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8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梅梅以为自己长大了,有资格和夏文博表白了,但没想到夏文博有了女朋友,而且还每天给他送饭,梅梅的心中能不伤感吗,一抿嘴,她慢慢的往门边退去,眼中是那样的不舍。
  夏文博抱着斐雪慧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不能给梅梅一点点的幻想,他也知道,自己并没有把梅梅当成过一个能谈恋爱的女人,自己不能耽误人家的青春,他只好用斐雪慧来抵挡。

  可是斐雪慧这会反应过来了,瞪大了眼睛:“夏文博......”
  夏文博决不能让她说出穿帮的话来,可是他的两手在控制着斐雪慧的身体,没有办法阻止她的嘴,除非.......是的,他头一热,就用了那个除非,他用自己的嘴堵住了斐雪慧的嘴,一下子,斐雪慧的身体僵硬了,她脑袋里面嗡嗡的发响,时间在此刻静止了。
  猛然间,斐雪慧一下跳了下来,气喘吁吁地看着夏文博,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夏文博,你,你流氓!”
  夏文博也从刚才的激动中轰然惊悟,老天!自己弄假成真了,他顿时慌乱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本想借你来打消那个小丫头的想法,可是,我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我......”
  “你是故意欺负我的,呜呜呜!”斐雪慧竟然哭了起来。
  夏文博一面暗骂自己混蛋,一面也是冷汗不断,说真的,最初他是情急之下,无意识的想要堵住斐雪慧的嘴,可是后来,他完全被欲念控制,身不由己的吻了斐雪慧,那个时候他大脑里都是空的,就想着抱紧她,用力的吻她,但这会他彻底的冷静下来了。
  “我,我,雪慧,你打我吧!”
  夏文博说话中,拉着斐雪慧的手,让她打自己。

  斐雪慧泪眼婆娑,抡起了小拳头,在夏文博的胸口上使劲的捶了起来,不要看她是一个女人家,但小拳头打在身上还是很疼,夏文博呲牙咧嘴的硬扛着。
  打着,打着,斐雪慧的动作缓慢起来,越来越无力,最后完全停住。
  “雪慧,你继续打吧,我错了,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冒犯你。”
  “可是我已经被你亲了,怎么办!”

  这样的问题,夏文博能有什么办法回答?要放在平常,他一定会说‘那你亲回去吧’,可这会他不敢,一句话都不敢乱说。
  “你说啊,怎么办!”
  “我......雪慧,我知道我错了,我......”
  “你占了我的便宜,我要还回来!”
  他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斐雪慧的脸,好迷人。
  夏文博抓住了她的胳膊,他们彼此注视着,看着对方的眼睛,深深的看着。
  谁都没有力气说话,就那样看了好一会。
  “夏文博,你犯了一个错误!”这是斐雪慧说出的第一句话。
  “这样的错误我愿意犯!”

  “但是,在情欲和理智之间,我还是会选择理智,所以,夏文博,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斐雪慧说的很决绝。
  “难道你刚才没有感觉,没有愉悦和渴望吗!”
  “有......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们就要继续下去,我和你不一样,我有家,我还是个女人,这样下去很危险。”
  夏文博不得不承认,斐雪慧说的一点都不错,她有家,而且还有自己的生活。
  他有些沮丧的低下头。
  斐雪慧的眼中流溢出了怜爱和不忍,她伸出手来,轻柔的抚摸了一下夏文博的脸颊,叹口气,转身离开了。
  她知道他一定会伤感,他从第一天看到自己就开始喜欢自己。
  而自己也很喜欢这个大男孩,喜欢他强壮和彪悍的野蛮,斐雪慧觉得自己天生就应该是由这样强悍的男人来征服,自己渴望他的粗鲁和霸道,假如刚才,他再狂野一点点,在疯狂一点点,自己根本都不会拒绝。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那样短暂的快乐会让自己,也会让夏文博跌入无底深渊,自己和夏文博的这场没有开始便要结束的悲剧早就注定,自己和夏文博永远都无法长相厮守,既然如此,何必再强求。
  下午本来约好的要到袁青玉家里吃肉肉的,但眼见的是去不成了,局里几个科长,还有办公室韩音等女孩,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逼着曲书记请客,说他现在是国土资源局的一把手了,要和群众打成一片。
  所以还没到下班,好几个人都守在了夏文博的办公室,一定要他也过去。
  不管夏文博怎么解释都没有用,女孩子就是有女孩子的优势,她们嗲嗲的缠着夏文博,有的拉胳膊,有的推后背,硬是把夏文博弄进了车里。
  斐雪慧晚上也没有躲掉,对于曲书记的第一次请客,实际上斐雪慧也不好意思不去,她走在最后面,眼瞅着几个女孩子把夏文博拥进车里,她正在犹豫着,曲书记喊起了她。
  “雪慧,来来,坐我的车!”
  斐雪慧笑笑,坐进了曲书记的轿车。

  “曲局长,我沾你点光了,也恭喜你。”
  “哈哈,雪慧啊,这又什么可恭喜的,又不是提升,不过我可是要预先恭喜一下你才对!”曲书记笑的哈哈的,虽然过去他这个书记和文局长是一个级别,但局里和县上不一样,局里都是局长一支笔,书记是没有多少实权的。
  斐雪慧很奇怪的问:“我有什么恭喜的,房子没有分,结婚没机会,孩子也没怀上,喜从何来。”
  “奥,呵呵,你这喜可是大喜,文博没和你说!”

  一提到了夏文博的名字,斐雪慧的心咚咚的跳了几下,她努力的让自己显得随意一点,说;“夏局给我说什么?我今天早上在办公室见到他了,什么都没说啊!”
  “这个夏文博啊,嘴还挺严实,是这样的,早上文博到我那里去坐了坐,给我提出了几个建议,让我暂时不要调整局里的中层领导!”
  “嗯,这样是要好点!”
  “呵呵,这不是重点,重点的是,文博建议我们局里对上级申请提拔一位熟悉业务的副局长。”
  斐雪慧冰雪聪明的一个人,曲书记的话音刚落,她也有了预感:“曲书记,不会是......”
  “就是你!他一提出啊,我觉得很不错,有你协助我和文博的工作,那我们心里更有底,你说这是不是一个恭喜一下呢!”

  “我不行,真的,局里资格比我老的人挺多的,我怕我会辜负你们的希望。”
  嘴里是这样再说,但斐雪慧的心中却充满了喜悦,这是每一个混迹在官场之人都最为渴望的一件事情,副局长和科长虽然只是一步之遥,但性质和意义绝不相同,副局长是县组织部在编的正式干部,这和什么科长,股长不可同日而语。
  同时,这还是夏文博提出的建议,这对斐雪慧来说意义更为重大,所有关于夏文博的一切,她都是那样的渴望接近,以后能和夏文博并肩战斗,这对斐雪慧来说更是无法拒绝的诱惑。
  “嗳,雪慧,这件事情我早上已经写出了报告,呈递给县委,政府及各部门了,你不能最后让我和夏文博为难吧,再说了,现在早都不是资格论了,谁有能力谁上吧,要说资格,我的资格在国土资源局最老,但结果怎么样,还不是坐了几年的冷板凳。”
  “可我还是觉得心里没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