靴,已经磨出很多窟窿,跑动的时候,经常有细小的树枝扎进来,跟穿着草鞋相差无几。换上法国狙击手的那双军靴,立刻舒适了不少。
  陈霞脱掉了用豹猫皮做的那双简陋的鞋子,换上一双最小的马靴,看上去像个女职员,俊朗迷人。
  洞外的雨水还在挥洒,只是风小了些,我用匕首从橡皮筏上割下一块塑料皮,让陈霞帮我包裹在肩头上,防止雨水浸湿伤口。
  然后,把那张巨大的熊皮裹在身上当雨衣。为了伪装,我只得负重蹒跚,把另一张挂着青藤的熊皮也捆在身上。最后一颗手雷已排好了线,设置在洞口,并嘱咐陈霞:“蹲在洞内的大石后面不要出声,直到我安全回来。假设又有敌人搜索进山洞。你们就向洞口开火,尽量僵持住,拖延时间,千万别让他们进入洞内,否则我在千米之外的高处无法射击他们。”

  毕竟昨天在高地上蹲了一天。那种滋味很不好受,陈霞用力点头答应我,看得出她还是喜欢在山洞里躲避的。离开的时候,我从坑潭里捞了四五条鳟鱼,扔进洞内之后。带着和昨天一样的武器,向大泥淖跑去。
  肩膀虽然还隐隐作疼,但有了军靴和厚实的衣服,还有两张熊皮,感觉比昨天好很多。跑到九百米远的地方。我开始往山坡高处攀登,接近泥淖之前,得先观察清楚敌人的动向,不然盲目地跑去,很有中埋伏的危险。
  军靴的摩擦力很好,使我在攀岩走壁时安全了许多,行动也迅速了许多。
  飘渺的烟雨里,我用狙击镜小心地观测海岸附近那艘大船,看到几个穿着黑色雨衣的家伙在甲板上走动,他们好像正在打捞着什么东西。

  最后。我看清了,他们是在用炮台上的钢丝绳从海面将箱子拉扯上去。
  假设他们不去大泥淖后面的雨林,我是不会自己先跑去的,虽然没见识过在那里出没的矮野人,但听说了它们的凶残和群体攻击性,我心里也很害怕。
  除非船上的那些家伙再去雨林里寻找箱子,那样就可吸引突然冒出来的矮野人。到那时候,我可以躲在这帮悍匪的身后,利用良好的夹击优势,从容不迫地射杀他们,让他们腹背受敌。
  吊上甲板的那只箱子,应该是昨天从大泥淖后面抢回来的。我继续观察了一会儿,甲板上的家伙们,总算费劲儿地把箱子弄进了舱内。看样子,他们今天登岛的可能性不大了。

  就在我准备撤回山洞的时候。甲板上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吓得我赶紧向后一缩,等待头顶上的树枝向下掉落。
  事实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子丨弹丨没朝我所在的方向射过来,船上可能出现了危险。也许他们得到的箱子里爬满了类似野矮人之类的东西,所以这些家伙才会疯狂的射击。
  等我再望向大船的时候,甲板上已经火并起来。炮台两侧各站着二三十人,彼此射击。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为何相互残杀,难道中了邪?
  船上的相互交火差不多该结束了,两拨儿家伙都死伤惨重,所剩无几。我躺靠在谷顶上,心里说不出的喜悦。就像第一次在大泥淖捕杀鳄鱼,望着将我和陈霞围困在巨石下的畜牲们自己相互撕咬起来一样。
  又过了两个小时,甲板上的残余双方,彻底分出了胜负。无论哪一方获得胜利,对于我而言,都不是坏事。敌人的数量,就这样戏剧性地减少了近三分之一。但我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敌人为什么突然自相残杀?如果他们故意演戏迷惑我,也没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
  日期:2017-08-28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