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远——千古“心”圣王阳明》
第38节

作者: 阳光明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25 18:48:33
  第四章|||第三节:病胜果寺,题绝命诗(下)
  其实王阳明在杭州一点儿都没有闲着,在未来弟子门人和徐爱的走动下,很多杭州的知识分子都慕名而来,王阳明也热情地接待了这些人,为他们授业解惑。
  王阳明本来就在几年前在杭州待过一段时间养病,在杭州朋友甚多,如今时过境迁,再见故人,不胜欢喜,写就了一首《赴谪次杭北新关喜见诸弟》:
  扁舟风雨泊江关,兄弟相看梦寐间。
  已分天涯成死别,宁知意外得生还!

  投荒自识君恩远,多病心便吏事闲。
  携汝耕樵应有日,好移茅屋傍云山。
  另外还写这段时间写了《南屏》、《卧病静慈写怀》、《移居胜果寺二首》等诗。
  王阳明在胜果寺中的行为很快就被刘瑾知道了,其实自从王阳明离开京师,由于刘瑾的特别关照,就暗中派心腹之人尾随其后,伺察王阳明的一言一行。这下刘瑾敏感的神经又被触动了,不好好赶路,在杭州一休息就是两个月,还呼朋唤友,大搞“文人结社”行为,是想让天下人都知道我的坏名声吗?刘公公我原本也想放你一马,让你老死在贵州龙场。但是既然你不知道低调为何物,那就别怪我无情无义、赶尽杀绝了。

  一天,王阳明正在胜果寺的廊下纳凉,徐爱等人都已经外出,忽然走过来两个大汉,矮帽窄衫,看起来像是武官或者校士的样子,腰里都悬着刀刃,操着一口北方口音,向王阳明说道:“请问你就是兵部王主事吧?”
  王阳明虽然疑惑,但还是回答道:“是的,我就是王守仁。”
  这两个大汉对望了一眼,说道:“我们有事情告知你。”说罢便把王阳明引出门外,王阳明经历过廷杖现在又有病在身,两个人便想要挟着王阳明离开。
  王阳明越来越疑惑,问道:“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啊?”
  两个人也没有废话:“到了你就知道了。”

  王阳明一看事情不对,便推辞道:“我现在还在重病之中,不方便步行。”
  这两个人哪管那么多,道:“从这里到那个地方并不远,我们两个人扶着你过去就可以了。”
  王阳明现在如案板上的鱼肉,没有办法,就只能被两个人扶着离开,随便去什么地方。
  差不多走了三里多路的样子,后面有人追上来了,估计是发现王阳明不见了,大家去找,这两个人便是住在胜果寺附近的沈玉、殷计两人。两个人追到王阳明,说道:“官人乃是当世的贤者,刚才听说有官校把你给挟走了,恐怕会对您有不利的行为,所以特地追到了这里,看一看官人是否出事了。”
  这两个大汉一听,马上变了脸色,对这两个人严厉的说道:“王守仁乃是朝廷罪人,你们为何跟他如此亲近?”
  沈玉、殷计两人说道:“朝廷已经把官人给贬官了,难道还要给官人再加罪吗?”
  这两个大汉也不管这么多,不理会沈玉、殷计两人,继续挟着王阳明前行,沈玉、殷计两人只得在后面跟着。
  天色渐黑,一行五人都到了江头的一个空房子里,两个大汉才停下来,对沈玉、殷计两人秘密说道:“我们两个人其实是奉主人刘瑾的命令,来杀王公的。你们两个不相干的人可以速速离开,不必跟着了。”

  沈玉、殷计两人闻听此言,大惊失色,但是也不敢跟刘瑾作对,不然二人此刻也是性命不保。沈玉思考了一下说道:“王公乃是今之大贤,今天让他死在刀刃之下,不亦惨乎。而且把尸体遗留在江口这个地方,必定连累地方,现在处决王公万万不可。”
  这两个大汉一听,颇为有理,即使事情办成,但是如果办的不干不净,到了刘瑾那里也不好交差。于是从腰间拿出了一条青素,一丈多长,对王阳明说道:“你就在这里自缢吧,怎么样?”
  沈玉又说道:“死在绳子上面跟死在刀刃之下是一样惨啊。”
  两个官校大怒,拔刀在手,大声喝道:“这件事情办不成,我们没有办法覆命,也必然会被刘瑾杀掉。”
  这个时候殷计开口说话了:“你们不必发怒,我有一个主意,今天夜里让王公投江而死,既能够保全王公全尸,又不会连累地方,你们也可以回去覆命,这样不是很好。”
  两个大汉一听主意不错,相互低声商议了片刻,过了一会儿,把刀刃收入刀鞘之中:“这样,倒是也可以。”

  沈玉看到两个人同意了,哽咽说道:“既然如此,王公命尽此夜。我们不忍心王公就这样死去,不如今天我们跟王公痛饮一番,让他喝醉了之后可以忘记疼痛。”
  两个大汉想也不会出什么岔子,就允许了沈玉,把王阳明锁在了房间里面。
  王阳明深感自己命不久矣,就对沈玉、殷计两人说道:“我今天肯定会死,麻烦你们通报我的家人替我收尸。”
  沈玉、殷计两人说道:“如果让我们通知你的家人的话,必须有你的亲笔书信才可以,这样他们才会信我们。”

  王阳明说道:“刚好我的袖口之中有素纸,但是没有笔该怎么办呢?”
  沈玉、殷计两人说道:“刚好等下我们去买酒,向酒家把笔借过来就好。”
  沈玉同其中的一个大汉一同前往市中买酒,殷计便和另外一个大汉守着王阳明。没过许久,沈玉他们就回来了,并带来了椰瓢,沈玉把椰瓢倒满酒,送给了王阳明,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泪如雨下。
  王阳明说道:“我得罪朝廷,死的是值得的,我自己都没有那么悲伤,你何必如此为我感到悲痛呢?”说罢,将酒一饮而尽。
  殷计也为王阳明满上,王阳明话不多说,又是一饮而尽,王阳明的酒量本来就不是很大,两大瓢饮完,说道:“我已经不能再饮了。我现在有很多感情要表达,今天幸运的遇到了你们,我还要为家人写家书。”
  沈玉把买好的笔交到了王阳明手中,王阳明也拿出袖中的素纸,思索之后,写诗一首:
  学道无成岁月虚,天乎至此欲何如?

  生曾许国惭无补,死不忘亲恨不余;
  自信孤忠悬日月,岂论遗骨葬江鱼。
  百年臣子悲何极?日夜潮声泣子胥。
  写完一首,王阳明吟兴未尽,又写了一首:
  敢将世道一身担,显被生刑万死甘。
  满腹文章宁有用,百年臣子独无惭。

  涓流裨海今真见,片雪填沟旧齿谈。
  昔代衣冠谁上品,状元门第好奇男。
  第一首,感慨时间飞逝,在功业上一无所成,老天这么做是为什么?生前想报效国家,现在深感惭愧无法做到了。现在要死了,想起父亲,恨自己不能侍奉父亲大人了。曾经自信满满一片忠心可比日月,现在却要葬身鱼腹。这对于臣子来说是多么悲惨的事情,这日夜的潮声是在哭诉伍子胥吧?(自比伍子胥)。
  第二首,本来心想自己将世道一身担起,即使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这满腹的文章有什么用呢?臣子做到我这样也不用任何的惭愧。只是这样就死了实在是不值得,河流大海现在依旧在,我却只能像雪花一样只能停留在人的交谈中。他们应该会说:状元家里面出了一个个好男儿。既有自夸,也有自嘲。

  这两首绝命诗写完以后,王阳明文思泉涌,千言万语想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全部说完,又写了一篇长长的绝命辞,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写出来了,不过我们也应该大致猜测的出其中的内容,家国天下,壮志未酬,圣人未就,“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一类的。
  最后落款处,不忘这是一封家信,作篆书十个字:“阳明已入水,沈玉、殷计报。”
  沈玉、殷计两个人不通文理,只见王阳明笔走龙蛇,片刻不停,相顾惊叹王阳明真是一个天才。王阳明此刻意兴勃发,且写且吟,豪迈至极,沈玉、殷计和这两个壮汉此次也算是共同经历过患难了,不打不相识嘛,也开始相互劝酒,个个喝得酩酊大醉,但是嘴虽然是是醉了,但是头脑还是很清醒的,也没有忘了正事。
  到了半夜的时候,云月朦胧,夜黑风高杀人夜,这两个大汉借着酒兴,开始逼迫王阳明跳江投水。

  王阳明向两个大汉感谢他们保全自己的全尸的恩德,然后朝江中走了一段路后,回头对沈玉、殷计两个人喊道:“一定要告知我的家人,一定要告知我的家人!”说罢,在江边从泥沙之中缓步走进江中。
  这两个大汉因为一来多喝了一些酒,二来因为江滩潮湿,不便跟随王阳明,便立在岸边,远远的看着,夜色较暗,再加醉酒,头脑虽然清醒,但是视力现在就不是很好了,忽然间听到好像有重物落水的声音,两个大汉知道王阳明已经投入江中。而且这个声音只响了一下,便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了,这两个大汉又在岸边看了好久,心里面放心不下,于是就一步一步的向江滩水边走去,只见滩上有云履一双,又有纱巾浮在水面之上,这才放下心来:“王主事果然是死了。”

  两个大汉准备把这两件东西都取走,回京覆命。沈玉说道:“留下一件东西,等到了白天行人看见,大家就都知道王公已经落水了,口口相传,到了京城,也可以作为你们两个人的见证。”
  这两个大汉说道:“言之有理”,于是把鞋子留在了岸边,把纱巾带了回去,二人心想王阳明必死,也不为难沈玉、殷计二人,各自分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