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46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家伙说得如此耸人听闻,听得我心里不禁有些发毛。因为之前我感受过大泥淖里的群鳄,想象着它们假如也会远程攻击,而且带有毒刺,就算我当时躲到了巨石后面或大树上,恐怕也早成了它们的食物。
  “慢慢起身,把衣服脱掉,只剩丨内丨裤。你讲的话对我很有帮助,我放你走。”沉闷的话语刚从我嘴里说完,这家伙就用将信将疑的蓝眼珠看着我。
  “快点,别等我改变主意。”又是一句轻飘飘的催促,但极有分量。他听得懂意思,立刻露出了信任的微笑,对我点点头,又对身后的陈霞点点头,感谢洞里所有人对他的不杀之恩。
  我带他到了出口,雨仍然在持续下着。五米之内只能模糊地看清彼此的脸。
  “从水坑下钻出去,你就自由了。”我话音刚落,这家伙立刻反身,双膝跪在了地上。“不,我不走,我一下水你就会开枪,求你了,别这样好吗?我要为你效劳,你收留我吧。”
  他瘦削的脸庞上,闪动着一双蓝眼睛,是个漂亮的小伙儿,但此时已泪流满面。他还故意把打残的手指举给我看,示意自己是个废人了,再没有杀伤性,不会继续作恶,即使回到船上也没有什么好结果。
  “我问你一件事情,你若如实回答了,我便考虑让你留下,甚至可以带将你走,一块离开这里。”说完,我用看似无谓却又暗含杀气的神情望着他。
  “好,你问,你问,我会把一切如实相告。”这家伙一副迫不及待的虔诚模样,他太想苟活了。
  “从甲板上打开大船的舱门,有什么暗号?”这话让他一怔,但他马上不假思索地告诉了我。
  “你走吧,我说过不开枪杀你,你已经用坦诚获得了自由。”他见我脸色阴沉,突然把话说得如此坚定,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用了,只好急速趴下,将两条腿往水坑里伸。

  就在他转身后,刚想深吸一口气潜下去时,我猛地蹲下,左手一把揪住他金色的头发,右手像蝮蛇甩尾般拔出马靴里的匕首,压在他脖子上狠狠抹了一刀。
  为了让他走得轻松些,我将他整个儿按进冰冷的溪水里。五分钟过去了,他终于没有了挣扎的迹象。
  其实。在山洞里问完那些话后,我就想一枪崩碎他的脑袋,只是不想让陈霞看见我杀人的样子,才把这家伙弄到水坑附近解决掉。
  我没有骗他,我说过我不开枪。他也获得了一种更放松的死亡方式。这样将他杀死,就算得一种欺骗,那么和这些披着人皮却祸害同类的恶人相比,又有多大的罪过?
  是的,我不能不这样做。真若放他回去。恐怕等不到天亮,我就会死在洞里。

  而且,此刻的我也遇上了麻烦,虚弱得很。
  我必须杀他,他也必须死。只要上了这岛,每个人就只有为生命冒险。他现在悔恨不已的告饶,是因为自己沦为鱼肉,假如白天被狙击枪击中的不是他,而是我,这群畜生在糟蹋陈霞的时候,他也会以立功者的身份,参与进奸污的行列。
  附近的尸体必须尽快处理,不然夜里会招来危险。我把它们一具具拖进溪中,为防止这些僵硬的尸体不至于被卡住,或者挂住,我又扒下了他们身上所有的衣物,使光溜溜的躯体可以借着水流,冲击到很远的下游,最好把林中的饿兽也吸引过去,免得夜里来骚扰我们。
  拿着一堆带乌血的衣物,在溪水中清洗干净后,我回到了洞里。幸好洞内还有很多干柴,我从脚下捡起一些干树叶,再扒开火堆上的木灰,下面的木炭就露出来了。然后用老方法,从蟒皮袋里取出一颗步枪子丨弹丨,用匕首削开,将火药倒在一块坚硬的小石上,掏出手枪。
  “砰!”一声枪响后,石上的火药燃烧起来。就在温暖的火光刚把洞内填满的一刻。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向后一躺,昏仰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半夜,我发现自己赤裸着躺在橡皮筏上。头上有一块温热的布条。陈霞睁着惊喜的眼睛,正在轻声呼唤着我。
  左臂上的疼痛使我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火堆上的石盆里,水已经在沸腾。
  “你中弹了,有些低烧。”是陈霞。她软如花香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
  我的头被柔软的手掌托起,嘴里被灌进一些草药汤。现在想想,真是感谢陈霞这个细致的女人,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竟能喝上一碗她晒制的药汤。
  “陈霞,你拿出我的匕首,放在火上灼烧,我得取出肩膀里的弹片。”说完,我又闭上了眼睛。
  过了片刻。陈霞流着眼泪告诉我:“匕首烧好了。”她跪坐在橡皮筏上,拖过我的身子让我倚靠在上面。

  “你不要动,我来主刀”陈霞哽咽着说完,把一根木棍横在我的嘴里,让我在疼的时候,能咬住发泄。
  “不,我自己来。”我伸出右手,要她把匕首给我。
  “相信我,你自己割伤口会很疼的。”陈霞不肯交出匕首。
  “我习惯了。”说完,我用坚定的眼神望着陈霞。她见执拗不过,只好不情愿地递上刀子。
  左肩上的伤口,已经乌青得像一朵紫玫瑰。黑色的血浆,淤积在裂肉缝隙之中。这是我在森林高地上逃命时,被那颗震得耳朵暂时失聪的炮弹所伤。幸好当时披着张熊皮,不然弹片非切进骨头不可。我咬紧木棍。开始把灼热的刀尖捅向弹伤处。一阵剧烈的钻心之痛,席卷全身,使我抽搐了一下。
  陈霞的眼泪不断滴在我脸上,混在我大片冒出的黄豆粒大的汗珠中。模糊的意识里,我已经分辨不出哪些是她的泪珠,哪些是我的汗珠。
  就在这一刻,匕首的尖端扎进了烂肉里,沉着而缓慢地向下切割。然后“哐啷”一声,我把割开伤口的匕首丢在地上,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分开刀口,只见一块类似于碎龟壳状的金属弹片露出锋利的边缘。我又将嘴巴凑过去,用牙齿狠狠咬住那块粘满血肉的钢铁,猛的甩头将它拔出来。
  拿过一个削开的弹壳,我把黑色的火药撒在伤口上。陈霞扭身取过一支带着火苗的小树枝,塞进我那只抖动不停的手里。
  火苗接触到伤口表面的火药后,“轰”地闪出一道亮光。这一瞬间,我清楚的感到自己的身体,正重重地摔在地狱最深的岩石中。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洞外已经变得风雨大作,呼呼怒吼的暴风,把岛上的大树吹得像一群撒泼的悍妇,互相嘶叫着撕扯对方的头发。
  “过了多久了?”我重重的叹了口气,才抬起头对陈霞问道。
  “没多久,一下下午。”陈霞担心的看着我,问道:“只不过,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是啊,接下来怎么办。我叹了口气,轻轻抚摸着伤口,一时陷入了茫然。
  现在我身上还有伤,而那些敌人也有了准备,我该怎么离开这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