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3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靠在车里,闭着眼,想要睡一会,起码让自己看着没那么憔悴,可就是睡不着。脑子里翻来覆去就是那些事,家庭和工作,项瑾和胡小英,搅得他脑仁都在疼。
  尤其是项瑾那句话。
  他该说什么?承认是个错误吗?
  梁健不想承认的,可又能如何?事实似乎已经证明了,这就是一个错误。
  梁健无声惨笑了一下。
  车子到长白山庄,太阳已经爬了很高了。霓裳在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个人有些沮丧地在玩着她的毛绒玩具。梁健远远地就看见了,阳光下那小小的身体,显得格外地孤单,让人心疼。
  “宝贝。”梁健喊了她一声。霓裳茫然地抬头,看到梁健的一瞬间,顿时惊喜。大喊着爸爸就起身往梁健这边跑过来。
  门内的人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只有阿姨。
  梁健抱起霓裳,亲亲脸蛋,刚要说话,忽听得霓裳表情可怜地问:“爸爸,我们能不跟妈妈分开吗?”

  梁健心里一震,看着霓裳,一时说不上话来。半响,他勉强平静地问霓裳:“谁说我们要跟妈妈分开了?”
  霓裳回答:“是周奶奶说的。”
  周奶奶,就是周姨。梁健看了眼站在门口没动的周姨,才笑着宽慰霓裳:“妈妈只是去美国看病,等病好了,就会回来看我们的。或者,等爸爸有空了,我们就去看妈妈,好吗?”
  “真的吗?”霓裳问。那紧张的样子,让梁健格外地心疼。梁健点头:“真的。”
  “爸爸说到要做到哦,不能骗霓裳哦!”霓裳已经开始笑了。
  梁健也笑着点头,可内心某个地方,却格外的疼。
  到门口的时候,往常都会问候一句的周姨,今天扭头就进去了。梁健没多想,只以为可能是从项瑾那边听到了什么消息,周姨一直在项家,伺候了多年,项瑾就跟她亲生的一样,同仇敌忾的心理,梁健还是可以理解的。
  项瑾没在一楼,梁健问了问霓裳,霓裳告诉他,项瑾在二楼收拾行李。正要上去找他,忽然周姨喊住他:“老项让你去书房找他。”
  周姨站在不远处,脸上是今天才第一回出现的那种厌恶鄙夷的神情。
  梁健只能假装没看到,将霓裳安排好后,转身去了书房。书房内,项部长站在书桌边,正在看一副字。字是狂草,梁健认得字体,却认不全那几个字。
  “爸。”梁健叫了一声。
  项部长抬头看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嗯的声音后,又低头去看字了。梁健站在那里,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说话不是,不说话也不是。
  这样的别扭持续了有七八分钟。项部长才将目光从那副字上移开,顺手将字一卷放到了一旁,然后看着梁健,说:“你跟项瑾的事情,我不该插手。但是作为一个长辈,该说的我还是得说。”

  “爸,您说。”梁健微微低下头。
  梁健对于项瑾的愧疚,或多或少也会转嫁到这个老丈人身上。更何况,这个老丈人虽然当初看不上他,可是梁健和项瑾结婚的这几年里,他也从未做过什么,相反还多多少少帮过他。仅此一点,梁健也应该感谢他。如今他和项瑾走到这个地步,这个老丈人心里也不好受,世界上大部分父母都不会希望子女离婚。
  梁健不太敢面对他的目光。
  项部长开口没有梁健想象中的严厉:“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真是看不懂。我看不懂你,也看不懂我自己的女儿。我不敢说,项瑾都是对的,我也不敢说,你都是错的。周明伟的事情,始终是我们项家的错,项瑾有错,我也有错。这一点,我在这里跟你道个歉。但是,事已至此,项瑾已经下定了决心,我这个做父亲的,到底还是要偏向自己的女儿的。这一点,我希望你不要怪我。”
  “爸,我能理解。”梁健接上话。
  项部长愣愣地看着他,几秒后,忽然长叹道:“就是可怜了两个小孩子。唐力跟着我们,肯定不会吃苦,霓裳跟着你,我相信你也不会让她吃苦。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您说。”梁健道。
  项部长说:“你每个星期必须要有一天的时间用来陪她。她已经没了妈妈在身边,你这个父亲就更加要用心。项瑾小的时候,我没意识到,也没尽责,所以我不希望霓裳也跟项瑾一样,你跟我一样。”
  “爸,我答应您。”梁健低着头回答。
  项部长看着他,沉默了下来。他的目光闪烁着梁健看不懂的光泽,好一会儿他都没说话。梁健站在那里,心里翻涌的复杂情绪,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要吞噬了。
  突然,项部长开口说道:“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挺看不上你的。现在看看,你虽然还是挺混蛋的,但有一点还不错。”
  梁健诧异地抬头,看向项部长,正要说话,项部长忽然一抬手一挥,道:“项瑾在楼上,还有什么要说的,就尽快说。”
  梁健将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嗯了一声,想了想,又给项部长鞠了一躬,这才转身出去。
  梁健带上门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屋里项部长的叹息声。
  梁健的动作顿了顿,脸上掠过许多悲伤,化不开。
  楼上,项瑾坐在床边在发呆,唐力在床上睡得香甜。
  梁健站在门口,看着坐在微微透着光的窗帘后面的项瑾的背影,胸口很疼。
  他是爱她的。
  初见她时,那些场景忽然浮现在脑海里,一幕一幕格外地鲜活,怎么也挥不散。
  忽然,眼有些酸。梁健扭过头,轻轻揩了眼角,转回头时,项瑾已经站了起来,转过身,两人目光相触,项瑾慌忙扭头去擦残留在脸上的泪痕。
  “你什么时候到的?”项瑾问。
  梁健站在门口,尴尬地回答:“刚到。”说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有一刻钟左右。”
  说话时,余光扫到了放在角落里的那个大行李箱,箱内已经放满了衣物。心忽然猛地抽搐了一下,疼得梁健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怎么了?”项瑾看到了他一下扭曲的神情和颤抖了一下的身体。梁健强撑着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道:“没事。”
  项瑾往前走的步子,又停下了。
  梁健忽然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逞这个能。可她都已经停下了。
  “明天几点的飞机?”梁健企图让自己的心不那么难受,让此刻不那么尴尬,可话出口,却是那么的苦涩,都苦到了牙根里。
  项瑾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答:“重要吗?”
  梁健沉默了。
  一会儿后,梁健问她:“要不要让霓裳在这里再待一晚上,我可以明天早上来接她。”

  “那你呢?”项瑾立即追问。可话出口,她偏过了脑袋,又道:“那你明天早上来接她吧,不过要早一点。”
  “好的。”梁健回答。
  两人没了话。明明都有一肚子话,只是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开这个头。梁健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实在是承受不了这种无言的沉默带来的煎熬,便找了个借口下楼了。
  在楼下陪霓裳玩的时候,周姨时不时从旁边路过时,总要用一种仇视的目光盯着他,那种感觉格外的不自在。
  日期:2016-10-0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