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804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姐……”连贞有些怯怯的叫了一声,刚才她的脸被苏云抽了不知道几百下,现在脸蛋肿的像是什么一样,几乎都不像个人形了。
  “疼吗?”连青云摸着她的脸,稍稍的碰一下,连贞疼的直咬牙,她的眼泪不自由主的落了下来,她点头道:“疼。”
  连青云突然毫无征兆的一巴掌挥出,猛的抽在她一边脸,这一巴掌一点也不客气,抽的连贞嗷的一声尖叫,她捂着自己的半边脸,有些吃惊的看着连青云,她颤抖着喊了一声:“姐。”
  “疼对了。”连青云沉声道:“你知道,你坏了我多少计划吗?我让你到苏家来,是让你暗地里接应我,而不是让你来这里对着苏家的人指手划脚的。”
  “你真的以为,我们连家现在有和苏家叫板的资格的?狗屁,要不是当年我牺牲自己,嫁给了苏长林这个废物,连家现在还在为生计奔波着。”
  “你真的以为,我这些年过的快乐吗?”连青云突然激动了起来:“我这些年,刻意迎逢,暗地里不知道使了多少损招,这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为的是什么?你真的以为我的心向着是苏家的?”
  “不,姐,你这些年来的做法我们都清楚,我们也知道你这些年受了很多苦,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是为了连家,为了我们连家振兴起来。”连贞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一颗的落了下来,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你明白我的苦心好。”连青云突然平静了下来,一入豪门深似海,在苏家这等大门大户里生活,她早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她已经学会了如何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姐,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连贞小心翼翼的说:“我知道,苏家老头子,现在对你,甚至是对我们连家的人都十分的不满了,我们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本来,时机还是不到的。”连青云幽幽的说:“苏家那老头子,还很结实,我们现在贸然实施计划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
  “但是他现在已经不像是以前那样不闻不问了,我觉得,算是我们不采取行动,他也要采取行动了,与其那样,我们只有先发制人了。”
  “怎么先发制人?现在的时机到了吗?”连贞问。
  “很快,要到了,呵呵,这老头子,貌似要过寿了,他七十八岁大寿,一定举行的很隆重吧。”连青云冷笑了一声,她的神色越发越显得阴狠了。
  “老爷子,你刚才发的火,是不是有些大了?”回去的路人,林煜苦笑道。
  “不发大点火,怎么镇得住场子?”苏老笑呵呵的说:“而且,我觉得那些人的脾气不够火,我现在完全是想加把火而已。”
  “苏老是不是有些等不及了?”林煜微微的一怔道:“我以为,苏老真的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我这个铒呢。”
  “那倒不至于。”苏老笑道:“你既是铒,也是杀鱼的刀,我越来越觉得,云云找你,是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

  “她?其实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林煜苦笑了一声道。
  苏云不悦的看了林煜一眼道:“我觉得,你始终是狗嘴里吐不出来像牙。”
  “行了,时间不早了,做饭去,我都感觉饿了。”苏老提着手里的女儿红道:“老陈酿,今天午,我们爷俩喝一杯。”
  六个小菜很简单,但是很温馨,林煜出手,始终不会让人失望,在这冰天雪地里,弄几个小菜,温一壶好酒,那滋味,别提了。

  “来,干一杯。”苏老为林煜倒了一碗酒,他用的碗是那种小茶碗,一碗酒恐怕不下二两,而且这女儿红算是陈酿,劲很足,一般人喝不了多少缴枪投降了。
  “爷爷,今天心情不好啊,我也陪着你们喝一杯。”苏云为自己倒了一杯酒。
  “哈哈,丫头,不是我说你,这酒的味太冲,我怕你受不了啊。”苏老呵呵一笑道。
  “味道冲不冲我都不怕,难得的是老爷子今天的心情不错。”苏云端起了那碗酒道:“况且,老爷子从小把我送到部队里,我早养成一幅女汉子的形像了,吃在多的苦,受在多的累,我都忍下来了,更何况这区区一碗酒?”
  “呵呵,那先干了这碗酒。”苏老举起了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难得老人家心情这么高兴,林煜和苏云当然也不能让老爷子失望,两人各自端起了酒,一饮而尽。

  “畅快。”林煜放下了酒碗,他笑道:“老爷子这酒,藏了有些年头了吧。”
  “有些年头了,从我退位下来以后,这酒一直在藏着,有些时候,想喝点酒解解闷,但是一直找不到人陪,呵呵,现在那了,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能说说话,喝杯酒的人了。”苏老笑道。
  “老爷子是不是对我太过于信任了?”林煜苦笑了一声道。
  “我看的人,不会错。”苏老道。

  “万一您老老眼昏花,看走了眼呢?”林煜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那活该我自己倒霉。”苏老道:“不过我一个人看走眼算了,我不相信云云也能看走眼,呵呵。”
  “我也觉得,我不会看错眼。”苏云微微一笑,她笑的有些高深莫测。
  “别笑,有你笑不出来的那一会儿。”林煜无语的说,他又为三人满满的倒了一杯酒。
  “你小子做的菜,最合我胃口。”苏老看着桌子的菜道:“很简单,但很别致,吃在口,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你为什么不去做厨子?”
  “我差点去做厨子了。”林煜笑道:“但是我师父不准,他说我天生灵骨,适合的是行医摸脉的路子。”
  “所以,你成了医生?”苏老颇有深意的看了林煜一眼道:“医生也好,医者仁心,我觉得我们家的云云,没有看错人。”
  林煜有些尴尬了,他不知道苏老的葫芦里面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不过看他的意思,莫非他是有意搓合自己和苏云?
  一顿饭吃下来,让人吃的身暖暖的,饭后,林煜和苏又对弈了一局,这才离开了苏家。
  今年的雪下的着实不小,现在虽然雪停了,但是那股寒意却是让林煜都感觉到心凉。
  常言道下雪不难下雪难,现在的雪已经开始慢慢的融化了,所以显得非常冷,现在满大街都是铲雪的人,因为这是多年难得一见的大雪,所以政府机要以及学校都放假了。
  为了尽快的恢复繁荣的苏杭,所以大街几乎是全员行动,开始铲雪。一车车已经融成冰的积雪被运了出去,街道正在以极缓的速度恢复着正常。
  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忙碌的景像了,林煜记得小时候,大雪封山,道观几乎是与世隔绝,三贤山大大小小的道僮以及诸师兄弟们沿着险峻的山路,一点一点的把积雪铲开,为的是让过路者方便。
  看着眼前的情景,和当年何其相似?看着看着,林煜不由得陷入了回忆,他不由得有些感叹,快过年了,恐怕诸师兄现在还正在带着人,在山路一点一点的铲雪吧。
  有些日子没有回到道观了,他突然有些怀念。

  “医仙不像是那种有凡人心事的人啊。”一个声音在林煜的身后响了起来,紧接着一名穿着貂皮大衣的女人缓缓的走到了林煜的身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