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806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全部是在楚亦寒的腰包里。”杨明珠垂着头道:“说真的,杨氏制药的利益并不算太少,但这些年所得的利益,大部分都到了楚亦寒手里,我只得到很少的一部分。”
  “我也曾经建议楚亦寒,我们贩卖药材,这只是靠山吃山,万一哪天,这条路行不通了,杨氏制药垮了,我们该着手布局新药研究,我保证,研制出来的新药可以让现在的利益扩大至少五倍,但是我的说法得到了楚亦寒的否认。”

  “呵呵,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我只能说,楚亦寒是一个徒有虚表,目光短浅的人。”林煜笑着点点头,他不免陷入了深思之,说真的,他真的有些心动了。
  杨氏制药现在的法人代表是杨明珠,包括楚亦寒在药山所有的份额,都是在杨明珠身,因为杨明珠是他培养的一个为自己赚钱的工具。
  有些时候,有些大老板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把自己名下的企业名字都挂了别人,而他只管收钱,一旦出现任何问题,他都立即可以把那些事情给撇的干干净净。
  这种情况,在华夏来说并不少见,像杨明珠一样,她虽然有着一家不错的制药企业,虽然在药山有着不小的份额,但她只是一个傀儡,她只能为别人办事,而楚亦寒,才是幕后的大老板。
  杨明珠手里的东西,对林煜来说很有诱惑力,因为她有着一家很大的药企,也在药山有着很大的份额,如果杨明珠说的话是真的,她完全可以反水。
  “你心动了?”杨明珠看着林煜的表情,她不由得微微的一笑,她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不否认,我心动了。”林煜看着杨明珠道:“但是我觉得,楚亦寒不是那种不小心的人,他既然把这些东西交给你,那一定有拿捏你的办法。”
  “他之所以把这些交给我,是因为我没有任何后台。”杨明珠道:“他这个人,有些时候有些自负,我可以保证,只要你能做我的靠山,我完全可以现在反水,只要你够硬,他拿我没有一点办法的。”
  “可是我现在不够硬啊。”林煜有些无语的说:“因为,时机还不到,我没有把握将楚亦寒一把掐死。”

  “现在没有,迟早会有的,前提是你对我能有足够的信任。”杨明珠盯着林煜道。
  “我怎么样才能毫无保留的信任你呢?”林煜歪着脑袋看着杨明珠,他心里快速的思索着。
  说真的,他有些看不透杨明珠了,楚亦寒的脾气林煜清楚,这是一个不把任何人当人看的畜生,杨明珠在他身边,表面看起来光鲜,但事实她过的并不好。
  从次的事情林煜可以看出来,楚亦寒根本没把杨明珠当人,他只把杨明珠当成一个玩物,一个发泄的工具,一个随时为了他背黑锅可以牺牲掉的女人。
  但有一点,楚亦寒对杨明珠十分的信任,能取得楚亦寒信任的女人,首先她要做的是隐忍,只有隐忍,忍受一切凌辱,才能让楚亦寒对她信任,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林煜心里没有底。
  “改天在谈吧。”林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转身向前走去。
  “可以,我们不过是初次见面,所以你对我报有警惕的心理是很正常的。”杨明珠微微的一点头道:“要不,我陪你走走吧。”

  “随便。”林煜耸耸肩膀:“不过你算是陪我走走,在这知短的距离里,我也不可能看得出来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有些时候,我自己都不了解我自己。”杨明珠笑了,只是她的笑意里有些悲哀。
  现在几乎是全民铲雪,大街的积雪,在以极缓的速度清理着,一辆辆大卡车不时的来回穿梭,市区主要的干道已经被铲干净了。
  太阳出来了,积雪开始融化,虽然天气很好,但天气还是冷的有些刺骨,铲雪的人有武警,也有自发组织起来的普通群众,大家干的热火朝天的。
  有些学生们也加入了铲雪的队伍,他们烧开水,不时的向这里送着开水。
  走到一个桥洞底下的时候,只见一名流浪汉躺在桥洞的底下,外面干的热火朝天的,很少有人注意到他。

  像这种无家可归,晚住桥洞的人皆是,这个流浪汉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久了,他躺在最边,不妨碍行人交通。
  天气很冷,他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也很少有人注意到他,因为像这样可怜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林煜停住了脚步,他看向那个流浪汉,片刻以后他走到了流浪汉的跟前,他拍拍那流浪汉的肩膀道:“哥们儿,别在这睡,天冷,睡着了恐怕在也醒不过来了。”
  的确,在冰冷入骨的天气里,如果一个人倒在雪地里,一旦倒下,恐怕在也起不来了,尽管这个流浪汉身裹的东西很厚,但他身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破烂了,如果他真的在这里睡着,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伸手触到了流浪汉的身体以后,林煜的心不由得了沉,这名流浪汉的身体有些僵,恐怕他昨天晚在这里躺了一晚吧。
  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如果一旦睡过去,在醒来,恐怕难了,林煜连忙把他的身体翻过来,伸手在他的鼻息一探,气息全无。
  “怎么了?”看林煜凝重的表情,杨明珠也凑了过来。

  “恐怕没气了。”林煜道。
  “啊,这是怎么回事,我叫救护车吧。”杨明珠吓了一跳,她连忙道。
  林煜不语,他取出了金针,把针袋铺在地,开始对这名流浪汉进行施救,他不确定救不救得过来,因为这个人在这里躺的时间太久了,身体都有些僵硬了,现在只希望阴阳命针,能把他的命给吊回来。
  杨明珠也不闲着,在林煜施针的同时,她在一边叫救护车,报警,然后又找来热水,最后又脱下了自己的貂皮大衣,盖在了流浪流的身。
  在她忙活的片刻,林煜已经施针完毕了,他看着杨明珠道:“你这身衣服挺贵的吧,得好几万?”
  “三万八。”杨明珠道:“怎么了?”

  “没什么,你不怕弄脏了?”林煜笑了笑道。
  “毕竟是一条人命。”杨明珠叹了一口气道:“我小时候,家里穷,我是亲眼看着我爸因为没钱治病而去的,所以碰到可怜人……我会尽量伸出援手做点什么。”
  杨明珠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平淡,她没有因为回忆过去的事情而感觉到伤心,因为她的心早麻木了,她现在只有一个目标,那是生存。
  很快,救护车和警车都赶到了现场,几名白大褂提着急救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他们拿着听诊器以及抢救仪器,忙活了大半天。
  “救不回来了,走吧。”急救的一名主治拉下了口罩,对护士说:“做好记录,死亡时间是六个小时以前,赶到现场时,采取的措施是肾腺素、心脏复苏……”
  “林煜,是真的救不回来了吗?”杨明珠问,相对这些医生来说,她还是较相信林煜的。
  “救不回来了。”林煜摇摇头道:“施针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我之所以施针,完全是因为抱着一丝希望去做那些事情的。”
  “愿死者安息。”杨明珠缓缓的跪倒在地,她默默的念着一段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