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8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大发懒得再说什么,“砰”的一声摔掉了电话。张清扬缓缓放下电话,刚放下,怀中的手机又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竟然是梅子婷。
  梅子婷十分的开心,咯咯地笑道:“老公啊,我想你了!”
  张清扬有些好奇地问道:“子婷,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嗯,我……我谢谢你,这次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们公司就完了!不过我真没想到,你早就知道那是我的公司啊!”梅子婷很得意地说。
  张清扬感觉晕晕糊糊的,不明白地问道:“你在说什么啊?”
  “讨厌,你怎么还装傻啊!”梅子婷略显不高兴地说:“我指的是庭飞啊,那……那可是我和你的公司!”

  张清扬的大脑瞬间“嗡”的一声,终于明白“庭飞”不就是“婷飞”的谐音,这是梅子婷故意用两个人的名子取的公司。看来这次整治大发地产的事件,她误以为是自己在暗中帮她。
  可张清扬必竟现在身份不同,无论有没有都不能答应这种事,便打着哈哈说:“什么乱七八糟,就你那点小心思还想骗我啊?不过话说回来了,我……这次招标完全是公事公办,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张清扬说得是实话,可在梅子婷听起来好像就不同了,她嘻嘻地笑道:“你就装吧,不过我总归要感谢你的,今天晚上……嘿嘿,我等着你!”
  张清扬摇着头挂掉了电话,现在才搞懂为什么这么一家大公司会来珲水这种小地方了,而且还不求利润,原来是梅子婷在暗中帮自己。
  “庭飞……庭飞……”张清扬细细品味两个字,心里十分的温暖,看来梅子婷还真把自己当成了“老公”。
  这时候郝楠楠敲门进来了,张口就笑道:“县长,我帮了您一个大忙,您可要兑现承诺呀!”
  “好,中午请你吃饭,就在珲水宾馆,一会儿让赵铃准备一下。”
  “多谢县长啊!”郝楠楠带进来一股香风,春风得意的模样。两人也没有谈具体的事情,张清扬也不想知道她是如何揭发大发地产的,因为官场上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的好,所以最好不要多问。
  中午,在珲水宾馆的豪华包间里,张清扬与郝楠楠坐在一起谈兴正浓。听说县长大人亲自请客,赵铃自是十分的重视,更何况她本与郝楠楠有着姐妹之情,这顿看似简单的午宴成了珲水宾馆大厨们最难炒的一次。
  张清扬对丰盛的酒席很满意,赵铃进来敬了一杯酒之后,在郝楠楠的暗示下就离开了。张清扬与她轻声细语着,郝楠楠像个小女人一样回答着他的问话,在那成熟风韵的外表之下,却是一颗天真的心。张清扬不知道她是假装还是怎么回事,不过却是非常喜欢她现在的样子。他明白今天的郝楠楠一定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
  “日子过得好快啊,转眼间楚涵离开一个多月了,我到是挺想她的。”郝楠楠一边品着红酒,一边淡淡地说,目光像是无意地扫视着张清扬。
  张清扬明白她的意思,脸不禁有些红道:“是啊,有她在时帮着我做了不少工作,就拿林业公司的事情来说吧,如果没有她在,进展就不会这么快。”
  “哟,县长说这话暗有所指吧?”郝楠楠脸上有些失色,略作不高兴地说:“县长,您的意思是说您现在身边的这些助手很没用喽?”
  “哎呀呀,瞧我说得什么话!”张清扬听郝楠楠如此说,便知道一时失言,赶紧举杯说:“郝县长,你别误会,我……我也就是随口说说,现在政府里有谁不知道你的工作能力很强,我……我自罚一杯!”张清扬说着便喝干了杯中酒。
  郝楠楠咯咯地笑起来,捂着嘴说:“县长,我也就是开个玩笑,瞧您怎么还当真了,您自罚酒我可不敢当啊,我……我陪您喝一杯吧。”郝楠楠说完也把酒喝干了。
  张清扬为她把酒满上,望见她小脸布满了桃色,一时竟然情不自禁地说:“郝县长,你喝了酒之后更漂亮。”
  郝楠楠的脸更加红润了,却很有深意地说:“还是楚涵更漂亮吧?”
  张清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脸上有些尴尬。
  郝楠楠接着笑道:“县长,她……是你女朋友吧?”
  第215章 不能自已2
  张清扬摇了摇头,突然间想到了赵雅,便说:“不是她……”
  “那……你已经有女朋友了?”郝楠楠似乎有些紧张地问道。
  张清扬其实早就感受到了郝楠楠心底的意思,所以生硬地点头道:“嗯,家里介绍了一个。”这段时间他觉察到了郝楠楠除了工作以外对自己的亲近,所以他很想让她对自己收收心。到不是多么厌烦她,只是他不想横生枝节传出什么桃色新闻。再说他现在还没有完全相信这个女人,一切还需要时间。
  郝楠楠见张清扬情绪不高,便不再说什么,而是自顾自地喝干了杯中酒。张清扬望着她傻笑,醉眼迷離地说:“喝那么多,下午怎么上班?”
  “县长,我今天就没打算下午上班,所以就要喝个痛快。”郝楠楠脸上有些忧郁,含情陌陌地说。
  张清扬看着她的另一支手放在桌子上,就伸手过去拍了拍她的手背,转移话题说道:“郝县长,这次大发地产作弊的事情,我……我还要多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我就被蒙在鼓里了!”
  “哼哼……”郝楠楠一阵冷笑,然后反手一抓,紧紧地抓住了张清扬的手,双目盯着他的眼睛说:“县长,其实我这也是在帮自己。因为我知道朱旭日在大方地产里有股份,所以我……”

  张清扬早就料到会这样,不过却装作不知道地说了句:“原来如此!”然后接着说:“无论于公还是于私,你做得都是对的。不过我到很想劝你一句,你……你还是尽快走出朱旭日的阴影吧……”
  “哈哈……”郝楠楠突然放肆地大声笑起来,拉着张清扬的手站起来,然后走过去紧贴着他坐下,激动万分地说:“你说得容易,你想过当一个小姑娘被一个男人像畜生一样对待的后果吗?那天……那天他就把我按在酒桌上,凶猛地撕破了我的衣服,我……哭着喊着求他,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每天晚上都重复着相同的噩梦,我……你让我如何忘记!”
  张清扬听得义愤填膺,万万想不到过程会是这个样子,朱旭日竟然会做出如此禽獸不如的事情来!张清扬再也顾不得什么了,而是紧紧捏着她的手说:“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我不是有意让你回忆起这些的。”
  “算了吧,我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可是……你让我不去恨他,这不可能!”郝楠楠双目露出凶光。
  张清扬点点头,松开她的手,又拍了拍她的手背,说:“我……我支持你……”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做错了,可是从良心上来说他觉得又没做错。现在,他不是县长,只是一个负有天义感的男人而已,想必任何一个男人听到郝楠楠曾经的遭遇后都会要报复朱旭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