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26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贺楚涵看了相片后,脸红心热,原来她看到有一张相片,自己侧在张清扬的肩头,与他咬着耳朵说话。
  “喂,你说怎么办啊,你想怎么处理那个记者,这相片的底片已经销毁了吗?”贺楚涵低头看相片,没有注意到张清扬的眼睛,紧张地问道。
  张清扬看得呆住了,一时间没能听到她问话。过了半天听不到回答,贺楚涵禁不住好奇地抬起头来,当她看到张清扬那火辣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时,羞得无地自容,下意识地拉了下敞开的衣领,清了清嗓子说:“喂,我问你话呢,你往哪边看!”
  “啊……”张清扬吓了一跳,赶紧收回目光,抓了抓头发。

  贺楚涵气得粉脸大怒,抬起手来打了张清扬一下。
  张清扬这才完全惊醒,十分不好意思地傻笑说:“你……你刚才问我啥?”
  “我问你应该怎么办,底片销毁了没有?!”贺楚涵没好气地说,真不知道眼前的男人为啥这么色,每次看到自己,那眼神就往胸口扫。
  张清扬叹息一声说:“人家是有备而来,我们销毁了这批底片又有什么用,我敢说人家没准盯上我好久了。他们的目标是我,所以你大可放心!”
  “你说得轻描淡写,可是你也不想想,这事如果传出去,你还让不让我活了啊,我一个大姑娘……”贺楚涵不忍说下去。

  “楚涵,你放心吧,我有办法处理好这件事情。”张清扬拍了拍她的手背。
  “嗯,那好吧,我……我就不操心这事了……”贺楚涵从座位上站起来,一脸的茫然。
  望着她俏丽的身影,张清扬也跟着站起来,张开嘴想说什么,脸却先红了,又是一阵嘿嘿的傻笑。看出来他想说话,贺楚涵就瞪了他一眼说:“有话就说,瞧你那猥琐样!”
  “楚涵,那个……你今天怎么穿这么少,虽然天气暖和了,可你也……”
  贺楚涵被问得怔住了,想了想才说:“我就要离开珲水了,我想让你完整地记住我的方方面面……”话音刚落,贺楚涵推开门就跑开了,眼角有些濕润。
  张清扬叹息一声,无奈地坐下,看来自己与贺楚涵之间的悲剧已经定下了。眼看就要到中午了,他刚想起身离开,桌上的坐机便发出一连串的刺耳的声音。张清扬走过去看了下号码,感觉有些陌生,可还是接听了。
  “您好,我是张清扬!”
  “清扬啊,我是孟春和……”孟春和的语气显得有些得意,这是上级在下级面前的傲慢。他刚刚送走金浩石,就把电话打给了张清扬,他也担心夜长梦多。万一此案已经交到了法院,或者已经宣判,那么张清扬就有借口推托了。让这个年轻的县长听自己的指示,孟春和很明显不是很自信,要不然就不会故意显得傲慢了,正因为没有底气才会如此为自己打气。因为真正骄傲的人无需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第201章:招标幕后3
  “是孟书记,您好,不知道您对我们珲水的工作有什么指示?”张清扬很客气地问道,其实已经猜出他打个这电话的含义了。
  “嗯,指示嘛……谈不上,有这么个事情……我听说你们珲水公丨安丨局最近抓了几个韩国商人,不知道是否听到这可是一家大公司,我市正在与他们商讨投资的事情,所以这件事对双方的影响很不好。所以我想你们是不是可以酌情考虑一下实际情况,如果问题不大,就把人放了吧,必竟现在一切工作都要以经济为准,而招商引资在经济工作中又是重中之重!”
  孟春和自认为这翻话说得很冠冕堂皇了,一切都是为了工作,又不是什么私心,想来你张清扬应该识大体。
  “啊,原来是这样啊,还真有这么个事情,下面就由我来向您汇报一下案情。”张清扬心中冷冷一笑,他知道金浩石去找孟春和时肯定不会说明详细情况的。“孟书记,事情是这样的……”
  等张清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完,孟春和的脸上就有些出汗了,他心里暗骂韩国人的狡猾,同时也怪自己没有仔细问清楚。如果早知道事情是这样,当时就不能那么轻松的答应金浩石了。因为首先他来找张清扬求情,这在规距上就有些说不通,必竟张清扬是一县之长,此事又触犯了刑法,虽然你是上级,但你也无权甘涉司法的独立性,更何况此事影响重大。他也深知如果处理不好,一定会引起民愤的。

  “孟书记,事情就是这么个情况,这些天总有人来围堵公丨安丨局和县政府,那四名学生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听说精神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他们的父母伤心得要死要活的,您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听不到孟春和说话,张清扬步步紧逼道。他现在已经下了狠心,决不能轻饶那几位韩国人!
  孟春和明知自己这么做不地道,可还是硬着头皮说:“清扬啊,我知道这件事情呢,是韩国人做得太过分了,可是他们必竟身份特殊,如果选择在延春投资,那就是几个亿的资产,同时会解决掉市民大批就业问题。我想啊……能宽大处就就宽大处理吧,我们延春能拉来一份投资太不容易了!”
  孟春和自认为意思已经表达得十分清楚了,如果张清扬还装迷糊,那就说明他不想送给自己这个人情,不给面子了。
  张清扬当然听懂了他的暗示,可却说道:“孟书记说得是啊,现在拉来一份投资太不容易了,他们的条件太苛刻了!就说这家韩国的裳特邦株式会社吧,昨天他们的负责人金浩石先生还来找过我呢,商谈在珲水合作区投资建厂的事情,唯一的条件就是让我立即放了那几位韩国人,可是此事影响这么大,人民群众已经开始质疑我县政府的执政能力。所以我也正想向您汇报此事,我觉得你如果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也一定不会同意他们这个条件的!没想到您今天就打来了电话,所以我想您也是这个意思吧?”

  “啊……我……那个,你说得是啊!”孟春和突然感觉大脑空空如也,明知道中了张清扬的记策,可还要顺着他的话说。
  张清扬笑道:“我想您会支持我们司法部门秉公执法的,谢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一会儿就向公丨安丨局法院等部门转达您对这个案子的指示!”
  孟春和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实话实说,一切都晚了,眼下也只能冷冷地问道:“张县长,你的意思就是说要严办了?”
  “是啊,您不也是这个意思吗?”张清扬装傻冲愣打着哈哈。
  “好好,好啊……真有你的!”孟春和“啪”的一声把电话摔在桌上,雷霆大怒,他万万也没想到张清扬不给这个面子,而且还对他装迷糊。
  孟春和虽然一时性急挂了电话,但此事他不想就此罢休。他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思量着对策。他以为张清扬是延春市委书记孙常青的人,可又不能去求孙常青,万万没想到一件自认为的小事在张清扬这里碰到了钉子。
  “好小子,来日方长,我让你目无尊长!”孟春和心里冷冷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