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剩女的相亲血泪史及遇到的极品凤凰男》
第9节

作者: 仙人掌的骄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4-21 19:29:34
  我呆滞地坐在那,听他说着对未来的畅想,突然想着自己是不是被骗了?被算计了?坐了一会我要求回家,神经病还是要求送我,送就送吧,我心里想着一会怎么跟他说,直接说不合适?还是?地铁上,因为不舒服我一直靠着另一侧的车门,低着头想事情,神经病面对我站着,慢慢地,我感觉他的嘴凑了过来,我转过头,挪了一下身体,躲了过去,过了一会又凑过来,我反感地转过身,他看我有些抗拒,就没有进一步地动作。

  回去之后,他给我发信息,我等了很长时间再回复,表现地比较冷淡。第二天当他再次跟我表示结婚后会如何如何时,我委婉地说我们可能不太合适,还是做朋友比较好。而对方随即问我是不是他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会马上改之类的。没办法,我放大招,将自己装扮成一个拜金女,这招我曾经用过,效果不错。
  我问他: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第一次就告诉你我的收入了,可你从来都没有说过,你介意告诉我吗?
  他:我一个月5000。
  说实话,当他说出自己的收入的时候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一个名牌大学生,工作6年,在北京这个地方还拿着五千的工资,真是难以置信。我突然想起他第一次给我的照片中的那辆车,有了一个疑问,以他的收入不应该能养的起车;我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乘地铁送我的时候,还专门告诉我他没有公交卡,平时出门很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他曾经告诉我,他对心理学很有研究,如果我的猜测没错,那这个人就有点可怕了,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我故意问道:你有驾照吗?

  我想他当时一定是明白了我的用意,回答道:你猜我有没有?
  我:我猜不到!
  他:我知道我的工资没有你高,但我会努力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他很巧妙地把车这个话题避开了。
  我:其实咱们差不多,我一个月也5,6千。
  他:你不是说你一万多吗?
  真的很无语,告诉他我感冒了,只不过才过去两天,就能忘得一干二净,可是三周前我在微信上自我介绍的内容却能记得这么清楚。
  我:公司效益不好,现在没那么高。我结婚的话一定要买房的,可是看你的收入肯定是买不起房的,所以你还是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他:我们可以租房啊,你放心,我保证以后会买房子的,绝不会一辈子让你租房住的。
  我以为我一提房子,对方会主动放弃,没想到他还是在坚持。于是我继续:就是我同意租房,我的父母也不会同意的,我不适合你,你还是去找一个更好的吧。
  他:没关系,你要是担心你父母的话,你把叔叔阿姨约出来,我保证能让他们把你嫁给我。
  我:不只是他们的问题,我也想有个好的生活条件,你满足不了,别找我了。
  他: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不能没有你……。
  此时我已经分辨不清他的想法了,仅仅见了两面而已,就能喜欢到这种程度?我以第二天要上班需要休息为由,匆匆结束了谈话。

  第二天一醒来,神经病就开始找我,左一句老婆,右一句老婆,我实在不想和他再有什么纠缠,既然我好好说话他不听,那就只能说点狠话了。
  我:你别来找我了,你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我可以改!
  我:我就不喜欢你这种长相!
  他: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攒钱去整容。
  晕,我想他一定是疯了。
  我:你就是长相变了,性格也不会变,我觉得你心机很重,我不喜欢你这样咄咄逼人。
  他:这个我也会改的,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才会这么在意,害怕失去你。
  我:我不会相信你的,真正喜欢一个人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你肯定不是真心的。

  神经病看我确实很坚定,采取了迂回战术:那好吧,老婆,我不跟你争了,你把你单位的地址告诉我,我送你一份礼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把“老婆”当成了理所应当的称呼,而我也在不知不觉中不再抗拒这种称呼,自己好像没有力量去反驳。
  我:不用了,我什么都不缺。
  他:你不是想买个跑步机吗?我给你选好了,你把你单位的地址告诉我,我给你寄过去。
  随后他给我发来一个京东的链接。

  此时我的大脑很清楚,跑步机?寄到公司?那我怎么弄回家?恐怕跑步机我是收不到的,一个大活人肯定是会来的。
  我:我自己已经买了,不用了。
  他:可我都付款了,你就告诉我吧。
  我:你可以退款啊。
  我感觉他应该是有点急了,不管是某宝还是某东,没有地址就能付款吗?还是我孤陋寡闻了?
  那时候起,感觉神经病好像不用上班了,每天唯一的工作就是给我发信息。我也不想理他,一天偶尔会回几句,让他别浪费时间了。
  转眼到了第四周的周末,他说要来看我,我告诉他说,我周末有事情,没空。神经病说:没关系,我可以等你,你晚上几点回来都行。那一天我跟朋友去唱歌放松心情,中午一点的时候,神经病给我发信息,说他到了当时送我回家的地方了,我劝他回去吧,我要到晚上才能回家。他说没关系,会一直等我,让我看到他的真心。我没管他,每隔一个小时,他就给我发个信息,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也没理他。到了下午4点的时候,神经病跟我说他一整天都没有吃饭了,感觉头晕,难受,让我快点过去。我这个人心也比较软,确实怕他出什么事,于是赶紧就回去了。路上我还跟他说让他先去吃点饭,但神经病说要等到我去。

  我到了那里的时候,神经病正坐在肯德基里面玩手机,看见我去了,笑得格外殷勤,一点也不像难受的样子,我感觉自己可能又被耍了。
  “你先吃点饭吧”,我说。
  他:我不饿,能和你谈谈吗?
  我:我还有事呢,现在你也见到我了,该吃饭吃饭,该回家回家。
  他:那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用了。
  说完我就往外走,神经病一直跟着我。我急了,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他说就想送我回家,看着我回去了他就走。他要跟着我也没办法。一直走到小区门口,我不动了,让他走怎么也不走,我就假装打电话,让我哥下来接我,然后很生气地告诉他:你要是再不走,我以后都不会理你了!
  终于把神经病弄走了,我也感到有些后怕。他一直追在我后面,急于表白时的那种失控,让我隐隐地有些担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