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42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操!”
  “尼-玛!”
  “这他-妈-的!这小子还是人吗!”
  张如松没感觉到胸口有很剧烈的痛感,但是却非常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在飞,在空中倒着往后飞,像进行特技飞行表演的直升机一样倒飞着,耳边有呼呼的风声,两侧的景象在倒退,围观的学员离自己越来越远,这个时刻,张如松甚至有种想要高歌一曲的冲动——我要飞得更高……
  谁也没看清楚李牧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哦不,是出脚,但是李啾啾是看清楚了。在张如松的拳头距离李牧的太阳穴不到十公分的时候,李牧出脚了。他抬起右腿,一个正蹬,大脚板准确无误地蹬在了张如松的胸口上。
  然后,张如松一百八十斤的东北大汉就跟破麻袋一样,倒着朝后飞出去十来米,然后嘭地一声着地,最后还在草地上朝后滑行了几米,翻了几个滚,这才停下。
  这一幕让人不由想起星爷的《功夫》,星爷用黄金右脚踢飞了一个流氓的场景。
  石化状态!
  除了早有心理准备的李啾啾,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了看远处一动不动的张如松,然后又看了看李牧,满脸写着不相信。
  这还符合力学常识吗?
  一个正蹬把人蹬飞出去十几米,而且那还是一名体重超过一百八十斤的大汉!
  “老张!”
  一二班里终于有人反应过来,大喊着跑过去,于是,一二班的人都心跳加速地冲过去。这一脚下去,这么夸张的力度,老张怕是危险了!!!
  李牧脸上带着微笑,下意识地想要掏出烟点上一根,这才发现身上穿着的是体能训练服,什么都没带着。
  二三班的人张大了嘴巴看着李牧,黄友全更是心惊胆战,幸好刚才自己忍住了,如果冲动上去和李牧交手,恐怕现在生死不明的就是自己!
  此时,二三班的人看李牧的眼神不再是之前的蔑视,而是带着恐惧!别说都是干部,在这种不符合常识的力度之下,谁也不认为自己比张如松还厉害!
  黄友全喃喃地对李牧说,“李牧,你闯大祸了!”
  话音刚落,却听见那边一阵惊呼,扭头看过去,张如松站了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和枯草,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他深深呼吸了几口,胸口没有痛感,活动了四肢,没有任何异常。
  居然一点伤都没有!
  张如松用复杂的目光远远地看着李牧,李牧举步走过去。

  一二班的人都还沉浸在惊讶之中,张如松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李啾啾秃自呵呵笑着,走到黄友全跟前,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之所以阻止老张,是怕李牧控制不住力度把他打伤了,你小心点。”
  说完就走了。
  那边,李牧真诚地向张如松拱了拱手,抱歉地说,“张营长,得罪了。”
  张如松输得心服口服,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很清楚,对方对力道的控制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根本不是自己这种层次的人可以比拟的。
  “李连长,敢问师从何处?”张如松拱手问道。

  李牧笑了笑,转身回到了二三班的阵营里。
  低调是好事,过分低调就是装-逼了。
  因为年龄和级别,又被怀疑是走后门进来的陆院,二三班的人一直没有拿正眼看李牧,就算正眼看他,也都是认为他是走了副院长的关系进的陆院。这一点和李啾啾是截然不同的,军队特种作战部队系统里,李啾啾的名声在外,大家都知道李啾啾破格进修是因为有能力。
  和张如松的一番比拼,李牧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是凭借自己的能力进的陆院。

  其实,他想要达到的目的正是这个。
  拼关系,谁能拼得过李牧呢。
  部队是崇尚强者的地方,陆军学院也不例外。李牧小小漏了一手之后,很明显的就感觉到了大家看自己的目光的变化,多少是有了一些敬畏的。另一个结果是,张如松经常的过来串门,讨教功夫,深入了解之后才知道,张如松还是一个武术爱好者,甚至练过硬气功。
  李牧很欣赏这个直爽的东北汉子,一来二去倒是不打不相识成了很好的朋友。
  陆院的日子过得充实而枯燥,好在有李啾啾这个老朋友在,又结识了几位来自不同军区的学员,闲暇无事聚在一起抽烟吹牛喝喝茶,倒也是其乐融融。当然,禁酒令是有效的,也只有在周六日才能找到机会喝两杯。
  通常周六日李牧会回到军区大院,看着儿子女儿一天一个变化,当父亲的幸福感总是爆棚。李牧的爹妈直接在军区大院里住下了,照顾儿媳照顾孙子孙女。其实有勤务兵有保姆还有其他工作人员,很多事情是不需要李牧的爹妈动手做的,但是他们还是要自己动手才放心。
  冯司令员军务繁忙,一个月也没几天在家,回到家倒是和亲家公聊得很投机。这个时候冯司令员才知道,李牧的爷爷是老革命了,从抗战时期开始,一直到对越自卫反击战,全部都没有落下。
  如果不是因为一些原因,恐怕李牧的爷爷绝对会是在起码副大区职务上退休,而不是一名隐藏在广大农村里的老革命。
  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期,冯司令员只是一名连长,而李牧的爷爷当时已经的级别已经相当于师长了。
  冯司令员唏嘘不已,李牧的勇猛并非没有源头,将门虎子啊。他也不得不佩服女儿的眼光,找了个好女婿,除了岁数小点,其他的都很优秀。

  当然,他不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好女婿刚回到陆院,就闯了祸。
  周日这天晚上,李牧和往常一样坐车回到陆院,在大门下车,刚进大门,斜地里就冲出来几个戴着白头盔和红臂章的纠察,把李牧给摁在了地上。李牧条件反射地想要反抗,幸亏关键时刻想到这不是在战场上,这才控制住,不然就几个膀大腰圆的纠察,又哪里控制得了李牧。
  两名纠察把李牧拉起来,一边一个,一手抓住手腕一手摁住了肩头,标准的押解动作。
  “哥几个,抓人也要给个由头吧,说吧,我犯什么事了。”想毕,李牧运气站定,双臂自然下垂其实已经暗暗运劲。
  那两名纠察忽然发现掰不动李牧的胳膊了,本来他们想把李牧的胳膊掰到身后去的,结果就感觉是在掰焊接在地上的钢管一样,根本掰不动。
  另外一名纠察走过来站在李牧跟前,说道:“回纠察队再说吧。”

  李牧认识他,学院的纠察队长,叫孙继山。
  “孙队长,我是军容不行还是违反了哪条军纪?用得着用对付敌人的办法对付我吗?”李牧淡淡地问道。
  孙继山冷笑了一下,说,“禁酒令不用我重复了吧?带走!”
  原来如此。

  李牧不再说什么,任由纠察押走。
  晚饭时,两位老爷子来兴趣了,就喝了一瓶茅台,李牧作为晚辈,那肯定是要陪着的。冯副司令员和李牧老爹都是能喝两杯的人,喝着喝着就开了第二瓶。李牧是陪到底了才回的学员。
  进门口的时候,时间过了十二点,换言之,现在已经是属于周一了。按照规定,周六日可以申请外出,但不能喝酒。李牧回的家,在家喝点谁也不会说什么。本来就是可大可小的事情,只要不闹事。
  日期:2016-10-0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