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9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在下面打着手电筒,忙用手抱住了夏文博的腿,这才稳住。
  夏文博就拧下了原来的灯泡,看了看,感觉这节能灯头没有发黑的地方,不过他还是换上了一个新的。
  夏文博说:“大姐,好了,好了,你放手,我下来试试!”
  “大姐,你到底要不要我检查电路啊,快摁一下开关试试!”
  女人这才停住了笑,过去一摁开关,还是没亮。
  “我看看保险是不是烧断了。”

  他搬着凳子,又换个地方,在门口墙头上有个电盒,他拉下了保险一看,那个保险丝真被烧断了,还好了,盒子里有几节保险丝,夏文博挑一根长的,开始换。
  换好了保险丝,灯也就亮了,夏文博根本都来不及欣赏自己的功绩,他动作别扭的侧着身子,到了门口。
  夏文博侧着身子返回了自己的房间,身后那女人还在‘丝丝’的笑着。
  他慢慢的进入了么梦乡。
  最近几天里吕秋山又给段书记和黄县长分别打来了电话,询问了最近清流县的工作,对这里的工作提出了一些批评和建议,一副秉公办理的架势,让段书记和黄县长出了一身的冷汗。
  吕秋山对清流县的关注程度超过了原来任何时候,这让段书记和黄县长都很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吕秋山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夏文博没有被弄倒,他就不会对清流县有丝毫的好感。
  在段书记的办公室,他们两人都有点忧心忡忡的样子。
  “老黄啊,我们不能在等下去了,要主动出击。”
  黄县长堆着满脸的肥肉,用力的摁息了手里的烟蒂:“是啊,是啊,这一块心病不除,我们都不会好过,书记你说说,有什么好点的办法。”

  段书记微微的摇摇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没有一个合适的借口,要是换个人也还罢了,问题这夏文博和欧阳明,袁青玉的关系很特殊,他们不会放任我们整他。除非是有一个契机!”
  “但这个契机实在难找,听说这小子在单位对自己要求和严格的。”
  “是啊,这就是问题所在!”
  段书记背着手,在自己的办公室转悠着,不时的停下来,思考片刻,而又又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继续度着步子,他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听得黄县长心里都压抑起来。

  “咣咣咣!”门外有人来了。
  段书记没有停下脚步,依旧在不紧不慢的走着,嘴里喊了声:“进来!”
  门被轻轻的推开,秘书走进来,推一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说:“书记,有个事情要给你汇报一下!”
  “唔,你说!”
  秘书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段书记:“书记,这是刚刚人大送来的一个报告,他们准备在全县范围内展开一次反腐倡廉的检查活动,主要是针对在职的局长们。”
  段书记邹一下眉头,拿起了报告,很快浏览一下,“嘭!”的一声,把报告摔在了办公桌上。
  “乱弹琴!这眼瞅着到了下半年,各局,各部的工作都很紧张,谁有闲工夫陪他们玩。”
  黄县长也吓了一跳:“不是吧,他们疯犯了,真还那个鸡毛当令箭啊。”

  “哎,谁让人家手里有这根鸡毛呢!”
  “可是宣城同志,人大有这个职权,但谁都知道那是个摆设,从来也没有在这个时候检查过,这不是添乱吗!宣城同志,你可是人大的主任,要压住这事情!”
  “我挂名人大主任,但平常也很甚少过去办公,看着报告应该是斐副主任搞的。对了,我怎么感觉不大正常,这里面重点检查的怎么都是和你我关系好的一些部,局领导呢!”
  “啊,不会吧!”
  黄县长拿起了报告,也看了看,可不是吗,上面真的都是他们两人亲信的局长。
  秘书迟疑了一下,说:“段书记,我听人大里面的人说,这次要罢免几个局长才能刹住清流县的歪风邪气。”
  段书记冷哼一声,挥一下手,让秘书先离开,接着,他抓起了桌上的电话,一面拨号,一面说:“这些老头子真莫名其妙,好好的安享晚年就成了,还闹腾什么?”
  电话在几声振铃后接通了。
  “喂,哈哈,斐主任,哎呦,不客气,不客气,你老可是我几十年的来上级,哈哈哈,是这样的,你们刚刚送来的一份报告啊,我已经看了,很不错,我们老同志的确应该给年轻人把个关,做好监督工作。”
  “谢谢段书记的认同,最近我也联络了全县大部分的人大代表,大家都有信心吧这次工作干好的,请段书记放心。”
  段书记忙说:“斐主任啊,这个工作是要做,不过我是这样考虑的,这不是年底了吗?我们想啊,先抓紧时间出点成绩,今年我们的经济指标还不很理想,所以这事缓一下成吗!”
  “老段,这不影响县里的经济发展啊,我们会注意检查的时间和方式的,另外啊,县里这一个阶段的几项开支也雨鞋问题,比如装修县委的几个办公室,还有给政府更换车辆,我们一些老头子认为,这些开支是可以省下来的,我们正在讨论进一步的监督方案,到时候弄好了给你送过去。”
  段书记的脸一下变了,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看上去都很明显,他强压住自己的愤怒,用冷淡的语气说:“斐主任,我作为人大的主任和县委书记,我提议这些事情暂时缓一下,你老认为我有这个权利吧!”
  电话那头的斐主任沉默了片刻,语气也变得冷漠起来。
  “当然,你有你的权利,但宪法也赋予了我们权利,如果你想阻止这件事情的展开,我会以一个老党员的身份,联合其他同志,到市人大和市委去讨个说法,我要问问市委郭书记,难道我们检查,监督,反腐防腐有错嘛?”
  “咔嚓!”
  斐主任直接挂断了电话。
  段书记直接愣住了,眼冒怒火,浑身发抖,他绝没有想到,过去对一切都不闻不问的斐主任,今天竟然敢和自己发飙了,这老家伙还摔了自己的电话,这在整个清流县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记得只有前年市委郭书记摔过一次自己的电话。
  这还得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是,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又无力的坐了下来,忍,还的忍,对这样的老同志,段宣城其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这都是一伙要死不活的老头,他们对一切都不在乎,没有了前途,没有了追求,也没有了惧怕。
  自己和他们拼,那真的是用一件精雕细琢的古玩去撞一枚啤酒瓶,太不值了。
  更重要的是,他们有一个庞大的群体,这个群体里的人曾经都有过辉煌,灿烂过,但现在他们失去了这些光环,他们很多人的心理并不平衡,他们时常挑剔和议论当下的干部,他们总用他们七八十年代的规矩来要求现在的干部。
  他们的心中都有一股邪火,只要有人去点燃,就会变得烈焰熊熊。
  他们敢于对着县上的任何领导,在任何场合破口大骂,还曾经在去年掀翻了一个正在请客的副县长的餐桌,最后恶人先告状,跑到市里大肆宣扬,硬生生的把那个副县长从清流县赶到了一个西汉市二级局当了书记。
  所以,段宣城只能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