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8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边走边谈,又走访了两个村子,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就提议往回走。因为领导晚上自然不能住在双山镇,这里明显级别不够,需要赶回珲水县内,仍然住在珲水宾馆。高达知道行程路线与时间安排都是秘书提前与珲水方面商量好的,所以就随着众人上车往回返。
  晚上的酒席与中午又是不同,显得正规多了,酒桌上的场面十分的热闹,高达也不像中午那般只谈工作了,谈了谈风土民情,因为他不是本地人。偶尔说几句不太好笑的笑话,大家都热烈地拍手说市长真幽默。坐在张清扬下首的副县长郝楠楠悄悄对张清扬说:“县长,他们准备了特殊的安排。”

  张清扬奇怪地看着郝楠楠,不明就理。而郝楠楠只是轻轻一笑,不再说什么了。酒席散了以后,马奔就笑着拉着高市长说:“市长,现在睡觉还早哩,我们活动一下怎么样?”
  高达就做思索状,然后点头道:“那好吧,就活动活动。”
  众人陪着市长来到楼下的舞厅,政府办早就安排了一些各科室年轻漂亮的女孩儿等在那里,跳得自然是正规的交际舞,很慢的舞曲。县政府办早就对高市长做过研究,发现他一喜欢跳舞,二喜欢玩麻将,所以才会安排了舞会。郝楠楠走到高市长身边说:“市长,我想请您跳一支舞。”
  一旁的马奔赶紧说:“市长,我好羡慕你呀,楠楠可是我们县里舞跳得最好的!”
  高市长就笑了,拉着郝楠楠的手来到了舞池中央,见到市长有了伴,其余人也就有了伴。张清扬独自坐在那里喝茶,心想累了一天,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一扭头看到县电视台记者还在拍摄,就知道明天的新闻会播放高市长与民同乐的画面了。事先准备好的那些女舞伴也会让电视台说成是“人民群众”。
  一曲舞毕,高市长走过来休息,郝楠楠也过来喝了口茶,然后来到张清扬身边说:“县长,我们也跳一支吧。”
  张清扬见到她对自己眨眼睛,就知道她有话说,所以笑着站起身来。两人来到中央,郝楠楠依在张清扬耳边说:“王主任本来让赵铃安排了两个姑娘,可下午又突然说不用了,已经有安排了。”
  张清扬的大脑嗡的一声,终于明白之前王主任所说的“正常方式”是什么意思了,看来凡是领志下来走访,只要住下,无论他是不是需要,当地都要准备这种“正常方式”的安排。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心情很不好,可又不好说什么,因为他想起了刘远山告诫过他的话。
  “为什么突然不用了,怎么会有别的安排?”他只是奇怪地问道,表情很死板。
  郝楠楠刚要说什么,扭头看到了什么,就对一旁点头道:“您看那边!”
  张清扬侧目去看,发现市长高达与陈美淇扭在一起,一脸的笑意,丑态百出。

  张清扬不忍看下去,摇头道:“我……我以为他是好人的,之前没看出来……”
  郝楠楠不屑地哼了一声,说:“当领导的男人,有几个不号色的?”
  张清扬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郝楠楠接着笑道:“当然了,像县长您这样坐怀不乱的男人没有几个!”说着话,大腿突然向一迈,两人的身体结结实实地贴在一起。
  张清扬又想到了什么,小声说道:“你刚才那话的意思是说……赵铃准备好的那两姑娘,被陈……她代替了?”
  郝楠楠点头道:“对,正是这个道理!”

  “她……会同意?”
  “她为什么要反对,如果真能跟市长好了,那么她以后不就被调进了市台?”郝楠楠轻挑地说。
  张清扬摇摇头,本来还想着和王主任说一声,不要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安排,可现在看来你情我愿的事情,自己也不好说什么了。也许刘远山说的对,这就是规矩。
  心不在焉地跳着舞,张清扬的大脑早就乱了,不时地偷看两眼那边与高市长紧紧贴在一起的陈美淇,心里涌起一股很怪的味道。
  “一个市长自然要比一个县长吸引人吧,您说是不?”郝楠楠含着笑说。
  张清扬听懂了郝楠楠的意思,冷冷地说:“我想你误会了,我和她没什么。”
  郝楠楠点点头:“这点我信,可是别人不会信的。”
  “别人的嘴巴,我们是管不住的。”
  “县长,您最近为什么总躲着我?”借着几分酒意,郝楠楠终于问出了这话。
  这种场合,张清扬也方便讲话,所以就说:“我们走得太近了,不好。”
  郝楠楠脸上有些气愤,紧紧咬着嘴唇,不再说话了。张清扬知道她的好意,手就在她的背上拍了拍,安慰她说:“我知道你的心意。”听到这话,郝楠楠又开心起来,媚眼含笑,紧紧拉着他的手摇摆。
  之前还有几位领导想找陈美淇跳舞,可是见她成为了市长专用,大家就知趣地没有去请。舞跳了不到一个小时,高达就说:“累了,我看大家也都休息吧。”说完了,他又与陈美淇热情地握着手,捏着她的手指说:“小淇不错,工作出色,舞跳得也棒!有空就来找我聊聊嘛!”
  第219章 五一长假

  大家附合着的同时,发现高市长对她的称乎变了,从之前的“小陈”一下子就变成了“小淇”,而且还很自然的样子。
  马奔、张清扬二人自然把高市长送回了房间,几人坐着闲聊,见高市长意犹未尽地模样,马奔就聪明地提意说愉乐一下,放松放松,高达也没有说反对。这样一来高市长的房间里就摆上了一桌麻将,张清扬从来不玩这东西,就说自己不会玩,把位子让给了巴不得上桌的副书记程建设。
  他与高市长道了声再见,坐电梯缓缓下来了,心情很郁闷。刚到楼下,前面碰到了陈美淇,陈美淇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张清扬,说了声县长要回去了?张清扬就点点头,刚要离开,就听她又说了一句:“县长,你都知道了吧?”
  张清扬听她问得突然,但又很清楚,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便当作没听到似的继续往前面走。陈美淇跟上一步,几乎是哭腔说:“我以为你会反对的,我以为你会帮我!”

  她的声音楚楚动人,张清扬心中一狠,快步走出去了。他宁愿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虽然心有不甘。
  当天夜里,当高市长的麻将桌散了以后,陈美淇就以汇报工作为名进入了高市长的房间,高达见到她显得十分的兴奋,拉着她的手嘘寒问暖。
  这天晚上,服务人员很晚才看到陈美淇离开,而且满脸的红润。
  高市长第二天又去了珲水林业集团公司所管辖内的林区,看了看刚放入大山里不久的小鸡、小猪什么的,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之后又看了看珲水的新城区建设,发表了一些老生常谈的看法,园满地结束了这次的调研工作。

  在整个考察过程当中,陈美淇一直不离高市长左右。张清扬的目光多次与她相对,便慌忙躲开了,他对她有些内疚,所以不敢看她。从她的表情上虽然看不出什么,但是张清扬的心里仍然很不自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