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42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这个家伙有点印象,他的肩头肉和小夹克下裸露出的后腰肉,都有紫黑色的纹身图案,虽然看不到全貌,但也能推测出是骷髅或狼之类吓唬良民百姓的人肉图腾。
  他正是在舱内赌输钱后,侵犯清理污物那个裸体女子的家伙。雨水敲击在他油亮的光头上,都不来及迸射就滑了下去。“砰!”又是准确无误的一枪,子丨弹丨钻进他尾骨上端。
  本想射击他的头部,可惜这个家伙总把抹了油似的脑壳摇晃得像盏被风吹荡的灯泡,一伸一缩地在脖子上若即若离。搞柔弱女人时的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流氓劲儿,和现在这副乌龟王八熊样形成强烈反差。
  人的尾椎上部一旦被子丨弹丨击中,就会高位瘫痪,四肢攒不起任何力气,这我是知道的。我估计他是个头目,所以故意将他打成半死不活,好让其他四个人过来搀扶,拖着这么一个身子沉重的伤号。

  这下我不用再挪动位置,因为其他四个盗匪,还不知道子丨弹丨是从后方哪里射来的,他们会误以为有两个人,甚至更多。其实,这样吓吓他们最好,免得他们总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人我身上。
  光头还在地上挣扎,重机枪已丢在一边,他翻转一只粗大的胳膊,用手掌去捂住冒血的伤口,暴躁地大骂:“妈的,妈的。”四个不知躲在何处的家伙,立刻向四周的树上胡乱鸣枪射击。我赶紧贴在树干上,侧过身子,防止乱飞的子丨弹丨击中自己。
  其实,这些家伙不知道我的位置,他们用这种没有目标的扫射,是希望将树上的狙击手吓跑,好趁机去拖拽光头。四五颗鸣叫的子丨弹丨打在我身前的树干和树枝上,幸好树木潮湿的躯干能有效减小子丨弹丨的冲击力,很好地保护了我。
  枪声停顿下来之后,我立即转身,恢复刚才的狙击姿势。四个家伙像托一头笨重的死猪,拽着光头的胳膊往遮蔽的树下跑。就在他们即将消失在茂密树叶下的刹那,最后面那个光着膀子的东南亚男子,被我一枪击中后胸。
  “啊!”的一声惨叫之后,他立刻倒趴在光头的身上。“开火,妈的,快开火!”光头大喊着,指使手下朝我隐匿的方向开枪。三个家伙像疯了似的,把子丨弹丨密集地向我泼来。
  头顶上的树枝像一群受惊的麻雀,稀里哗啦地往我身上掉,碎枝叶被崩得如无数枚钢针,扎得我浑身刺痛。冷汗立刻从我额头和后背挤出,真害怕挡在身前的树干被火力生猛的子丨弹丨钻透,射进我的身体。
  我犹如一只大蜥蜴,死死地趴伏在树干上,等到火力十足的机枪停火。一阵飞沙走石地席卷之后,我侧出一丁点头,用眼角余光去观察他们。
  三个家伙已经把光头老大完全拖进了隐蔽处,不再射击了。抓紧这个机会,我急忙从树上滑下,再度向这几个家伙的后方绕过去。
  他们拖着重伤半残的光头老大,一时半会儿也移动不了多少距离。很快,我就从一簇繁密的灌木缝隙里看到这三个家伙靠拢光头。眼神惊恐地环视着四周。我很喜欢看到敌人这种表情,他们就像遇到猫蹲在墙角的小鼠,本来有机会逃命,却因无法克制恐惧,双腿儿打颤使不出劲儿,白白送上性命。

  后脊骨的疼痛,令光头面部扭曲,狰狞得可怕。他是一个将死的人,已不必理会。我匍匐在地上,慢慢向他们靠近。借助黑绿色熊皮的伪装,使我看起来像一堆随风雨摇曳的荒草。
  这些家伙的意识完全笼罩在恐惧之中,他们只会闪动着眼珠,梗着脖颈向四周的树上观望,完全忽略了地面上挪动过来的危险。
  在离他们还有三十米的距离处,我停止了爬行,枪口慢慢抬起,对准三个目标。“嗒嗒嗒,嗒嗒嗒,嗒嗒……”一阵扫射。弹壳像从筐里撒出来的乒乓球,在眼前乱跳。三个敌人全部被击中。
  我赶紧起身,保持着射击姿势,低着腰朝击倒的目标逼过去。三个家伙横躺在光头身边。一个黑脸的汉子,胸口和脖子上炸出两个血洞。另外两个被子丨弹丨崩进脑袋里。从他们的伤口便可确定身亡,不必再检验。
  那个光头倚靠在树下,耷拉着脑袋,还没咽气。这种死前的状态,很像冬夜里一只无力归巢的老喜鹊,眼睛半闭半合,小孩若是拿棍逗逗它,捅捅它,老鸟就会精神些,一不逗了,立刻又萎靡下去。

  这个块头巨大的光头,可能想抬起脸来看看,自己飞扬跋扈一生,最后竟死在什么人手里。但他努力了半天,还是做不到。由于失血过多。疼痛和寒冷使他的躯体抽搐个不停。
  我本来想掏出手枪,顶在他脑门上,一枪结果了他。可是子丨弹丨珍贵,不能在这种情况下白白浪费。于是,就拔出马靴里的匕首,左手抓住他水淋淋的光脑壳,向上一抹,“唰”的一下,割断他的喉管。随后,又在他黑色夹克上擦掉刀刃上的鲜血,匕首收回鞘中。他的脖子就像多出个喷血的水龙头,流淌着罪恶。
  结果掉这几个家伙,我把他们的武器全部捡起,埋在一堆隐蔽的枯叶下面。然后朝死豹的位置跑去。
  被咬死的是个肌肉结实的小个子,东南亚籍男子,他的脖子已经被野豹撕扯得血肉模糊,胸口凸鼓的肌肉,划出很深的伤口,如冰刀铲出的轱辘痕,血水和雨水灌储在里面,惨不忍睹。
  想必是野豹扑倒他之后,死死咬住他的咽喉不放,两个活物纠缠在了一起。同伙无法开枪,怕打死这小子,可又不敢上前来救助。光头老大一时性急,举起机枪向这对儿人兽一起扫射,来了个快刀斩乱麻。
  手持AK-47的家伙倒死得轻松,后脑上一枪毙命,像接受死刑的囚犯,只是他们都得抛尸荒野,留给那些饥饿的野兽裹腹。
  捡起两个死尸身旁的武器,也埋在附近的枯叶堆下,我即刻爬上了一棵高大树木。寻找其余匪徒的踪迹。
  烟雨浩瀚的大森林,一望无际,即使这里刚才发生枪战,声音也不会传播太远。
  要想观察更大范围,只有跑到高处的林坡,或者远处的山谷。我很担心其他盗匪会绕去高地的后方,如果那样,陈霞就会很危险。
  一想到这里。我赶紧从树上下来,跑着往高地后面绕。现在肯定不可以直接上高地林坡了,否则中埋伏的可能性非常大。要是再有挺重机枪,摆放在高处的大石上,朝我“嘟嘟”两下,任我在树林灵活躲避,也要被逼得无法还击和逃命。

  半个小时之后,我总算到了后坡的半腰。一路上奔过来,未发现有人走过的痕迹。但我不敢大意,再次搜索海边的大船,看看是否有新的狙击手掩藏在甲板上。
  这时的天空灰蒙蒙的,从山坡望向大船,像隔着层层蚊帐,视野有些模糊不清。用匕首砍下一片大的芭蕉叶子,架起个临时小帐篷。放在树枝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