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7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要文武的引领下,杨梅来到楚玉良和尤春梅面前。她从要文武端着的托盘上,双手举起一杯酒,递了过去:“爸,请喝酒!”
  不苟言笑的楚玉良今天本就少却了严肃,现在更是笑逐颜开,他转头看看老伴,爽快的应了一声,伸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杨梅马上又为楚玉良把酒斟满。
  从托盘中拿过一杯茶水,杨梅再次双手举起,对着尤春梅喊了声:“妈,杨梅给您敬茶!”比起刚才给楚玉良敬酒时的略显生涩与紧张,现在这声称呼,声音既干脆也响亮。
  “诶……”应答带着颤音,双手也略有抖动,尤春梅一手接过茶杯,一手把红包递了过去,“好孩子!”
  “妈,我不要。”杨梅脸比刚才还红,推辞着。
  “必须得要,这是规矩。”说着,尤春梅把红包塞给了对方。
  楚玉良转头看着老伴,眉毛微微挑了挑,大概是在心里说:你不是让我适当矜持吗?你的矜持去哪了?
  尤春梅肯定读懂了老伴的意思,于是狠狠剜了对方一眼,楚玉良则微微一笑做为回应,然后二人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尤其尤春梅更是泪光盈盈。

  在杨梅改口之后,楚礼瑞也改了口,而且也得了一个红包,这是提前没有商量过的细节。因为当地风俗,一般女方不需给未来女婿红包的。
  这么一改口,共同话题更多了,双方更显热络起来。
  在要文武一声“开席”中,桌上所有人举杯,订婚宴正式开始。
  这一喝上酒,女方那些亲戚找到了更好的交流方式,纷纷给“楚市长”敬酒,向“他大哥”举杯。虽然觉得自己有喧宾夺主之嫌,但楚天齐也不能拂了这些人的意,只能一边喝着别人的“敬意”,一边用交谈迟缓喝酒节奏。

  在楚礼瑞和杨梅开始敬酒后,楚天齐找到离开的机会,他向桌上众人打了声招呼,走向主桌。
  其实母亲本来就想让大儿子坐主桌,杨梅父母也有这个意思。但楚天齐知道,这种场合不是比官职大小,而是按辈分排座次,他才让要文武把自己排在了另一桌。
  比起那两桌,主桌安静了好多,因为杨梅的的好多长辈,都出去给“楚市长”、“雷局长”等领导敬酒了。
  楚天齐坐到主桌下首位置,先给杨梅父母各满满倒了一杯酒,然后又给自己酌上。双手端起酒杯,站起身来:“叔叔、婶子,谢谢你们同意杨梅和我弟弟订婚,谢谢你们培养出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儿。”
  “楚……市长……”杨父也赶忙起身,说话结结巴巴的。
  “叔,您坐,晚辈给您敬酒,您理应坐着。”楚天齐一手端杯,一手扶住对方胳膊,示意着,“可千万别叫‘市长’什么的,就喊我‘天齐’。”
  杨父带着尴尬与不安,坐到了座位上。
  相比自己的老伴,杨母反而更坦然一些。她赶忙接过话头:“他大哥,都是一家人,不客气,不客气。”同时,把酒杯伸向对方。

  杨父跟着举杯,三人酒杯碰在一起,然后一饮而尽。
  随着这杯酒下肚,杨父眼角噙上了泪珠,把头扭向一边,轻轻擦拭着。
  杨母也没有了刚才的沉着,眼泪直接顺着脸颊流下来。她一边擦着幸福的眼泪,一边念叨着:“我家梅梅特懂事,性格也要强,现在遇到你们一家人,我彻底放心了,这是她的福分。要是梅梅有什么做的不到的地方,你们该说说,该训训。”
  明显感受到了亲家对自己家人的推崇,尤春梅腰板挺直,便也大度的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大妹子你客气了。梅梅是我们楚家的儿媳妇,我喜爱还来不及,怎么会训她呢?再说了,梅梅那么懂事,她也不会惹我们生气的。”
  “就是,就是。”杨父一边搭了茬,表示赞同亲家母的话。
  主桌现在除了楚、杨两家的家长,还有一个人坐在那里,就是杨梅的大舅。

  楚天齐给杨梅的老舅爷子倒上酒,又给自己倒满,双手端起酒杯,站起身来:“我敬您两杯酒,第一杯敬大舅,第二杯敬老师。”
  对方听到这里,精神为之一振,面现惊愕:“你认的我?”
  楚天齐微微一笑:“一开始的时候,只觉得您面熟,刚刚才想起来,您是县一中的康育材老师。”
  “对,对,我是康育材,我是康育材。”康育材激动连声,不无感慨,“我教了那么多学生,也不乏对他们好的,可好多人都忙于事业,早没了联系。在你们高三那年,我由县农职调到县一中,只是临时给你们带了一周历史课,你们就毕业了。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记着我,还认我这个老师,还认我这个教书匠亲戚。”

  “康老师,做为学生,记着老师天经地义。我还记着,舅妈是王桂芬老师,当时教我们下一届英语。”楚天齐此时又想到了康育材老伴的名字。
  “老王,老王,快过来,大外甥,不,楚市长还记得你呢。”康育材有些语无伦次,向另一桌招着手。
  一个烫卷发的中等身材女人走了过来,正是王桂芬。王桂芬也明显有些激动,拉着楚天齐的手:“当年一中的高材生,现在的楚市长,你还能记得我?”
  楚天齐道:“王老师,大舅妈,现在才想起您和康老师来,实在抱歉。”

  “我连一天都没教过你,你现在整天又忙那么多大事,还能记得我们俩,真是难得,太难得了。”王桂芬边说边摇着对方的手臂。
  就这样,楚天齐敬了康、王二人两杯酒,二人又回敬了这个优秀学生一杯。康、王二人的几杯酒,几乎都是和着激动的泪水喝下去的。
  看着大儿子成功的感动了对方至亲,看着大儿子那种特有的大胸怀,尤春梅和楚玉良对望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露出了欣慰与自豪的笑容。
  在主桌敬过酒后,楚天齐又到那两桌敬酒,然后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尽管楚天齐尽量低调,但他俨然成了主角,成了人们频频敬酒的对象。也就是他,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就被这种热情喝醉了。
  大儿子被众人捧着,连帮忙的人都是县局领导,女方对自己家人很是高看,尤春梅感觉非常神气,心喜非常。看似哥哥无意抢了自己风头,但楚礼瑞没有一丝不快,脸上尽是为有这样出色哥哥而自豪的表情。

  看着父母那欣慰的笑容,看着弟弟小两口幸福的模样,再看着众宾朋的满脸喜色,楚天齐打心眼里高兴,心中一块石头也落了地。自己一直没落实另一半,很可能会影响弟弟组建家庭,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成了楚天齐的心病。今天弟弟能够这么喜庆的订婚,算是暂时了却了他的一桩心事。
  新的一天到来了,这是一月份最后一天,农历正月初十。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反正两顿饭,倒也不晚。向旁边看了看,炕上空无一人,看来父亲、弟弟、姐夫都早起了,他便赶紧起来,穿衣、洗漱。
  昨天去县城给弟弟订婚,一切顺利,宾主尽欢。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全家人才被厉剑和二狗子开车送回柳林堡村。
  日期:2017-08-28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