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6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笑着放下电话,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其实他也不想得罪孟春和,只是这件事的发生太突然,为了正义,为了竖立起珲水老百姓对政府的信心,他必须要得罪领导。官场上得罪领导可是大忌,但张清扬不这么想,但凡有所作为的领袖,哪个没和领导顶过嘴?曾经的邓公三起三落,那是何等的威风!这么一想,他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不过他知道,孟春和早晚都要过来找茬的。
  他担心的不是孟春和的报复,而是孟春和采取极端的方式处理此事,万一孟春和把此事添油加醋地汇报给省委领导,再由省委直接发话干预此案,那张清扬就不得不听省委的指示了。他可以不给孟春和面子,但如果还不给省委领导的面子,那无论他的背景再怎么深厚,今后在双林省怕是呆不下去了。由此一来,张清扬就想到了舆论的影响没准可以帮助自己,随即想到了一个人。
  “金阳,你进来一下!”张清扬喊了一嗓子。
  “县长,有什么吩咐?”赵金阳虽然一直坐在外间,却还是小跑着进来。
  “你给省报的艾记者打个电话,就说我们珲水有她需要的新闻素材,让她马上赶来珲水。”张清扬主意以定,他觉得可能借用女记者艾言的身份,在省里作作文章宣传此事,造成广泛的影响。那样一来省里的领导就不会听信孟春和的一家之言了,孟春和有苦也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可以说张清扬这招比较阴损。可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谁让孟春和主动来找他的麻烦呢。
  “是,我马上就通知艾记者。”赵金阳也猜出了张清扬的用意,但没有多问,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张清扬又迟疑起来,他突然想到这个电话让赵金阳去打,似乎有些摆架子了,所以考虑再三又摇头道:“算了,还是我来打吧,我打更严肃一些……”
  “好,”赵金阳答应一声就退了出去,仍然没有多嘴。赵金阳退出去以后,觉得自己应该为领导做点什么,琢磨片刻之后就灵机一动,打开笔记本在全国各大网站上发起了韩国商人动手打珲水中学生的帖子。
  赵金阳走后,张清扬找出艾言的电话,然后就拨了过去。
  “喂,您是……”艾言知道这是张清扬的号码,可是还不敢确认,所以声音有些迟疑。
  “艾记者,你好啊,怎么忘记我的声音了吗?”张清扬笑道。
  “啊,您……您真是张书记……不……张县长?”艾言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嗯,不是我还能是谁呢,呵呵。”张清扬声音又轻又缓,很有几分领导的模样。

  “不知道领导有何吩咐?”艾言恢复了正常。
  “有条新闻线索,我想你一定会感兴趣的,不过希望你今天就过来。等你来了之后联系我的秘书就行了,他会知道怎么办的。”
  艾言知道此事肯定与珲水政府有关,所以张清扬才不好深说,就理解地说:“领导,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放心,我准备一下马上就去珲水。我……谢谢您多次对我们新闻工作者的支持,别的地方的领导最怕我们记者找上门来呢!”
  “呵呵,艾记者啊,等你来了我们好好聊聊,我请你吃饭!”
  “好啊,呵呵,那我就等着您的电话了!”艾言兴奋地挂掉了电话,立刻准备起来。
  “金阳啊,你来一下。”放好电话,张清扬又喊赵金阳。
  赵金阳放下手上的活,跑进来问道:“县长,有什么指示?”
  张清扬说道:“我估计艾记者有可能晚上到珲水,到时候你接待一下,帮她提供一下新闻线索,剩下的就不用你管了。”
  “好的,我明白您的意思,今天晚上一定好好接待艾记者。”赵金阳低头答应一声,转头又出去了。
  在他临关上门的时候,张清扬又补充道:“金阳啊,你家的铁队长可是一位合格的公丨安丨啊!”
  赵金阳一阵激动,回头感激地笑了笑。
  晚上,张清扬与吴德荣在老地方见面,两人悠闲地品着茶,张清扬问了问他最近超市的生意情况,表示很满意。吴德荣别看文化不高,可天生就是一块经商的材料,做生意很有一套,他的超市已经在延春市区竖立了品牌,下一步就打算在延春地区的其它市县也办连锁超市,扩大经营,慢慢的增大产业链。
  吴德荣很是专业地说:“我现在啊,就是处在事业起步的初期,资产累积是最难的,等我有了第一桶金以后,就去搞大的投资,然后融资,这才是我国的生意之道啊!”
  张清扬笑道:“你老爸现在也有几个亿了吧?向他借点钱,你就用不着资产累积了!”
  吴德荣摇头道:“我和他有言在先,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家里的产业他先不交给我,等我自己有能力以后,才能掌管家里的生意。”
  张清扬点头道:“这样也好。”
  “老同学,你今天找我什么事情?你小子在官场上混了不到一年,怎么也变得拐弯抹角了,有话不能直说啊,快给我来个痛快!”
  第202章 招标幕后4
  张清扬笑了笑没说话,他知道吴德荣说得对,身在官场,身不由己,有些不好的风气也被传染了。他从包中拿出铁红交给他的那份男记者的个人资料,说:“你看看吧,我想说的全在这上边。”
  吴德荣扫了一眼这份资料,就明白了张清扬的意思,可还是问道:“查一个娱记干吗?”
  张清扬淡淡地说:“他偸拍我,我想和上次的事情有关,没准他们的背后是一个支使人……”
  “啊……我懂了,你是说陈……”见张清扬挥手不让他说下去,吴德荣聪明地闭上了嘴巴。
  张清扬说:“我想他们是有关系的,你查一查这个记者的背景吧,我想他不会就此罢休的。”
  “我明白了,事情交给我你就放心,哥们干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吴德荣一脸的奸笑,“如果我查出来此事与他有关,那应该怎么办?”

  “办法我已经想好了,对手一定给我布下了一个大的口袋,他就等着时机成熟了想把我一举拿下,那么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他盯着我,我也盯着他,我现在就要………”
  省报记者艾言当晚就到了,到达珲水以后她没来得及休息,便拔通了张清扬秘书赵金阳的电话。她告诉赵金阳,自己住在珲水宾馆。赵金阳说了声马上就到便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赵金阳刚刚和老婆躺在床上,两人正在柔情蜜意之时万万没想到来了电话。夫妻二人呆在一起的时候很少,所以双方都很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听到电话声,铁红气愤地拿起枕头打在赵金阳的头上,气愤地说:“气死了……”
  “老婆,今天领导早就吩咐好了,我一直在等这个电话,没想到她这个时候来,哎!”赵金阳长叹一声后,起床穿衣服。

  老婆铁红不依不饶地说,“臭小子,我刚才听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还说在什么宾馆里头,你不是外边有人了吧?”
  赵金阳一脸的苦相,说:“老婆,你也太不了解我的为人了吧,我现在被你一个女人累得都要死了,拿还有力气找别的女人!”
  “死样吧,快去快回,我在家里等你!”铁红话音刚落,她的手机也跟着响起来。“完了,我也来事了!”铁红无奈地摊开双手。
  “铁队,西郊发现一具死尸……”手机中传来了同事的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