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45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现在去哪?”陈霞问我。这时我的耳朵才隐约听到她的声音。看来炮弹没将我震聋。陈霞问我的时候,脸上惊恐的表情犹如等待宣判的犯人家属,害怕我真的听不到声音。她这么问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提醒我,我们正往山洞的方向跑。
  “回山洞。”我沉闷地说了一声,又拽着他们加快脚步。
  快到木墙附近的时候,我让陈霞蹲在隐蔽的地方,又在遮盖她的巨大熊皮上放了些枯枝、树叶伪装一下。然后,自己拿着枪向木墙门口靠近。
  我没有直接进到院子里,而是先悄悄地躲在外面听了听里面的动静,发现安全之后,便把木门下水坑里的四具尸体拽了上来,又用匕首在木梯上砍下一根木棍,伸到坑底往木笼子里捅。
  和我预想的一样,这十个人白天来到木墙附近时,并没贸然破坏院子的大门直接闯入,而是从木门下的水坑钻过去的。结果,我放在水下用来捕捉野豹野猪的陷阱,竟将第一个钻进去的喽啰活活困在里面溺死了。

  水坑上面的几个同伙,一定不知蹊跷,还以为这个进去探风的家伙和他们玩起捉迷藏的游戏来了。一顿恶狠狠的咒骂之后,又钻下第二个人去,这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笼子上绑的藤条,已被朴刀割断许多,不能再阻挡住后面的人从水下通过了。
  我小声将陈霞招呼过来,告诉她藏在木墙根儿下,举着树枝盖住身体,自己才放心地潜下水坑进了院子。
  瀑布上的家伙可能想等到天黑,然后再悄悄溜下来逃走。只可惜他的左手已变残废,仅凭那只右手,要从十几米高的洞顶下来,并非易事。
  端着枪。我悄悄靠近到瀑布下面,躲在一块儿大石后面。
  “嗒嗒嗒……嗒嗒嗒……”我故意向瀑布木墙下的大石上射击,就是要吓破这个家伙的胆。

  这时,我忽然听到山上传来一阵叽里呱啦的英语。
  我英语不是很好。仅凭着几个单词,听出来大概意思是:“不要开枪,我投降。”
  “双手抱头,慢慢地走出来。不要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否则杀了你。”一边对这个胆小的狙击手喊话,我一边用枪瞄准了他的脑袋。
  其实,我纯粹是想吓住他,防止他玩投机把戏。我心里也是害怕,万一这家伙有同归于尽的想法,丢个手雷之类的爆炸物下来,可就一切玩完。

  这个身穿绿色制服的家伙,双手捂住后脑,哆哆嗦嗦地从瀑布上走了出来。
  “到洞顶上站好,眼睛不要乱看。想活命就乖乖听话。”我说。
  本来他可以逃走,可偏偏不敢冒险,这会儿被我用枪逼着,还是免不了用一只手爬下洞顶。我不断给他施加压力,扼杀他潜在的反抗意识。“抓住悬挂木门的麻藤,从上面慢慢下来。”
  见他爬到一半,我突然喊道:“不许再动,就这么挂着,掉下来就打死你。”这下他可不好受了,像条长得太大的绿黄瓜,摇摇欲坠地悬挂在秧架上。

  他用一只手死死撑在麻藤上,由于身体承受不起重力,那只受重伤而空闲着的手,总想去抓麻藤。结果刚一使劲儿,断指处就呼呼冒血,疼得这家伙嚎叫连天,一次次无功而返。
  看到他龇牙咧嘴难受的样子。我忙喊陈霞进院门。进来时,她们也许看到了很多尸体,面色如纸往洞里跑。挂在麻藤上的家伙,这会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我对他说:“可以下来了。”
  话一说完,这家伙立马用双脚夹紧麻藤,上肢将麻藤缠在怀里,如油杆顶上的猴子。倏地滑到地上,在石面狠狠地摔了一跤,发出惨叫。
  “别出声,进洞去。快!”说着,我提起一只脚,摆出要踢他下巴的动作。他蜷缩着身子立刻支撑起来,佝偻着往洞里钻,把陈霞吓得一愣。
  洞里的光线有些昏暗,我怕这个家伙躲进黑暗中耍滑,就对他说:“别太往里走,平趴在地上,双手抱头,将身上藏着的武器全部掏出来,敢漏掉半支牙签,我就打碎你的脑袋。”
  见我警惕性这么高。他竟以为自己有活下来的可能性了,急忙按照我的意思去做,听话得很。
  天马上就要黑下来,我得抓紧时间,把白天在岛上失踪的十个匪徒的动向逼问清楚。

  “你们从船上下来二十八人,按照七、十、十分成三组,另外那个十人小组在哪里?你先别急着说,要不要活命,自己考虑好,若有半点虚言,我先射穿你的两个脚后根儿,让你像乌龟一样,在这岛上爬一辈子。”我让陈霞做翻译,和他交流起来。为了攻破他的心里防线,我故意恶狠狠地这样说。
  “我愿意为你效劳,配合你将他们消灭,请仔细记好。”这家伙突然虔诚起来,不由令我心头一惊。我脸上的表情先配合着他的乖张,露出满意的神情,而提防之心却随之倍增。
  “另外一组去了大泥淖后面搬东西,根本没往这里来。”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为什么大船会轰炸森林里那座高地,估计就是那十个人在傍晚时回到了船上,见同伙迟迟不归,知道出了事,就用轰炸威慑,警告岛上的人适可而止。
  “搬什么东西,有多少,你们什么时候离开?”为了笼络他讲实话,我放缓了语气问。

  “这个确实不知道,真的,我不敢骗你,只有老大和几个头目才清楚,我们只是按照吩咐做事。”
  看得出他没对我兜圈子,如果真是有重要物品,他这样的小喽啰都能知道出真相,那才是鬼话呢。
  “你估计那些重要物品是什么,军火?丨毒丨品?或者是黄金?”我以商讨的语气继续问,使我们俩看起来不像是你死我活的敌人,更像两个卧底的人在接头。
  “军火和丨毒丨品的可能性不大,这些东西,大船的货仓藏了很多。我猜大概是黄金,否则沧鬼老大不会那么敏感,将它们藏在这么原始的荒岛上。”
  “噢!黄金的可能性很大?大概藏了多少箱,每箱多重?”说完,我一边等他回答。一边开始考虑该如何处置他。

  “是不是黄金我不能确定,但肯定有十箱重要的东西,本来埋在大泥淖附近的石头里,可是被雨林中的野猴子挖走了。”
  “野猴子,什么样的猴子?你在讲童话故事?”我脸上有些愠色。
  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含糊的语言里,确没有使自己活命的价值,便急切地补充道:“那是矮小的野人,生性凶猛,除了它们的同族,有血有肉的它们都吃。”
  “你们说的打猎,就是屠杀土著人?”
  “不是的,你见到了那种东西,也会射杀它们,除非你想成为它们食物。”在一旁的陈霞吓得有些紧张。

  “它们有很长的木管,吹出的毒刺又准又远,更可怕的是,这些小畜牲在攻击人时,数量惊人,成群结队的黑压压一片,看着都毛骨悚然,触目惊心。而且,它们不理解死亡的含义,越是被打得疼痛,越是暴怒和凶狠。”
  日期:2017-08-27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