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6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是我们所有人里面最平静的人,如此纠结的情况下,他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开始指挥。
  我们这些人对于自己的气息都藏得很好,即便对方是剑主,也未必能够发现我们。
  得稳住。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藏身在仓库木楼这里的所有人都醒了,听到陈老大的吩咐,都找地方藏住了身形,而后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吵闹声,紧接着我的心脏倏然一紧,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天而降,朝着仓库这儿断然落了下来。
  喀……
  木楼发出了一道清脆的响声,直接从中而断,随后让人牙酸的声音从建筑本身传了过来。
  偌大的仓库倒塌了半边,上面的砖瓦纷纷砸落下来,落到了草堆上面。
  我闭上眼睛,能够感觉得到有一道巨大的剑气落下,将木楼切成了两半,那凛冽的剑气十分恐怖,所过之处,无一物可抵挡,居然将下面的草堆也都给斩成了两截。
  好在没有人被这剑气伤到,而且都藏得很好。
  不动如山。
  这一群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即便是面对着这样的变故,也都稳了下来,而随后,我感觉到声音渐渐远去,那些人却是又走了。
  他们回到了之前那边的平地上去。
  “示威!”

  我满脑子的疑惑,而这个时候,王明却是躲在了我的旁边,低声说道:“那帮人说的是高丽语,在威胁这些村民,说他们的孩子是被山神看上的弟子,如果谁敢阻拦,就如同这木楼一般,绝对活不下来,谁若是想要以卵击石,尽管上来……”
  呃?
  听到王明的翻译,我顿时就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郁闷得不行。
  我还以为是刚才我们这边打量过去的目光被人警觉到了,所以才会过来查看,却不曾想是因为这储存草料的木楼仓库碍了对方的眼,给拿来做“杀鸡儆猴”的鸡了。

  这事儿,真的是找人说理的地儿都没有。
  而且真正让人郁闷的,是若是论纯实力,我们这里随便上两个人,就能够将那个装波伊的家伙给虐了去,结果却因为这么一大堆的村民,不得不龟缩起来。
  这事儿才是真的让人气愤。
  不过气愤归气愤,村民是无辜的,我们只有耐着性子忍着,如此又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上面传来消息,说那帮人走了。
  他们带着那几个很有灵性的小孩儿走了,留下一帮悲恸不已的村民。
  这个时候,陈老大开口说道:“我们得走,那些村民肯定会过这边来的,如果打了照面,会比较麻烦。”
  如果是往日的话,在这木楼被发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现在不同,刚才有一个该死的剑主为了耍帅,将这木楼劈成了两半,那帮村民的神经就算是再大条,也会过来收拾的,而且来的人会很多。
  如果跟我们撞上,我们刚才的憋屈就白费了。

  得走。
  陆左当机立断,开口说道:“这样,我们藏起来,阿言你用地遁术带人分批走。”
  我没有犹豫,走上前来,说好,谁先走?
  杂毛小道说道:“你先带我小姑和小玉儿姑娘一起吧,我们暂时藏一会儿,如果你赶不及的话,我们就往村里先躲着。”

  关键时刻不是谦让的时候,萧家小姑和小玉儿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将手伸了过来。
  我也顾不得男女之防,伸手抓住两人的手,问道:“我们去哪里汇合?”
  王明指着东北方向,说那边有一个老参沟,你把人放那儿。
  我没有再问,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使用地遁术。
  几个起落,我们出了这个小村落,抵达了外面的林子里,为了怕被人发现,我脚步不停,继续施展,朝着东北的方向走去,差不多两分钟之后,抵达了王明口中所说的老参沟。
  这儿有一大片的老林子,藏身其中,是一个挺不错的选择。

  我将两人放下,左右打量一番,指着不远处的大树,说两位暂且在那里停留,我回去接他们。
  萧家小姑叮嘱我,说小心一些,不要急。
  尽管发生了一些变故,但是区区两个剑主,对我们的威胁并不算大,我们刚才之所以藏着,最主要的是怕打草惊蛇,倒没有别的意思。
  她是希望我能够稳住心神,不要被暂时的变故给弄乱了心情。

  我朝着她点头微笑,说放心,我会的。
  看着两人朝着那边的林子走去,我转过身子,施展地遁术,准备原路返回,将其余人都给接出来。
  然而下一秒,一股突如其来的撞击,让我直接从地遁的状态显露了出来。
  轰!

  我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撞到了铁板上一般,整个人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身体收到了极大的重创,特别是意识,在那一瞬间,几乎都陷入了停滞状态。
  大概失神了十几秒钟,我的思绪方才重新恢复活动,发现自己躺在雪地之中,喉咙里有一大口的血涌了出来。
  我张开嘴,“哇”的一声,直接就吐了出来。
  一口血喷出,我感觉到了身子一阵空虚,浑身无力,好在这个时候体内的聚血蛊小红果断反应过来,有暖意涌上来,注入经脉,让我没有再一次地疼昏过去。
  又过了好一会儿,我方才明白过了自己此刻的状况。
  被套路了。
  我刚才的那一下很伤,上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是初学地遁术时,我在滇南边界的时候,撞到了国境线上。
  当时的屈胖三跟我解释,说国境线,或者说界碑,是一个国家的气运承载,是无数人的意志累积,故而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防线,贸然用地遁术这样的手段撞上去,自然如同高速行驶的汽车撞上了厚厚的墙一样。
  墙没事,但车肯定会坏掉,而且速度越快,越容易出问题。
  只不过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阻挡,怎么原路返回去,就碰到了呢?
  剧烈的疼痛影响了我的思绪,而这个时候,有两个身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并且由远及近,朝着我这边慢慢地走了过来。
  我瞧得并不仔细,但却一下子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
  是剑主。
  是刚才那两个穿着便服的剑主。

  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过来,陈老大刚才的判断其实是有一些失误的,这两个家伙并不是没有发现木楼的状况,他们肯定是发现了,而刚才那一剑,绝对是试探。
  而在刚才那一剑落下来的时候,肯定有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或者心跳,最终导致暴露了。
  随后这两个家伙也是十分的谨慎,而且十分有耐心,这才布下了一个局。
  日期:2017-01-26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